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3章 皇子林景川,暴露野心

26

-

幾女麵麵相覷,都不言語。

林無月說道:“烏娜婉清思懿,你三人留下照顧好情月,本宮有些乏了!”

之後,她走出寢宮,就看到林雲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發呆。

“陛下,情月她可能是大出血,神誌不清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林雲長歎一聲:“她居然想逼著朕立儲,她居然再惦記這件事!!”

林無月含笑道:“陛下,情月畢竟給您誕下第一個皇兒,有這種想法也情有可原,何況她現在的情況…”

“荒謬!她既是朕的愛妃,更是前朝李家人,這是不爭事實!要是立這個孩子做太子,朕辛苦打拚的天下,最後豈不是又回到了李家人手中?”

林雲並不是小心眼,隻是李情月的突然表態,讓他敏銳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時,林無月突然說道:“那萬一情月冇能熬過這一關呢?”

林雲猛然看向她。

“皇後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好了!”

林無月深思熟慮一番,說道:“如果情月離世,陛下能否將這孩子過繼給臣妾?臣妾會拿他當自己孩子養育!”

林雲深深看著她,並冇有回答,讓林無月內心一陣緊張。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盧明遠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手上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回稟陛下,微臣不辱聖命,總算是保住了李貴妃的命!不過…”

林雲暗鬆一口氣,而林無月則麵色鐵青,扭頭看向了敞開的殿門,與阮玲玉眼神交流。

主仆二人即使不說話,光靠眼神也能明白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而阮玲玉則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林無月不要操之過急。

她剛剛一直躲在殿門外,所以偷聽到了林雲和林無月的對話。

免費閱讀.

看著林雲為自己著急上火的樣,李情月勉強一笑:“陛下,您還未給皇兒起名呢!”

林雲這才抬眼看向一旁被黃布裹著的小男嬰。

柔聲道:“名字朕早就想好了!就叫林景川!”

“景川…朝景入平川,垂長複垂柳!”

李情月淚眼朦朧:“陛

下…”

林雲湊上前:“朕在呐!”

一旁,除了烏娜,林無月和葉婉清,包括王思懿都瞬間明悟,已經猜到了李情月要說什麼。

林無月突然轉移話題道:“陛下,情月她身子太虛弱,您還是讓她歇息一下,等盧禦醫來吧!”

林雲深深看了李情月一眼,緩緩站起身,但表情卻很不自然。

他何等的心機,就連身邊幾個女人都能猜到的事,他豈會猜不到?

“情月,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記住,朕不允許你閉眼睡覺!聽清楚了嗎?”

李情月喘著粗氣,眼中帶著一絲幽怨。

林雲下意識看向彆處,避開她那渴望的眼神。

這時,殿門被打開,盧明遠揹著藥箱,躬身走了進來。

“陛下!”

林雲沉聲道:“盧禦醫,朕現在命令你,無論如何都要將李貴妃治癒!聽清楚了嗎?”

“遵旨!!”

林雲長歎一聲,轉身走出寢宮。

來到廳堂,他一腳將太師椅踹翻在地上。

發出一聲巨響。

幾女麵麵相覷,都不言語。

林無月說道:“烏娜婉清思懿,你三人留下照顧好情月,本宮有些乏了!”

之後,她走出寢宮,就看到林雲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發呆。

“陛下,情月她可能是大出血,神誌不清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林雲長歎一聲:“她居然想逼著朕立儲,她居然再惦記這件事!!”

林無月含笑道:“陛下,情月畢竟給您誕下第一個皇兒,有這種想法也情有可原,何況她現在的情況…”

“荒謬!她既是朕的愛妃,更是前朝李家人,這是不爭事實!要是立這個孩子做太子,朕辛苦打拚的天下,最後豈不是又回到了李家人手中?”

林雲並不是小心眼,隻是李情月的突然表態,讓他敏銳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時,林無月突然說道:“那萬一情月冇能熬過這一關呢?”

林雲猛然看向她。

“皇後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好了!”

林無月深思熟慮一番,說道:“如果情月離世,陛下能否將這孩子過繼給臣妾?臣妾會拿他當自己孩子養育!”

林雲深深看著她,並冇有回答,讓林無月內心一陣緊張。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盧明遠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手上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回稟陛下,微臣不辱聖命,總算是保住了李貴妃的命!不過…”

林雲暗鬆一口氣,而林無月則麵色鐵青,扭頭看向了敞開的殿門,與阮玲玉眼神交流。

主仆二人即使不說話,光靠眼神也能明白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而阮玲玉則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林無月不要操之過急。

她剛剛一直躲在殿門外,所以偷聽到了林雲和林無月的對話。

免費閱讀.

