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9章 幕後還有黑手

26

-

林雲長出一口氣,猛然站起身,拍了拍手。

“好了!列位臣工感覺如何?”

福臨安三人尷尬的不知所措,尤其是馬季,弓著身子,掩蓋下身的尷尬,他居然有了那種反應。

“陛下,這也太誇張了吧?”

福臨安憋了半天,說出這麼句不疼不癢的話。

而薛凱抱拳道:“陛下的手段,下官是領教了!下官除了佩服,已經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哈哈!!”

林雲大笑出聲,來到馬季身邊。

這裡除了他,就這馬季最年輕,也才四十出頭。

“咦,馬大人為何出這麼多汗?難道身體不舒服?”

他用力拍在馬季的肩膀。

馬季身子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苦澀道:“冇有!讓陛下見笑了!”

“哼,你這心境不行啊!以後多跟福中堂和薛尚書學著點!”

福臨安和薛凱老臉一紅,無奈一笑。

他倆不是冇**,也不是不想,而是身體不行。

所以纔沒有在林雲麵前出糗。

“陛下教訓的是,等卑職回家,一定多加練習,提高心境!”

林雲沉聲道:“來人呐!”

房門被打開,一名錦衣衛走了進來。

“帶著女人下去吧!”

“是!”

錦衣衛撿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女人身上,就將她抱了出去。

對這種陣仗,他們早就見怪不怪了。

最近被抓的嫌疑人實在太多了,受刑的無論男女,可比這次慘烈多了。

這時,林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程傑…”

他的聲音木訥,但十分順從。

林雲滿意一笑:“在大乾是什麼官?”

“城皇司內侍長,專司大端情務!”

一旁,福臨安三人倒吸一口涼氣,吃驚於錦衣衛精神藥物的可怕。

更吃驚林雲這逼供的手段。

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如果大乾龍帝得知此事,估計能被氣個半死。

“很好!那麼…現在告訴朕,在京城,你還有多少同夥?他們都躲藏在哪裡?”

程傑遲疑了片刻,突然說道:“冇了!”

“真的冇了?”

林雲一挑眉,有些質疑。

難道是這傢夥甦醒了?

不應該這麼快啊?

這時,程傑繼續道:“還有一個級彆更高的同僚,但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林雲喃喃自語道:“級彆更高?會是誰呢?”

他腦中開始回憶朝中的每一人,卻如何也想不出個結果,哪怕是懷疑的目標都冇有。

福臨安三人也都眉頭緊鎖。

馬季問道:“這個人目前在京城嗎?”

“在!”

“是男是女?你們有過聯絡嗎?”

馬季追問道。

程傑沉吟片刻,點頭道:“那位同僚隻暗中給我下達過一次命令,就是策反齊長雲!”

林雲麵色鐵青。

福臨安三人也都不吭聲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

能下達策反齊長雲的命令,這個人的級彆一定不低,而且在大乾肯定也不是普通的官員。

這時,程傑終於甦醒,隻感覺頭痛欲裂。

他的視線逐漸由模糊變的清晰,當看到自己衣衫不整,下身光溜溜,還有林雲等人的表情,程傑瞬間回憶起剛剛自己泄露的情報。

他猛然站起身,發瘋一般衝向林雲。

“卑鄙小人,你敢給我下藥,我殺了你這狗皇帝!!”

馬季怒哼一聲,一記窩心腳正中程傑的胸口,將他踹倒在地上。

緊接著,門外衝進來兩名錦衣衛,手持鋼槍,將他一頓暴打。

程傑被打的頭皮血流,鼻青臉腫,卻愣是冇叫出一聲。

福臨安三人都暗暗稱讚,這傢夥的確是個硬茬子。

作為外派的間諜細作,自然是時刻都要承受死亡考驗。

如果像淩日那樣,一嚇唬就嚇尿褲子,然後全招了,那大乾估計也不會有現在的霸主地位。

林雲沉聲道:“好了,住手吧!”

兩名錦衣衛這才停下手中動作,站在兩側,緊盯著程傑。

林雲說:“程傑,朕知道你是個硬骨頭,也知道你對大乾忠心耿耿!但現在你已經出賣了大乾,將情報說了出來!所以,即使朕放你走,但隻要將訊息傳出去,大乾也一定不會放過你!”

“哼,狗皇帝,就知道你想策反我!但這是不可能的!有種你現在就殺了我,不然…隻要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取你狗命!!”

“大膽!!”

“你找死!”

福臨安和馬季同時大喝,怒視著程傑。

林雲含笑點頭:“誒,行吧!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可就彆怪朕心狠手辣了!忘記告訴你了,朕彆的本事都不厲害,但唯獨控製人的本事自認第二,就冇人敢認第一!”

說著,他對其中一名錦衣衛使個眼色。

錦衣衛立即在懷中掏出紅帽瓷瓶,倒出一粒褐色藥丸,強行扣開程傑的嘴,將藥丸塞了進去,逼迫他吞服。

程傑跪在地上,用頭頂著地麵,用手不停的扣嘴,而且還一陣乾嘔,想要將那藥丸吐出來。

林雲玩味道:“彆白費力氣了!這藥丸研製出來,就是用來控製人的,要是被輕易吐出來,豈不是貽笑大方?”

“你…你給我吃了什麼藥?”

程傑不怕死,卻不願受折磨。

而這個林雲,卻從不按常理出牌。

自己在大乾曾接受過嚴格的訓練,早已免疫了任何形式的酷刑。

但他的這些能耐,在林雲麵前卻冇有半點用武之地,就像是秀才遇上兵了。

林雲展開手中摺扇,輕輕的扇了兩下。

“彆急嘛!你馬上就知道是什麼藥了!”

很快,藥效在他體內發作。

程傑隻感覺自己的視力變的模糊,看誰都是雙影,而且他眼中的人變的像麪條一樣柔韌扭曲。

就連聽力也受到影響。

彷彿林雲就躲在他的耳道內,還不斷地說話。

但他又聽不清說的是什麼。

忽然,他感覺大腦內傳來刺痛,緊接著渾身都疼痛難忍,就像是被無數的針刺一般。

這種疼痛是他從未體會過的。

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瞪著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雲四人,就像是冰窖內出來。

一旁,福臨安三人對視一眼,都感到不可思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