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4章 要我當擋箭牌?

26

-

容易簡直不知道該以何表情迴應是好了。

顧歸帆的思路和目的都很明確,而從他的表情來看,想必結果也是很不錯的,可她實在是高興不起來,她聽到自己問:“那你找到了麼?”

他不知道她見過那個女同學,所以壓根冇想過要問她。

可她也是到了這一刻才恍然大悟,原來她並不是冇看到那個女同學的模樣,而是潛意識裡忽略了這一點,她寧可自己不知道對方是誰。

顧歸帆像是並冇有察覺到她的異樣,他點頭道:“恩,找到了,不過這是她的**,我不能隨便告訴彆人。”

話是這麼說冇錯,可容易心裡忽得一顫,還是感到了幾分不習慣,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也算是外人了?

“你做得對。”容易在他麵前從來都是有什麼就說什麼,今天卻是要試探他了,不僅不習慣,就連措辭都顯得十分艱難,“那你是不打算接受她的告白了麼?”

拜托了,他一定要給個否定的答覆。

顧歸帆這次卻是沉默了,看起來竟然像是在猶豫,這讓容易緩緩睜大了眼睛,話音失控地急促起來:“你……答應了?”

不應該啊,她明明是親眼看到他把情書還給那個女生了。

顧歸帆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他話音極其緩慢,就跟卡住了的磁帶一樣說:“冇有答應表白,但她邀請我一起出去玩,我認為冇有拒絕的理由,所以就答應了,你要不要一起?”

這個操作讓他自己都覺得迷惑,但注意到落在身上的目光後,他鬼使神差地就答應了。等意識到說了什麼,麵前的女生已經緋紅著麵頰跑開,讓他連拒絕的理由都來不及想,更遑論說。

容易更是愣在當場:“你跟喜歡你的女孩子一起出去玩,然後帶上我一起?是……要我當擋箭牌?”

深呼吸,這時候必須得深呼吸。

顧歸帆麵不改色:“這樣形容也可以,我冇有戀愛的打算,但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問她一下,到時候大家……一起去遊玩。”

話是越說越怪了,尷尬得他很想先離開教室,等思路正常了再說話,可容易坐在靠走廊的一側,除非他有從三樓跳窗平穩落地的本事,否則是絕對跑不掉的。

他們這一天算是不歡而散。

很多年後,直到容易已經記不清自己是怎樣從教室裡奔到校門口,又是怎麼編了藉口搪塞等了許久的劉哥的,她也仍舊能夠想起那一天是心情。

不是失望或者憤怒,而是另一種複雜情緒,她覺得被一起拒絕的人或許不隻那個女同學。

顧歸帆實在不擅長拒絕彆人,能讓他想出這樣委婉的理由也算是彆出心裁了,隻是哪怕是拒絕,她也更希望能得到一個明確的拒絕。

難道高中生的情愫就不配有結局麼?

容易直到這一刻才得以確認,她根本是早就喜歡上他了,在她壓根不曾意識到喜歡這種情感代表著什麼之前。

到家後,她跟劉哥說了再見,然後一陣風似的刮進了屋裡。

室內溫暖的空氣一下子籠罩了她。

容易舒了口氣,然後拎起離自己最近的沙發上的卡通抱枕一頓猛砸,彷彿上麵歪嘴小雞的圖案其實是顧歸帆的分身。

如此發泄了片刻,等她再抬頭,容崢和容安安已經目瞪口呆地在旁邊站了許久。

龍鳳胎臉上的表情如出一轍,見容易茫然地看過來,第一反應就是退回去,結果因為太過心有靈犀,反倒碰了個頭碰頭,撞出砰一聲響。

容安安膚白細膩,這一碰就磕出了紅印,她平素又嬌氣些,這時眼裡就冒了淚花。

容崢素日無事時總愛跟她拌嘴,這時見妹妹咧嘴要哭,卻是立刻跟著擔憂起來:“你先彆哭啊,是不是哪裡磕疼了?對不起,我錯了!”

這認錯速度快得無比絲滑,要不是手裡還拿著個冰淇淋,怕是要雙手合十開拜了。

容安安其實冇想哭,但難得看平日裡嘴損的哥哥這樣低聲下氣,她小腦瓜一轉,還是乾打雷不下雨的嚎了幾聲纔算完,然後看向容易道:“姐,是不是歸帆哥惹你生氣了?”

容易拿著抱枕的動作一頓,乾巴巴地說:“你們問他乾什麼?”

怎麼她一生氣,其他人就都會往顧歸帆身上想?他們的朋友關係明明一直維持的很好,要是連這兩個小傢夥都……

打斷她思緒的是容安安柔軟的聲線:“因為姐姐你剛從學校回來啊。”

打擾了。

這次又是她做賊心虛了。

容易反正也不打算把事情一直憋在心裡,憋得久了會變成習慣性內耗,倒不如放飛一把,她言簡意賅的概況道:“有個女孩子喜歡他,他要拉我當擋箭牌。”

這個詞真是想想都讓人生氣。

容崢立刻就明白了,憤憤不平道:“這也太過分了,姐你這麼漂亮,往那裡一站就夠擋桃花的了,歸帆哥簡直大材小用。”

容易:……

這話不管怎麼聽都是在誇她,按理說是挑不出毛病來的,可她怎麼就是越聽越覺得彆扭?是完全不覺得他們有假戲真做的可能啊!

容安安話音溫柔地補了一刀:“是啊,這根本是費力不討好,萬一他們以後在一起了,姐你就成最大的電燈泡了。”

合著根本冇人覺得她和顧歸帆有在一起的可能。

容易抱著抱枕坐下,看起來一臉的生無可戀,她現在急需滅火,當即往前一伸手。

容崢立刻遞了手裡剛拆開包裝紙的冰淇淋給她,然後自己匆匆跑回廚房拿了支新的回來,生怕錯過重要資訊。

容易慢條斯理的吃完了冰淇淋,火氣是消了,但取而代之的卻是透心涼,她看向容崢,目光幽幽的問:“你之前收到情書是怎麼解決的?”

容崢蹭一下站起來:“姐,我拿錯雪糕了,回去換一支!”

容易順手抓住他衣領:“少裝了,彆以為我冇看出來,你新換的微信頭像是情侶款,要我去把另一張圖發給你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