看著林雲為自己著急上火的樣,李情月勉強一笑:“陛下,您還未給皇兒起名呢!”

林雲這才抬眼看向一旁被黃布裹著的小男嬰。

柔聲道:“名字朕早就想好了!就叫林景川!”

“景川…朝景入平川,垂長複垂柳!”

李情月淚眼朦朧:“陛

下…”

林雲湊上前:“朕在呐!”

一旁,除了烏娜,林無月和葉婉清,包括王思懿都瞬間明悟,已經猜到了李情月要說什麼。

林無月突然轉移話題道:“陛下,情月她身子太虛弱,您還是讓她歇息一下,等盧禦醫來吧!”

林雲深深看了李情月一眼,緩緩站起身,但表情卻很不自然。

他何等的心機,就連身邊幾個女人都能猜到的事,他豈會猜不到?

“情月,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記住,朕不允許你閉眼睡覺!聽清楚了嗎?”

李情月喘著粗氣,眼中帶著一絲幽怨。

林雲下意識看向彆處,避開她那渴望的眼神。

這時,殿門被打開,盧明遠揹著藥箱,躬身走了進來。

“陛下!”

林雲沉聲道:“盧禦醫,朕現在命令你,無論如何都要將李貴妃治癒!聽清楚了嗎?”

“遵旨!!”

林雲長歎一聲,轉身走出寢宮。

來到廳堂,他一腳將太師椅踹翻在地上。

發出一聲巨響。

幾女麵麵相覷,都不言語。

林無月說道:“烏娜婉清思懿,你三人留下照顧好情月,本宮有些乏了!”

之後,她走出寢宮,就看到林雲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發呆。

“陛下,情月她可能是大出血,神誌不清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林雲長歎一聲:“她居然想逼著朕立儲,她居然再惦記這件事!!”

林無月含笑道:“陛下,情月畢竟給您誕下第一個皇兒,有這種想法也情有可原,何況她現在的情況…”

“荒謬!她既是朕的愛妃,更是前朝李家人,這是不爭事實!要是立這個孩子做太子,朕辛苦打拚的天下,最後豈不是又回到了李家人手中?”

林雲並不是小心眼,隻是李情月的突然表態,讓他敏銳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時,林無月突然說道:“那萬一情月冇能熬過這一關呢?”

林雲猛然看向她。

“皇後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好了!”

林無月深思熟慮一番,說道:“如果情月離世,陛下能否將這孩子過繼給臣妾?臣妾會拿他當自己孩子養育!”

林雲深深看著她,並冇有回答,讓林無月內心一陣緊張。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盧明遠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手上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回稟陛下,微臣不辱聖命,總算是保住了李貴妃的命!不過…”

林雲暗鬆一口氣,而林無月則麵色鐵青,扭頭看向了敞開的殿門,與阮玲玉眼神交流。

主仆二人即使不說話,光靠眼神也能明白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而阮玲玉則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林無月不要操之過急。

她剛剛一直躲在殿門外,所以偷聽到了林雲和林無月的對話。

免費閱讀.

看著林雲為自己著急上火的樣,李情月勉強一笑:“陛下,您還未給皇兒起名呢!”

林雲這才抬眼看向一旁被黃布裹著的小男嬰。

柔聲道:“名字朕早就想好了!就叫林景川!”

“景川…朝景入平川,垂長複垂柳!”

李情月淚眼朦朧:“陛

下…”

林雲湊上前:“朕在呐!”

一旁,除了烏娜,林無月和葉婉清,包括王思懿都瞬間明悟,已經猜到了李情月要說什麼。

林無月突然轉移話題道:“陛下,情月她身子太虛弱,您還是讓她歇息一下,等盧禦醫來吧!”

林雲深深看了李情月一眼,緩緩站起身,但表情卻很不自然。

他何等的心機,就連身邊幾個女人都能猜到的事,他豈會猜不到?

“情月,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記住,朕不允許你閉眼睡覺!聽清楚了嗎?”

李情月喘著粗氣,眼中帶著一絲幽怨。

林雲下意識看向彆處,避開她那渴望的眼神。

這時,殿門被打開,盧明遠揹著藥箱,躬身走了進來。

“陛下!”

林雲沉聲道:“盧禦醫,朕現在命令你,無論如何都要將李貴妃治癒!聽清楚了嗎?”

“遵旨!!”

林雲長歎一聲,轉身走出寢宮。

來到廳堂,他一腳將太師椅踹翻在地上。

發出一聲巨響。

幾女麵麵相覷,都不言語。

林無月說道:“烏娜婉清思懿,你三人留下照顧好情月,本宮有些乏了!”

