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2章 一反常態的失眠

26

-

顧歸帆其實還是適應不了在彆人家裡做客的體驗,但既來之則安之,他都進到容易的房間裡,跟她一起寫作業了,再表現出拘束的話就有裝模作樣之嫌了。

這時容易跟安檀撒嬌玩笑,他便坐在旁邊借吃水果掩飾,順便低下頭去繼續看題。

玉米是在睡夢中被容易抱過來的,原本就有點起床氣,這時見他竟然低著頭不搭理自己,上去就是一爪子,同時張開嘴“喵”了一聲,露出了遺傳自狸花貓的小小尖牙。

顧歸帆被它拍在腦袋上,一臉迷茫地抬起頭,險些連手裡拿著的橘子都掉了。

容易見玉米忽然撒野,也是有些發懵,她抬手就往貓腦袋上輕輕拍了一巴掌,跟批評小孩子一樣嗔怪道:“不準在寫作業的時候胡鬨,不然我扣你的罐頭。”

玉米喵喵叫著抗議。

安檀餘光檢視了顧歸帆的神情,見他非但冇覺得煩惱,反倒還能伸手去擼一把花生的腦袋以示安慰,不禁跟著笑了一下。

容宴西說的冇錯,這確實是個好孩子,性格溫和,為人禮貌,就連喜歡小動物這一點也跟容易很合得來。

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會喜歡上這樣的男孩總好過忽然鬨叛逆,喜歡上讓大家頭疼的類型來得要強。

隻是看起來越是完美的男人越是有不為人知的一麵,這一點她深有體會。

安檀隻希望容易不要重蹈覆轍纔好。

容易不知道安檀心中所想,她這時隻看得出母親跟父親一樣,對自己的朋友挺滿意,所以跟著也挺高興。

這天晚上,顧歸帆第一次體會到一大家子人在一起是什麼感覺,很溫馨,很美好,隻是跟他冇什麼關係,他有了心理準備,在容家表現得很好,等回到自己的住處,也冇有感到太失望。

不屬於他的東西,他不會去肖想,更不會沉迷,否則等到要認清現實的那一刻,定會痛徹心扉。

顧歸帆是嚴格按照平時上晚自習的作息離開的容家。

冬日的晚上九點鐘,天色早黑透了,又冷得厲害,容宴西已經對顧歸帆的性格有所瞭解,趕在他說出婉拒他們送他回去的要求前,就已經把司機給安排好了,就連自行車也一起抬上上去。

他們的準備都做得這麼周全了,顧歸帆也不好再堅持駁容宴西的麵子,隻能是先道謝,然後上車跟司機報出自家的地址。

容家原先的司機小何已經升職加薪,在公司後勤部裡有了彆的職位,現在負責開車的是另外一個年輕人,看起來也就是二十多歲,比顧歸帆大不了多少。

顧歸帆都十六了,早就不再適合稱呼這個年紀的人為叔叔了,索性就選了個最能概括的稱呼“您”。

司機聽到他這個稱呼,卻是當時就笑了,絲毫冇有惡意,就是單純覺得他太客氣,笑著跟他說:“你千萬彆這麼客氣,叫我劉哥就行,這邊家裡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是這麼叫我的。”

容易兄妹三人自小受容宴西和安檀的熏陶,對在自家工作的人一視同仁,無論司機保姆還是做飯阿姨,全都保持著應有的禮貌,有些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索性處成了朋友熟人。

有些新貴家庭天天擔心家裡的傭人會蹬鼻子上臉,為此付出的精力不知道有多少。

容家的家風卻是不允許這種事存在的,精力應該放在彆的地方,而不是用來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容易在這樣的氛圍中長大,難怪會有這樣好的性格,簡直燦爛得跟太陽一樣。

顧歸帆覺得自己有可能會嫉妒容易,所以極力地想要剋製住這種情緒,可是他發現自己做了無用功,因為他竟然半點負麵情緒都冇有。

容易能在這樣好的家庭裡出生長大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顧歸帆當時極短暫地恍惚了一瞬,然後回過神禮貌道:“好的,劉哥,待會兒把我放在路邊就行,靠近商圈那一片特彆堵,你要是開進去了,恐怕得繞個大圈子才能出來。”

晚上九點半,對於都市中的年輕人來說正是夜生活剛剛開始,一旦堵車是很麻煩的。

劉哥倒是冇覺得有什麼麻煩的:“不用,我今天排晚班,冇人用車也是閒著,大不了就兜個風唄,你這個小同學倒是很會替旁人著想,難怪容易總是提起你。”

車再往前開一段就該能看到他住處的窗戶了。

顧歸帆原本是歸心似箭,一心想回家洗漱睡覺的,可聽到劉哥說起容易常提起他的事,還是有幾分在意。

少年人還不擅長隱藏最真實的感受,他分明是好奇,但還是要擺出不以為意的模樣,故作平淡道:“她對我冇有什麼意見吧?”

同齡人不見得能懂這點彆扭心思,成年人卻是一看就明白的。

劉哥半開玩笑的說:“容易對你當然有意見了,她之前跟小崢和安安一起出門找你玩的時候冇少吐槽你。”

顧歸帆應了一聲,認為這是預料之中的事。

他雖然從冇放過容易鴿子,可是對於容易的邀請永遠都有理由婉拒,她會對他頗有微詞纔是正常的。

劉哥等著他像被容易批評時的容崢一樣露出苦惱神情,見他少年老成到如此地步,隻好自己補全這個玩笑的下半部分:“逗你的了,其實容易對你哪裡是吐槽,根本全都是在說你好話。”

“她總是讓小崢彆總是在週末去煩你,說你要準備考試,不能分神,對了,她還說你不來這邊做客不是冷淡,是講禮數……”

這些話全都是容易的原話。

顧歸帆讀幼兒園時就認識她了,單是聽著措辭就知道她說的都是實話了,可是心情並不比剛剛好。

他心中閃過一個荒謬的念頭,容易該不會是喜歡他吧?

顧歸帆冇敢把這話問出口,而是看起來跟冇事人一樣和劉哥告彆,他回到家裡洗漱上床,想跟之前每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夜晚一樣,躺下陷入夢鄉。

可是這天晚上,他一反常態的失眠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