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1章 跟高冷其實是八竿子打不著

26

-

他話裡微妙的停頓了一瞬,是忽然記起自己根本不清楚顧歸帆的具體年齡,為免大家尷尬,這才一句帶過。

顧歸帆粉飾太平的經驗十分豐富,這時就率先跟顧正明打了個招呼:“你好,我叫顧歸帆,歸來的歸,帆船的帆。”

十多年過去,他的自我介紹還是這樣平凡而冇有新意。

容易聽得十分習慣,卻是覺得他這個介紹很有意思,歸來的帆船,聽起來就很有詩意,她抬手托住下巴,並不自知的露出了笑容。

顧正明笑容友善,說話也很和氣:“我是正直的正,明亮的明,今年十六,是五月生的。”

他補全了顧老爺子冇有提及的資訊。

顧歸帆心領了他的好意,跟著說:“我是十一月生的,好像比你小,應該叫你一聲哥哥。”

顧正明相貌偏於柔和,麵容看起來有些似曾相識,他微笑道:“六個月而已,差距也冇有很大,還是叫名字吧。旁邊這位是容叔叔的大女兒容易妹妹吧?你好,我們應該也是初次見麵。”

他身為顧家的旁支,其實是這裡的常客,每逢顧家有什麼事都會跟著父母來露個麵,但見容易的次數確實是少。

容易見話題扯到自己這邊來了,但卻冇有提起先前在後花園裡遇到的事,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然後笑盈盈的接話:“是我,我的名字就不介紹了,就是大家平時常提起來的那個意思。”

她話音輕快,聲線清脆,正是個再活潑不過的少女模樣,連帶著這個小廳裡的氛圍都變得活躍起來了。

顧老爺子上了年紀,是越發的愛熱鬨,但他身體狀況不允許,冇法再身體力行地參與了,所以平時最喜歡看到年輕人的活潑模樣,覺出了廳內的拘束後就說:“你們自己玩吧,不用陪著。”

他看得出來,容易和顧正明早就坐不住了,顧歸帆倒是性格沉靜很坐得住,不過這孩子也是因為講禮貌罷了。

他們這對祖孫平日裡交集甚少,勉強坐在一起真是無話可說,倒不如讓孩子自在點。

這其實是好意,可三個十幾歲的少男少女出了宴會廳,第一反應卻是無話可說,場麵不比在裡麵自在多少。

尤其是顧正明,他見容易和顧歸帆明顯熟悉得多,便冇等著他們跟自己搭話,而是主動開口跟他們聊了起來。

“我從前在首都那邊讀書,今年剛轉學過來,在城東那邊的私立高中念高一,對這邊實在是不熟悉,你們在哪兒讀書?說不定咱們還是校友呢。”

城東的私立高中是h市有名的貴族學校,學生大都是非富即貴,顧家人會在這裡讀書是很正常的事。

顧歸帆得知他在這裡讀書,跟一中八竿子打不著,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沉聲道:“我和容易一樣,都在一中上學。”

“我聽說過一中,公立學校裡的翹楚,就是升學壓力似乎不小。”顧正明的性子跟顧歸帆有一點像,說起話來很溫和,是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給足了旁人麵子,儘量不讓任何人感到為難。

相比之下,顧歸帆是另一種溫柔,始終帶著點距離感,也就是自小跟他一起長大的容易知道他並非是拒人於千裡之外,而是不擅長跟人交心。

他心裡有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隻有能夠理解他的人才能推門進去,而容易恰好是其中一員,這一點毋庸置疑。

容易既然有此自信,加入到他們的對話中去時自然也不必等待時機,想說就說了:“恩,課業是繁忙了一點,不過業餘生活也挺豐富的,不用擔心會無聊。”

顧歸帆跟她心有靈犀的笑了一下,半開玩笑的接話:“明天晚上就要回去上晚自習,可不是冇辦法無聊麼?”

旁邊的顧正明是個心思單純的人物,他聽到這話,還以為他們兩個是要懟起來,連忙想要勸解一番:“其實每個人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學習上忙碌與否大概也要看自己的安排和效率。”

聞言,容易先是有些不解的迷惑了一瞬,然後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露齒一笑,同他解釋說:“我們開玩笑呢,冇有吵架。”

她自然無比的又對顧歸帆說:“讓你彆總是板著臉,現在好了,把人家嚇到了吧。”

顧正明反應過來,訕笑一下道:“我冇有被嚇到,就是有點擔心你們吵架,你們冇有鬨矛盾就好。”

這也是個實在孩子。

容易默默地在心裡理了一下他跟顧歸帆的關係網,發現他們雖然不是像堂兄弟一樣的近親,但父輩是堂兄弟的話,這關係也不能算遠,便試著想讓他們交個朋友。

顧雲霆距離國內實在是太遙遠了,根本無法及時在他有需要的時候提供照應,而顧家跟他再怎麼有隔閡,畢竟也是一家人,終歸會比擦肩而過的陌生人對他多些善意。

容易這樣想著,主動在入座的時候跟他們兩個坐到了一桌。

顧老爺子的七十大壽是顧家很重視的大日子,凡是有交情的門戶都或多或少來人了,像容家這樣交情好的更是全家出動,因此在座位的安排上就冇那麼嚴謹了,基本上等於是隨意組合。

跟容易差不多年紀的客人也有不少,很快就自發組了個小孩桌出來,說來也巧,他們這桌除了她和顧歸帆還有容安安,包括顧正明在內,基本上都是姓顧的。

容易本來想把容崢也扣在這邊,結果他自來熟的個性相當受歡迎,已經跟一些比他小不少的孩子玩到了一塊,儼然是孩子王了。

這傢夥的個性這麼開朗,到底是像誰啊?

容易冇見過容宴西從前上學時在校園裡當風雲人物的模樣,隻當是容崢個性突出了些,感慨的對身邊的容安安說:“你們兩個要是能中和一下就好了。”

容安安集兩人的文秀內斂於一身,在陌生人麵前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不過看著非但冇有怯生生的意思,反而因著自小練舞,又是富養長大的千金小姐的緣故,很有一點出塵脫俗的高冷。

隻有熟悉她的人知道,她跟高冷其實是八竿子打不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