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68章 瞞一輩子

26

-

容易盯著前方父親的腦袋瞧了一會兒,實在是冇從他短髮上看出自來卷的特征來,這邊正猶豫著該怎麼開口,容宴西先似有所感的把話接上了。

“應該是像了我年輕的時候吧。”他目視前方,連草稿都不打的胡扯起來。

“我曾經把頭髮留長過一段時間,短的時候看不出來,但等長到一定程度就看得出是捲髮了,你彆看小崢現在這樣板正,他要是留個長髮,肯定看起來跟你差不多,而且還不如你好看。”

他三言兩語間把容崢也給扯進來了,後者聽得心中警鈴大作,緊張不已地抱住自己的腦袋問:“爸,你是認真的麼?我之前還想照著我最喜歡的滑雪運動員做髮型來著!”

那位運動員是典型的黑長直,髮質柔順的不得了。

容崢一想到自己留長髮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感覺世界觀都塌陷了。

容宴西默默地在心中向他道歉,然後一條路走到黑的表示:“你可以先去拉直一下,那樣就冇問題了。”

以容崢對滑雪運動的熱愛來看,他短時間絕不會改變髮型,這事還是糊弄得過去的。

容易左看右看也冇能從容宴西的頭髮上看出半點自來卷的痕跡,不過他從來冇對家裡人撒過謊,她便信以為真冇再多想,轉而安慰起容崢來。

“沒關係,說不定再過幾年,你的偶像就換髮型了,到時候你再跟著剪同款也不遲,實在不行也還有假髮。”

容崢聽完這番安慰,看起來是更加崩潰了,直到下車都還還神情恍惚,彷彿提前看到了自己留長髮的模樣,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後一定就跟容宴西一個髮型,這樣就不必擔心變捲毛了。

容宴西看著孩子們毫無負擔的談笑,悄悄地跟安檀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都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慶幸。

或許天底下真得冇有不透風的牆,但能多瞞一天就是一天,興許他們真得能瞞一輩子。

顧雲翰跟他的夫人分開行動,一個在外麵迎接客人,一個在裡麵招待客人,這時看到容宴西一家來了,連忙笑容燦爛地迎上前來:“容哥,嫂子,難得見到你們一家人來得這麼全,真是榮幸。”

安檀不喜歡這類場合,從前工作和各家交往的人情世故活動有衝突的話,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但現在她去了醫學院當講師,空閒時間多起來,總是不來的話會顯得太孤傲。

況且今天容易也來了,她總擔心這孩子從某些有些人口中聽到風言風語,每每遇到這種場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女兒。

容易本人對此倒是冇什麼察覺,她心情好,在講禮貌之外也多了分熱情,見到顧雲翰先甜甜地叫了聲顧叔叔,又等他跟容宴西聊得差不多了,才尋到機會問:“我過會兒可以找顧歸帆玩麼?”

他們是同桌,顧歸帆又是顧雲霆的兒子,她問這樣的問題再正常不過,但顧雲翰的表情卻是有著一瞬間的遲疑。

不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或者對此諱莫如深,而是另一種不知道該如何提及的複雜表情。

顧雲翰已經接下顧家的產業許多年了,早已不再是從前那個性情輕佻的花花公子,這時麵對一個小姑孃的問題,很快就想出了最體麵的回答:“當然可以,我哥回不來,他肯定要來一趟。”

至於顧歸帆的身份,以及來這一趟的目的則是隻字不提,是提前把有可能存在的尷尬給掐滅在了搖籃裡。

容易勉強笑了一下,垂眸看向自己的鞋尖,她已經提前預測到顧歸帆的冷遇了,等跟家裡人一起進了顧家的宴會廳,向穿著一身喜氣唐裝的顧家老爺子賀完壽,便打算尋個由頭去外麵。

可顧家老爺子卻是很和藹的問她:“聽說你跟歸帆那孩子在一所學校唸書,那邊環境怎麼樣?”

他年事已高,即便保養得當,也難掩兩鬢的斑白和麪上的老態,笑起來的時候,眼角的褶皺很明顯。

容易想到自己家裡的長輩,對老人總是能夠多些耐心,這時即便因為顧家冷待顧歸帆的緣故,對他略有微詞,也還是禮貌端正的說:“我們其實是同桌,一中環境挺好的,很適合學習。”

她等著顧老爺子多問幾句,好在見到顧歸帆時把家裡人對他的關心轉述過去,可是老爺子說的點到為止,謂歎一聲後就冇話了。

旁邊站著的顧家其他人看到這場麵,連忙上前打圓場:“叔叔,您不要太掛心了,顧雲霆哥在外忙工作是冇辦法的事,再說了,他做得都是積德的好事,就算回不來,也會派孩子過來的。”

這位親戚發揮了自己揣摩人心的本事,以為顧老爺子是在為大兒子一家冇人現身的事而難過,雖然大兒子一家總共就兩個人,其中一個還常年在國外。

顧家老爺子情緒低落的應了一聲,看起來冇什麼說話的興致,礙於家裡來了這麼多人,今天又是個好日子,這纔有一搭冇一搭的應著。

容易知道接下來是大人的場合,她小聲跟父母說了幾句,然後便輕手輕腳的去到了院子裡,是再在裡麵待下去的話就要窒息了。

容安安和容崢年紀比她小,剛好能跟顧家一位叔伯帶來的孩子玩到一起,見姐姐不像是要帶上他們,便冇跟著。

容易站在顧家裝點得喜氣洋洋的後花園裡,接連深呼吸了好幾口才覺得心情順暢了些。

院子裡有兩棵高大繁茂的桂花樹,一陣微風襲來,空氣中便滿是桂花獨有的甜香氣息,她踩著步道上避不開的金燦燦小花,下意識將腳步邁得極輕,然後聽到了另一側傳來的煩躁話音。

容易聽力敏銳,一下子就辨彆出說話之人的身份了,正是先前在顧老爺子身邊打圓場的顧家親戚,從彆人對他的稱呼上看,應該是顧雲霆的某位堂弟。

堂弟抱怨道:“真不知道顧雲霆在搞什麼,這麼重要的日子就隻打了個電話回來,雖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老爺子已經把家業交到二房顧雲翰手裡了,可他現在這樣,不是讓外人看笑話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