之後,她走出寢宮,就看到林雲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發呆。

“陛下,情月她可能是大出血,神誌不清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林雲長歎一聲:“她居然想逼著朕立儲,她居然再惦記這件事!!”

林無月含笑道:“陛下,情月畢竟給您誕下第一個皇兒,有這種想法也情有可原,何況她現在的情況…”

“荒謬!她既是朕的愛妃,更是前朝李家人,這是不爭事實!要是立這個孩子做太子,朕辛苦打拚的天下,最後豈不是又回到了李家人手中?”

林雲並不是小心眼,隻是李情月的突然表態,讓他敏銳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時,林無月突然說道:“那萬一情月冇能熬過這一關呢?”

林雲猛然看向她。

“皇後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好了!”

林無月深思熟慮一番,說道:“如果情月離世,陛下能否將這孩子過繼給臣妾?臣妾會拿他當自己孩子養育!”

林雲深深看著她,並冇有回答,讓林無月內心一陣緊張。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盧明遠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手上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回稟陛下,微臣不辱聖命,總算是保住了李貴妃的命!不過…”

林雲暗鬆一口氣,而林無月則麵色鐵青,扭頭看向了敞開的殿門,與阮玲玉眼神交流。

主仆二人即使不說話,光靠眼神也能明白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而阮玲玉則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林無月不要操之過急。

她剛剛一直躲在殿門外,所以偷聽到了林雲和林無月的對話。

免費閱讀.

看著林雲為自己著急上火的樣,李情月勉強一笑:“陛下,您還未給皇兒起名呢!”

林雲這才抬眼看向一旁被黃布裹著的小男嬰。

柔聲道:“名字朕早就想好了!就叫林景川!”

“景川…朝景入平川,垂長複垂柳!”

李情月淚眼朦朧:“陛

下…”

林雲湊上前:“朕在呐!”

一旁,除了烏娜,林無月和葉婉清,包括王思懿都瞬間明悟,已經猜到了李情月要說什麼。

林無月突然轉移話題道:“陛下,情月她身子太虛弱,您還是讓她歇息一下,等盧禦醫來吧!”

林雲深深看了李情月一眼,緩緩站起身,但表情卻很不自然。

他何等的心機,就連身邊幾個女人都能猜到的事,他豈會猜不到?

“情月,你現在不要胡思亂想!記住,朕不允許你閉眼睡覺!聽清楚了嗎?”

李情月喘著粗氣,眼中帶著一絲幽怨。

林雲下意識看向彆處,避開她那渴望的眼神。

這時,殿門被打開,盧明遠揹著藥箱,躬身走了進來。

“陛下!”

林雲沉聲道:“盧禦醫,朕現在命令你,無論如何都要將李貴妃治癒!聽清楚了嗎?”

“遵旨!!”

林雲長歎一聲,轉身走出寢宮。

來到廳堂,他一腳將太師椅踹翻在地上。

發出一聲巨響。

幾女麵麵相覷,都不言語。

林無月說道:“烏娜婉清思懿,你三人留下照顧好情月,本宮有些乏了!”

之後,她走出寢宮,就看到林雲一臉鬱悶的坐在椅子發呆。

“陛下,情月她可能是大出血,神誌不清了!您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林雲長歎一聲:“她居然想逼著朕立儲,她居然再惦記這件事!!”

林無月含笑道:“陛下,情月畢竟給您誕下第一個皇兒,有這種想法也情有可原,何況她現在的情況…”

“荒謬!她既是朕的愛妃,更是前朝李家人,這是不爭事實!要是立這個孩子做太子,朕辛苦打拚的天下,最後豈不是又回到了李家人手中?”

林雲並不是小心眼,隻是李情月的突然表態,讓他敏銳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時,林無月突然說道:“那萬一情月冇能熬過這一關呢?”

林雲猛然看向她。

“皇後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好了!”

林無月深思熟慮一番,說道:“如果情月離世,陛下能否將這孩子過繼給臣妾?臣妾會拿他當自己孩子養育!”

林雲深深看著她,並冇有回答,讓林無月內心一陣緊張。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

盧明遠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手上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的血跡。

“回稟陛下,微臣不辱聖命,總算是保住了李貴妃的命!不過…”

林雲暗鬆一口氣,而林無月則麵色鐵青,扭頭看向了敞開的殿門,與阮玲玉眼神交流。

主仆二人即使不說話,光靠眼神也能明白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而阮玲玉則隱晦的搖了搖頭,示意林無月不要操之過急。

她剛剛一直躲在殿門外,所以偷聽到了林雲和林無月的對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