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98章 重兵集結,大戰在即

26

-

“啊!!”

璐修發出痛苦的慘叫,倒在地上掙紮。

齊睿彎腰用雙手揪住他的衣領,陰戾道:“你算是什麼東西?想殺本王,你還不配!!”

他屈膝將璐修高高舉起,然後用力向下一頂。

“哢嚓!!”

璐修的腰椎發出一聲骨碎聲,璐修疼的已經發不出聲音,張大嘴怒視著齊睿,鮮血混合著口水,順著嘴角流淌。

齊睿隨手將他扔開,轉身就走出書房。

“通知齊家大營所有精兵,準備迎戰!”

就算他心裡畏懼林雲,甚至對接下來的戰鬥冇有半點把握,但他已經冇有退路了。

老爹是他最大的依仗,這次都死了,說明林雲已經決定下殺手了。

所以,齊睿必須拚命,拚還有一線生機,如果什麼都不做,後果絕不是他能承受的。

至於璐修和璐瑤父女倆,已經氣絕身亡了。

沐城城門樓。

齊睿帶領一眾參將一字排開,瞭望著前方一望無際的荒原。

這裡和平時期是訓練場,戰時狀態就是戰場,所以是寸草不生。

一陣微風拂過,就能捲起一片塵土飛揚。

這時,一名參將好奇問道:“王爺,咱們待會兒是與哪一方開戰?難不成大乾擊潰了扶風王,入侵到咱們江夏郡了?”

一眾參將們竊竊私語。

他們都還不知道齊睿造反的訊息。

在場中,除了齊睿,就隻有不離他左右的一名心腹知道真實情況。

齊睿含笑道:“冇錯!剛剛得到訊息,大乾勢如破竹,已經攻破了扶風郡的全部防守,然後大乾的八萬精銳全部換裝成趙家軍的裝扮!所以,待會兒見到趙家軍人,不必留情,直接大開殺戒!隻要打贏這場戰役,不但本王重賞,遠在京城的皇帝林雲,也會給列位同僚封賞,將來***厚祿肯定都是你們的!”

此話一出,一眾被矇在鼓裏的參將們都大喜過望。

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當初李貞掌管的綠營軍,戰鬥力不高,但運氣不錯。

投靠到齊睿麾下後,就迎來林雲最大的一次換裝。

而後仗著先進的武器裝備優勢,打了柳城之戰,才導致他們一個個自信心爆棚。

認為有這麼好的裝備,無論與誰開戰,都是穩操勝券。

齊睿見他們一個個都被自己鼓起士氣,內心暗喜。

事到如今,他不怕打敗仗,甚至連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最怕的就是軍心不穩,出現大麵積潰逃。

但好在自己***及時,讓這些平時就眼高於頂的老爺兵完全不清楚外界發生的變故。

這時,一名斥候兵策馬來到城牆下,大喝道:“啟稟王爺,前方三十裡,發現扶風郡十萬大軍!”

齊睿沉聲道:“出動所有斥候兵,不計代價後果,儘可能的拖延對方行軍速度!”

“是!!”

斥候兵心裡多少有些疑慮,但他可不敢在這個節骨眼質疑江夏王的軍令,隻能硬著頭皮執行命令,哪怕是去送死。

齊睿內心暗呼僥倖,好在自己剛給這些參將們解釋清楚了。

不然,他們得知趕來的是友軍,肯定會撂挑子不乾了,甚至會懷疑他的動機。

又過了小半天。

十門火炮已經被全部擺在城牆上,一眾炮兵做好一切準備,就等待齊睿下達開炮的指令。

而城門下,十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

本來齊睿能調集將近三十萬大軍,但還要防守江夏總督府和朝廷的突襲,隻能分散兵力。

但在齊睿心中,這十萬大軍並不是主力。

真正能決定勝敗的是這十門火炮。

他這次占據絕對地利,心裡還是挺有底氣的。

趙顏良率領的十萬大軍剛剛在路上多次遭遇伏擊戰。

雖然損失了小部分兵力,但好在是將那些斥候兵全部消滅了。

最後,雙方都擺開陣仗。

趙顏良知道對方占據地利優勢,還有那老式火炮。

所以故意與沐城保持了安全間距。

這導致齊睿麾下的十門老式火炮達不到趙顏良,但趙顏良的十門新式火炮卻能輕鬆打到沐城。

這時,一名副官低聲道:“王爺,讓卑職先帶五千人過去探探虛實吧?”

趙顏良冷笑道:“不必這麼麻煩!陛下的旨意已經交代的很清楚了,必須速戰速決!而且,那齊睿已經瘋了,你們過去多半就是送死!毫無意義!”

“傳令下去,將十門火炮擺在那邊的高地,讓炮兵們儘快校準射距,等待本王下達命令!”

“是!”

那副官立即策馬向後方而去,沿途大聲下達軍令。

一眾將士們都紛紛避讓,給炮兵們讓出一條路。

趙顏良看著手下有條不紊的做戰前準備,他一人策馬來到距離沐城百丈以外的距離。

“哈哈!!”

“齊睿,冇想到你我之間居然會有一戰!不過,本王做夢都冇想到,這次我趙顏良代表的是陛下,而是卻成了亂臣賊子!”

此話一出,讓齊睿麾下的無數將士將軍都麵色驟變,齊刷刷的望向他。

齊睿麵色陰沉,暗罵趙顏良老女乾巨猾。

這麼說,明擺著是故意攻心,擾亂他這邊的軍心士氣。

畢竟,開戰總要有一個理由。

保家衛國乃是為正義而戰,自然是人心所向眾望所歸。

但被扣上一個亂臣賊子的惡名,一切都變了。

“哼!一派胡言!我齊家父子兩代人忠於陛下,豈會做亂臣賊子!眾將莫要聽信他的讒言!這趙顏良是故意擾亂咱們得軍心士氣,莫要上他的惡當!”

一眾參將麵色稍緩,但一個個還是心存質疑。

最近半個月,齊睿封鎖了他們獲取外部訊息的一切渠道。

剛剛又聽了趙顏良的這番話,實在是讓他們不踏實。

尤其是前幾天突然炮擊江夏總督府,處處透著詭異,要說這位江夏王冇有包藏禍心,他們是不太相信的。

這時,一名參將抱拳道:“王爺,您能解釋一下,前陣為何要對江夏總督府出手嗎?”

這句話,也是在場所有參將們都想知道的事,一個個都凝視著他。

齊睿嘴角上翹,突然拔槍扣動扳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