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81章 蛇鼠一窩,圈禁齊長雲

26

-

齊長雲老臉瞬間冇了血色,猛然站起身,一把揪住陸虞的衣領,怒斥道:“你再說一遍?是誰?”

“是皇上!當今萬歲!皇上還在錢莊門口等著您呢!還說,半柱香內見不到您,就會親自登門拜訪!”

齊長雲徹底傻眼了,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完了!全完了!!”

“大人?您還是快些過去吧!皇上正在氣頭上呢!”

齊長雲這才反應過來,破口大罵:“齊粱,你這個挨千刀的混蛋!!老夫要被你害死了!!”

之後,他連衣服都來不及換,衝出宅邸,策馬直奔錢莊的方向狂奔。

這一刻,齊長雲心裡已經冒出了無數種死法。

他明白,林雲正愁找不到自己的問題,冇想到這次機會就送上門了。

怎麼辦?

怎麼辦啊?

自己纔剛剛接受大乾的橄欖枝,還來不及做任何準備啊!

他現在隻能祈禱林雲還念舊情,或是看在自己兒子的份上,能暫時放過自己。

很快,他趕到錢莊,老遠就看到四周跪了一群人,隻有林雲鶴立雞群的站在那,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齊長雲不敢托大,翻身下馬後,居然走路都走不穩,一個勁的摔跟頭。

可以說,他現在的意識已經有些恍惚了。

一顆心七上八下,腦中不斷冒出林雲之前在大獄賜死林子祥的畫麵。

那時候的他還對林雲忠心耿耿,更還是得寵的時候。

可他冇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一天。

都說伴君如伴虎,這次他終於懂了。

齊長雲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老臣參見陛下!!”

四周圍觀的百姓不敢直視林雲,卻一個個偷瞄齊長雲。

就是這老不死縱容手下,搞得他們這些老百姓吃儘了苦頭。

若不是林雲威懾力太足,他們真想一擁而上,將齊長雲大卸八塊。

林雲冷笑道:“齊大人冇想到朕會秘密出宮吧?”

齊長雲尷尬一笑:“陛下,這都是誤會!誤會!”

“誤會?好啊!那齊大人就解釋解釋吧!朕推行的軍工扶持政策是免息貸款,為什麼你齊家人敢明目張膽的改變朕的旨意,私自放貸不說,居然還敢加息?”

齊長雲苦澀道:“陛下,此事老臣並不知情,都是底下人乾的!不過,您之前不是說要讓老臣償還十億兩白銀嗎?老臣實在是冇辦法,所以…”

“哦?倒成朕的不是了!所以你就縱容手下胡作非為是吧?”

“陛下,老臣縱然有千般不是,但對您始終是忠心耿耿,還請您能寬恕老臣!”

說著,齊長雲一個頭磕在地上,聽候發落。

如果林雲不是親眼所見,他都能辯解一二。

可現在自己說出花來,也是徒勞。

林雲絕對不可能相信。

所以,為求活命,他隻能當眾打感情牌。

希望林雲能看在當初自己立下過大功的份上,能給自己一條活路。

林雲深吸一口,道:“福臨安接旨!”

福臨安立即走上前,單膝跪地。

“立即下令,讓葉如暉削了齊長雲九門提督的官職,圈禁在刑部大獄,交由刑部尚書薛凱親自調查,七日內務必查個水落石出!當然,朕也不是無情無義之人,還可以讓他享受一品大員的待遇,卻不允許他與任何人見麵!”

福臨安抱拳道:“遵旨!!”

隨即看向齊長雲,大喝道:“來人呐,將他拿下!!”

四週一種步軍統領衙門的官兵麵麵相覷,最後隻能硬著頭皮上前將齊長雲按壓在地上五花大綁。

齊長雲哀求道:“陛下,饒命啊!!”

他這輩子最怕的地方就是刑部大獄,每當進去辦事,他都會回想起當初林子祥被拔舌瞎眼的慘狀。

可這個噩夢居然要成為現實,他是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林雲沉聲道:“齊長雲,朕給過你太多次的機會了!一直心心念唸的等待著你大徹大悟,做出改變!但可惜,你不懂朕的心!就不要怪朕心狠了!帶走!”

幾名官員將齊長雲拖走。

齊長雲哀嚎道:“陛下…老臣冤枉,冤枉啊!!”

但林雲懶得搭理他,至少現在冇這個心思。

林雲看向傻愣在一邊的陳老頭,含笑道:“陳老頭,你對朕的這個處理結果可還滿意?”

陳老頭點頭哈腰:“滿意滿意!謝皇上為草民做主!不過,草民之前欠下的債…”

林雲沉聲道:“你告訴朕,之前和那齊粱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千真萬確,小老常年做鐵礦石的生意,有朝廷頒發文書通牒!那一批價值一百萬兩白銀的鐵礦石,就是在江夏郡被那邊的官員冇收的!”

陳老頭一臉苦悶。

林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老陳岩,是扶風郡人士!小老得知陛下正在推行扶持和軍工有關聯的下遊產業,所以就打算拚一次,冒險借貸,隻是冇想到,誒,現在的營商環境居然這麼差!”

“要是路上被劫匪流寇洗劫,小老也認倒黴,可洗劫小老的居然是地方的官府,小老實在是有冤冇地告啊!”

林雲意味深長道:“你口中的官府,指的是江夏王的齊家,還是江夏總督府?”

“是齊家!他們父子倆蛇鼠一窩,一邊私下放高利貸,一邊暗中洗劫商戶的貨物!害的商戶血本無歸,等還貸時間到了,就會逼著還銀子!”

“小老當初隻借了一百萬兩銀子,可利滾利下來,卻要償還一百五十萬兩銀子!”

這要是換做從前,陳岩可不敢說,可自己撞大運遇上了皇帝給做主,自然要將這些年受的所有委屈都吐出來。

林雲看向福臨安說道:“都記下來了嗎?”

福臨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記好了!”

林雲這才心滿意足,笑道:“陳岩,你的這個官司,朕幫你打!不過,你還要幫朕一個忙!”

陳岩躬身一拜:“陛下為民請命,草民感激不儘,隻要是草民能幫得上的,一定儘力而為!”

“好!朕希望你能成為朕的眼睛,在全國各地遊走探訪,將所有地方郡府轄區內類似的事件統統記下來,然後送到朕手裡,能做到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