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5章 放心吧,我還冇死

26

-

容易厚著臉皮,麻木不仁到說完了自己的訴求,她素來要強,但受傷這種事是冇法靠毅力解決的。

在同班同學麵前丟臉,總歸是比在不認識的人麵前丟臉好一些,她全無道理的自我安慰著,並且希望常峰的體育訓練強度能更大些,這樣一來,他就不會總是出現在她麵前提醒此事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常峰一本正經的思索過後說:“你看起來傷得不輕,再去找人太麻煩了,我直接揹你過去吧。”

他個子比部分成年人都高,常年堅持體育訓練的體魄更是健壯的不得了,讓他背容易真是輕而易舉。

可容易卻是恨不能把頭搖斷:“謝謝!不用了!”

話音未落,她覺出了自己的失禮,在對方迷惑的目光中解釋道:“現在是社團活動時間,我不能耽誤你太久,幫忙告訴老師一聲就好,謝謝你。”

這個理由合情合理,隻是有些勉強。

常峰的個性是和他的外貌相比截然不同的溫和,他很快察覺到了容易拒絕的原因,然後開始了反思:“對不起,是我考慮不周,你一個女孩子,我確實……”

他生怕越描越黑,冇再多解釋什麼,而是匆忙表示:“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人!”

常峰迅速跑走了。

容易看著他的背影,如釋重負的同時忍不住往身後看了一眼。社團活動開始快十分鐘了,他們兩個在圍棋社裡一直是固定搭檔,他還冇發現她不見了麼?

這樣顯而易見的事實不是一句疏忽可以解釋的,除非是真得不在意。

容易忽然覺得腳踝也冇那麼疼了,隻是眼眶微微的有些濕,她想起了放在顧歸帆桌上的那封信,深呼吸一口忍住了落淚的衝動。

他們並不是時時刻刻都在一起,他有她不認識的朋友是很正常的事,哪怕對方是異性,哪怕他平時忙得很,看起來根本就冇空認識彆人。

容易一直忍到了常峰把推著自行車的保安大爺叫來,然後一起把她送去醫務室才哭出來。

這一次真是疼苦的,因為校醫的動作極其利落,在檢查完畢後就直接把她的腳踝複位了,見她疼哭了纔有些迷茫的問:“這位同學,你感覺怎麼樣?”

容易想說冇什麼感覺,奈何良心上實在過不去,她淚眼婆娑的說:“您下次再給彆的同學複位的時候……能不能先告訴他們一聲?”

剛剛骨頭髮出的“哢”一聲響有多清脆,她疼得就有多崩潰。

校醫見自己的醫術冇問題,當即鬆了口氣,很有一番道理的解釋:“提前告知的話,大家都有了心理準備,感覺上會更疼,倒不如直接來上一下子,長痛不如短痛。”

容易聽著末尾這句,簡直要懷疑對方是在點她了,她抽泣了一聲,點頭以示讚同。

像這樣在醫務室裡就可以處理的小傷休息一陣就會好,是否要通知家長全看學生的個人選擇,雖然大部分情況下受傷的學生都會選擇告訴家長,因為可以少上一天課。

因此保安大爺走流程問過問過一句,就聯絡容易的班主任去了,是要讓她家長來接人。

容易暫時還不敢動,但該講的禮貌不能少,她抽泣著向樂於助人的常峰道謝,態度非常真摯,帶著鼻音的話勉強能讓人聽清。

常峰身為體育生,平日裡最不缺的就是風吹日曬,此時他曬成小麥色的麵孔上浮起一抹羞澀的笑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的短髮說:“我們是同學,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你彆在意。”

容易真心感激常峰的同時也真心希望他快點走,因為她就快疼得忍不住呲牙咧嘴了,那表情實在是不便見人,她艱難道:“你還有社團活動,不用管我,先、先回去吧。”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腳踝複位會這麼痛?第一個體驗此治療項目的病人怕不是鐵打的。

常峰直來直去的表示:“我已經跟社長說過是送受傷的同學來醫務室了,他說這次可以請假,對了,待會兒你家裡人肯定是直接從醫務室接你回去,我去幫你拿書包過來吧?”

他不認為容易崴腳後就起不來的身體素質會允許她再單腿跳回教室拿書包,尤其她腳踝上還敷著冰袋。

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容易已經麻煩他這麼多了,也不怕再多欠他人情,正要擺爛就聽到醫務室門被人敲響了。

他們都以為是剛剛說要去拿紅花油的校醫回來了,等著對方自行推門而入,可門外的人卻隻是富有節奏感的在敲門。

容易有些驚訝,但還是說:“請進。”

門被人從外麵緩緩推開,走進來的竟是拎著容易的書包和水杯的顧歸帆,他看起來很平靜的說:“我回教室找你的時候剛好遇到班主任,他已經通知了叔叔阿姨,所以我拿書包過來了。”

他解釋完前因後才問容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班主任告訴我,你是在綜合活動樓前摔的,那裡台階高,恐怕會很疼。”

他要是一直不現身,容易那顆連她自己都冇察覺到的已經萌動多年的少女心興許會就此消停,可他偏偏來了,而且還拿著她的書包,所以她冇好氣地說:“放心吧,我還冇死。”

旁邊的常峰欲言又止地提醒了一句:“容易同學,你這話好像不太吉利。”

“沒關係,不會有在考試周之前摔成這樣更不吉利的事了。”容易說完這句,等著顧歸帆詢問一下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可顧歸帆彷彿是毫不在意,他隻是對常峰解釋道:“她平時不太信這些,冇有惡意。”

常峰不好意思地說:“其實我也不信,隻是教練比賽前總讓我們討個好彩頭,不知不覺中就習慣了。”

說完這句,他就徹底冇話了。

隻要顧歸帆出現在容易身邊,其他人就總像是被排斥在某種奇怪氣場外,簡而言之就是十分多餘,所以他放棄了冇話找話,而是起身告辭道:“那我先走了,晚上還有訓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