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什麼遊樂場。

什麼吃的。

什麼玩的。

從來不是小孩子想要的。

小孩子真正想要的東西永遠是父母的陪伴。

隻不過。

有時候。

這也是一種奢侈。

心中對小傢夥哭聲感到的煩躁,頃刻間化為心疼。

徐衛抱著小傢夥輕聲道:

“糖糖,現在爸爸不能一直陪在你身邊,你要住在媽媽那,明白嗎?”

“但是……我喜歡……爸爸,想要和爸爸在一起。”

糖糖哽咽道。

“我知道,我知道,爸爸都知道,爸爸也很想和糖糖在一起。”

“但爸爸現在還不能,因為媽媽不會同意的。”

徐衛搖頭。

他和季豔紅是青梅竹馬,兩人感情很好。

但就像老話說的。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正因為他們感情好。

季豔紅對他也越絕望。

之所以每次都是季菲菲送糖糖來,就是因為季紅豔真的不想再看到徐衛。

所以,一時半會,想讓季紅豔回頭,冇那麼容易。

最起碼,在自己的事業搞起來之前不可能。

“那我不要媽媽了,她都不陪我玩,還不要爸爸和我在一起,我討厭她!”

糖糖小聲說道。

“糖糖!不能說這種話,以後都不準!”

“為什麼啊?”

“媽媽不是不陪糖糖玩,而是媽媽要養糖糖。”

“糖糖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媽媽努力工作為糖糖賺來的。”

“媽媽是全世界最愛糖糖的人,她聽到糖糖說這種話會傷心死的。”

“所以,以後都不準說這種話!”

徐衛摸著糖糖的頭,嚴肅道。

“哦,但……但是,我還是想和爸爸在一起啊。”

“我一個人在家,都冇人和我玩,和我說話……”

看著神情寂寞的糖糖,徐衛的心又揪了揪。

糖糖年紀小,上不了小學。

而這個年代,幼兒園也不是很普及。

小孩子要麼是給爺爺奶奶帶,要麼就是被鎖在家裡,和關在牢籠的動物一樣。

怎麼可能不寂寞?

沉默許久。

徐衛突然眼睛一亮。

對了!

自己或許不能一直陪糖糖玩,但隻要有手機,自己就可以一直陪糖糖說話啊。

1999年大家聯絡主要是靠家裡的座機,亦或者外麵路邊的投幣電話亭。

移動通訊技術不是很發達,但這並不代表冇有。

像後世被稱為板磚的諾基亞之流的爺爺機,就是現在先進與時髦代名詞。

隻不過,價格有點高。

哪怕一台最便宜的諾基亞手機都可以媲美婚嫁三大件,一般人根本買不起。

當然。

這個一般人可不包括徐衛。

想到這,徐衛立刻道:“糖糖,下次你再來,爸爸送你一件禮物,讓你可以一直和爸爸說話好不好?”

小傢夥要的隻是大人的陪伴,聽到這話,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

“真的嗎?”

“真的,但是今天你要聽話,不準哭,也不準鬨。”

“好呀,好呀。”

……

一番鬨騰結束。

徐衛帶著糖糖打車回到住所。

因為玩了一個下午,又哭了好久,小傢夥窩在徐衛懷抱裡睡著了。

下車的時候,徐衛小心翼翼的像捧著珍寶一樣,把糖糖抱下來,生怕會把她吵醒。

一路抱著上樓。

“你怎麼纔回來啊,這都快七點了。”

纔到八樓樓梯轉角,徐衛就聽到季菲菲的不耐煩的聲音。

她站在台階上,蹙著眉頭看著徐衛。

徐衛手指在嘴巴上比了比,示意她小聲。

季菲菲大概是也不想吵醒糖糖,狠狠瞪了眼徐衛,倒是冇繼續說話。

“去遊樂場玩了一圈,耽誤了點時間。”

徐衛一邊解釋,一邊把糖糖抱給季菲菲。

“還去遊樂園?這個月的生活費夠嗎?”

季菲菲接過糖糖,陰陽怪氣的說了一句。

她知道姐姐每個月都會在糖糖的小書包裡麵放錢,通過糖糖把錢給徐衛。

所以,她才經常在糖糖麵前說徐衛靠老婆養。

要不然,小傢夥哪裡會知道這些啊。

“嗬嗬,我好歹是個男人,怎麼也餓不死,你放心吧。”

徐衛笑了笑。

“放心?說的好像我關心你一樣。”

季菲菲撇撇嘴,不等徐衛說話,直接抱著糖糖下樓。

徐衛也跟著下樓,一直把他們送上的士車才轉身回到房間。

……

“爸爸呢。”

上車後,小傢夥感到震動,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走了。”

季菲菲應了句,從隨身的小包裡掏出一根真知棒。

按照她的經驗,因為捨不得和爸爸分開,糖糖每次回家都要大哭一次,得拿糖哄才行。

“哦。”

隻是,這次糖糖的反映讓季菲菲感到奇怪。

她把真知棒遞給糖糖,好奇道:

“糖糖,你怎麼冇哭?”

“糖糖為什麼要哭啊?”

小傢夥熟練的剝開塑料袋,然後美滋滋的把真知棒放到嘴裡,甜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兒,小腳坐在的士車後麵沙發上蕩起了鞦韆。

為什麼要哭?

季菲菲翻了翻白眼。

心道,你每次和你爸分開的時候不都哭的稀裡嘩啦的嗎,現在還問我?

但想了想,還是問道:

“你下個月纔可以見到爸爸啊,你不是最喜歡爸爸,最捨不得嗎?”

“是啊,是啊。”

糖糖連連點頭。

“那你為什麼冇哭?”

“爸爸說,隻要我不哭,乖乖地,下次見麵就送給糖糖可以一直和爸爸說話的禮物。”

“所以糖糖不能哭啊。”

季菲菲愣了愣。

“可以一直說話,還有這東西?”

“嗯……”糖糖點點頭,歪著腦袋想了半天,才反映過來道:“好像是叫小雞還是小鴨子的手機。”

“小雞、小鴨子的手機?”

季菲菲有點懵,但很快反映過來。

“是諾基亞的手機吧?”

“對呀,對呀。”

糖糖開心的點頭。

“那傢夥連飯都吃不起,還送手機?”

“怕是又在騙糖糖吧。”

“真是死性不改,滿口大話。”

季菲菲心中冷笑,隻是看了眼正在開心舔棒棒糖的糖糖,心中不禁微微一歎。

自己姐姐和小傢夥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男人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