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9章 他得自己看重自己

26

-

顧雲霆是代表中心醫院參加的誌願活動,但他的同事不見得都是本院的人,而林喬現在的工作又是特彆的忙,即便是發動了人脈去到處打探名單,也不見得能在短時間內完成這件事。

在安檀拿到名單之前,顧雲霆先帶著試卷和作業上門拜訪來了。

他跟容易成為朋友這麼多年,接收到的上門做客的邀請數不勝數,但他總像是被絆住一樣,在確認對方並非客氣,而是真心想邀請自己之前,總也邁不出那一步,直到這次纔不得不來。

顧歸帆知道容傢什麼都不缺,可他不能因此就太不把自己當外人,在從學校離開後,特意去買了些水果,都是價格適中的應季水果,既不會顯得諂媚,也不至於看起來寒酸。

作為旁人傳言中顧家身份尷尬的私生子,他是不被人看重的,因此他得自己看重自己。

顧歸帆是趕在晚自習之前到的容家,他知道刻意避開晚餐時間反倒會顯得彆扭,所以該什麼時候到就什麼時候按響了大門外的門鈴。

容家老宅跟顧家格局類似,大門後麵都要先過一個院子,然後纔到主屋。

顧歸帆以為門開之後,他自己走進去,或者等家裡的傭人來引路也就是了,可電動大門緩緩敞開後,卻是容崢一路小跑著從裡麵出了來,他熱情招手道:“歸帆哥,我姐讓我出來接你!”

高一上學期的期末剛好是在元旦之後,此時距離過年已經冇幾天了,雖說已經過了白晝最短的那一陣,但傍晚六點半,天色也照樣是黑透了。

h市地處南方,算不上太冷,卻也跟舒適不沾邊,容崢穿著件薄毛衣,一看就是直接被容易從餐廳裡催出來的。

想來要不是她的腳踝還不方便,這時定是已經自己出來迎接他了。

顧歸帆想到容易現在八成要跳著走路的模樣,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一隻跳跳虎,然後他抿嘴一笑,看得正要往下說話的容崢打了個寒顫。

容崢哆嗦著抱了下肩膀:“歸帆哥,你剛剛的表情真是……咦!”

他本來想說肉麻,可看到顧歸帆瞬間正色起來,不由地擔心起是自己的錯覺來,一邊快步往裡走,一邊趁此機會悄悄說了幾句容易的“壞話”。

“你可來了,不然我姐一個人在家要無聊死了,我和安安要上學,爸爸媽媽要上班,奶奶和外婆他們出去玩還冇回來,她在家隻能喂貓,最近花生上了年紀,又不能多動,隻能看玉米……”

他平日裡毒舌的很,每次跟容安安吵架都能占上風,這會兒絮叨起來倒是也不顯得違和,就是讓顧歸帆有了一瞬間的失神。

容易曾經告訴過他,花生是隻老貓了,年齡隻比大褂小不到兩歲,而對貓來說,不愛動可不是件好事。

顧歸帆做好了心理建設,正要建議他們多帶花生去寵物醫院做幾次檢查,就已經走到落地窗外了。

容崢冇拿他當外人,自然也懶得走到前麵去走玄關,就直接抄近路。

顧歸帆差點就邁步上去了,等餘光瞧見自己的帆布鞋,這才停下道:“我還是走玄關吧。”

容崢滿臉疑惑:“為什麼?這樣可以——”

他話說到一半,忽然注意到了自己一邊說話一邊蹬掉運動鞋換拖鞋的動作,忙不迭地一拍腦袋錶示:“你等一下,我這就去拿拖鞋。”

光顧著省時間,連這麼簡單的事都給搞忘了。

容崢後退半步,想要換上運動鞋再去給他拿拖鞋,看得他連忙表示:“我還是自己去玄關換吧。”

他是第一次來容家,對佈局原本是毫不熟悉的,但他看著容崢這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勁兒,順著對方的目光看一眼就找到玄關的位置了。

房子再大,佈局也是差不多的,給客人準備的拖鞋總不能往裡麵放。

容崢生怕自己待客不周再被容易敲腦門,一把抓住顧歸帆的袖子:“不,還是我去吧!你彆動!”

顧歸帆不便跟他撕扯,卻也不好意思第一次上門就讓他給自己拿拖鞋,想跟著他一起去,又礙於腳上的鞋子沾滿灰塵,往光可鑒人的地板上一踩,必然會落下個明顯的腳印,隻能是僵持。

打破這局麵的人是容易,她在客廳裡翹首以盼了好一會兒,見容崢到院子門口等個人,花費的時間比跑八百米都長,便自行一瘸一拐地出來檢視情況。

然後她當場陷入了無語。

換個拖鞋的小事而已,這兩個人犯得上你推我讓的掰扯這麼久嗎?她順手抄起旁邊的抱枕扔了過去。

他們姐弟之間打鬨,相互之間扔枕頭是很常有的事,先前還玩過枕頭大戰。

隻是這一次容崢專注於跟顧歸帆掰扯拖鞋的事,直到抱枕衝著自己的腦袋飛過來,也還是在跟他就著我去還是你去的問題糾纏不休。

倒是顧歸帆福如心至,及時伸出手去接了住,而容崢看到抱枕才反應過來:“姐,你怎麼出來了?”

容易冇好氣的說:“我再不出來的話,廚房裡的湯都要燒乾了。”

天氣冷,為了讓客人能喝上一口熱湯,做飯的阿姨離開後,廚房裡的湯是由容宴西親自繼續煲的,他特意按照容易提過的放學時間將砂鍋端了下來,見人遲遲不到,不禁心生疑惑。

安檀看看時間,則是不失擔心的問:“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

容安安最是怕黑,這時就跟著點頭:“是啊,外麵天都那麼黑了,萬一歸帆哥騎車摔進溝裡怎麼辦?”

最嚴重的傷害往往由最真誠的人打出。

容易倒是不覺得憑顧歸帆的騎車技術會摔到溝裡去,但他這些年來一直推三阻四,不肯來容家做客,她毫不懷疑他會為了逃避而佯裝有傷,甚至索性故意摔傷。

這點忐忑的心思直到跟他見上麵才消失。

容易看似無奈,實則暗暗藏著欣喜的對容崢說:“你就不能把拖鞋給他穿,然後自己另外再去穿一雙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