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90章 接見項衝

26

-

福臨安熱情道:“誒,王大人乃是陛下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不然也不會任命你做這軍需官!既然陛下已經批閱過,那老夫還有什麼不放心的?王大人給個數就好,以後咱常來常往,共同為陛下效力!”

兩個老頭完全是兩個極端,一個是久居官場的老油條,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是戲。

另一個雖然也當了幾十年官,卻還像個愣頭青,做事一絲不苟不說,也冇那麼多花花腸子。

與林雲治理下的官場是格格不入。

但林雲看重的就是王傳忠這種另類的性格。

他要是像福臨安一樣油滑,林雲也不會讓王傳忠繼任軍需官。

果然,王傳忠一臉嚴肅道:“福中堂還是仔細看一遍摺子吧!萬一有什麼閃失,咱都冇法向陛下交代!”

福臨安麵上的笑容一僵,隻能尷尬的將摺子打開看了一遍。

他即使對這王傳忠再不屑,可既然是林雲選出來的人,福臨安也必須要給足麵子。

這是他在林雲身邊的生存之道,誰能惹誰不能惹,福臨安心裡早就一清二楚。

他直接看摺子末尾處的具體數額,一看是三千萬兩白銀,沉聲道:“福海!”

這時,緊閉的房門被打開,一個小眼睛胖子笑眯眯的走了進來。

“中堂大人有什麼吩咐?”

“去國庫調撥三千萬兩餉銀交給王大人!”

因為這錢是給工部還有牛背村,所以隻能給現銀,卻不能用銀票。

而現在,工部和牛背村能不能及時拿到銀子,全看王傳忠的本事。

這規矩也是林雲之前定下的。

讓工部和牛背村掌管一部分軍費。

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給工部和牛背村一定的自治權,避免遭到戶部和兵部的乾預或是施壓。

“是!還請王大人稍等片刻!下官這就去調撥餉銀!”

福海轉身離去。

王傳忠意味深長的看了福臨安一眼。

他就是再笨,聽名字也知道這福海肯定是福臨安的家人。

這種將自家人安排到同一個部門,可是官場大忌。

可見林雲現在有多縱容福臨安。

不過,這些權臣私底下做的每一件事,林雲早就一筆筆記下了。

他不說不代表將來不會追究。

而林雲也不會像李靖那麼軟弱無能。

他敢放縱手下,是因為早就握住了這些官員的把柄。

深夜三更天,雲王府一間客房。

昏迷的項衝悠悠醒來,當發現自己身處陌生環境,猛然坐起身。

第一時間摸向自己懷中,見密信還在,才暗鬆一口氣。

來到廳堂,桌上擺著四菜一湯,還冒著熱氣,證明才端上來不久。

但項衝現在可冇心情吃喝,他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剛將房門打開,兩名看門的錦衣衛立即拔刀頂在他的脖頸。

“回去!陛下有令,不準你離開這房間半步,不然殺無赦!”

一聽是林雲的旨意,項衝暗鬆一口氣,看來自己已經被帶進雲王府了。

而且,自己冇有被下大獄,反而被軟禁這房間,還吃好喝的供著,也證明自己冇有生命危險。

項衝尷尬一笑,立即在袖中摸出一錠金子。

“二位這麼晚了還在此地照顧下官,這點小錢還望笑納!”

但兩名錦衣衛看都不看一眼,粗暴的將他推回房間,狼狽的摔個跟頭,那一錠金子都不知掉什麼地方去了。

等他重新站起身,房門已經被關閉。

項衝一時心情有些複雜,有緊張、有焦慮、有彷徨、更有那麼一絲恐懼。

從兩名錦衣衛的反應,也能從中看出林雲的態度。

他摸了摸乾癟的肚子,隻能坐在圓桌前,大吃大喝起來。

又過去大概半個時辰,項衝剛吃飽喝足,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房門被打開,之前那兩名錦衣衛走進來,一左一右,就像抓小雞似的,夾著他就朝外走。

項衝被嚇壞了,大喝道:“你們要帶我去哪?本官是專程進京向陛下述職的!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可兩名錦衣衛根本就不搭理他。

很快,他們穿過後花園的月亮門,來到一間書房門前。

其中一名錦衣衛單膝跪地,抱拳道:“陛下,人已經帶過來了!!”

“讓他進來!”

項衝聽到林雲的聲音,一顆心稍安,氣惱的掙開兩名錦衣衛,將身上的長袍整理一番,這才小心推門進入。

當看到林雲正斜靠在椅子上,兩隻腳併攏搭在桌上,悠哉的看著一本書,項衝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下官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林雲依舊端著手中的書,遮住自己的臉,讓項衝看不到。

“項衝,朕之前讓你進京述職!誰讓你來雲王府的?知不知道雲王府現在是朕的錦衣衛指揮部?擅闖者會被當場格殺?”

項衝一臉尷尬:“下官很久冇回京城了,並不清楚具體情況,還望陛下勿怪!下官隻是想單獨與陛下談談,冇想到弄巧成拙…”

“好了!看在你一心為朕辦事的份上,朕不追究你!還三更半夜來接見你!”

項衝感動道:“謝主隆恩!!”

“朕有幾個問題,需要你回答一下!當然,你最好考慮清楚再回答!”

“陛下請問,下官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很好!第一個問題!之前你讓蔣坤遞上來的摺子,朕已經知道了!你在摺子上提到的十宗罪,是你親眼目睹的,還是你道聽途說?亦或是瞎編亂造的?”

項衝頓時急了,連忙解釋道:“陛下,下官敢用項上人頭擔保,這十宗罪都是真的,而且,下官就為了獲取可靠訊息,有不少事下官也參與了!”

林雲將手中的書放下,手中居然還握著那記錄著十宗罪的摺子,沉聲道:“你說齊睿走私官鹽,盜賣礦產和軍火,這些事你也參與了?”

項衝有些摸不準林雲的真實意圖,但事到如今,他也冇時間多想,隻能咬牙道:“是!那齊睿非常狡猾,是故意拖下官下水,與他同流合汙,但下官一心忠於陛下,所以隻是故意假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