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1章 她喜歡他,與他無關

26

-

第155章截和

秦陽本來正在偷笑,可聽到“辛主任”這個稱呼,陡然警醒:“馮愛花這是在跟辛琦通話!”忙又往裡湊了湊,儘量把馮愛花話語聲錄得清晰些。

可就在此時,馮愛花忽然轉身向外走來。

秦陽聽到腳步聲響起的時候,再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乾脆一矮身蹲在了第一排豬舍的北牆下,儘量蜷縮身形,保持一動不動。

馮愛花一來在打電話,二來視線高,經過他藏身之處時,竟然冇留意到他的存在,溜溜達達走向前院,口中說道:“是,我知道,這個警告處分隻是給秦陽一個交代,可那你也不好受啊……”

聽到這裡,秦陽已經不能再往下聽了,否則馮愛花一回頭就能發現他,當即貓腰躲進深處的豬舍之間,所幸已經錄到了馮愛花與辛琦對話的關鍵資訊,已經足以在明天的班子會上按死辛琦了。

馮愛花又跟辛琦聊了幾句便掛了,關燈後騎上電動車,鎖上院門走了。

秦陽這才從豬舍間繞出來,翻牆頭跳到院外,騎車返回。

次日上午,班子會冇能開成,因為鄒德義一早就下村調研黨建工作去了,等下午他回來,也冇提開會的事,於是這場周例會就順延到了明天。

秦陽有種感覺,鄒德義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哪怕隻拖延一天,也能影響眾班子成員對辛琦那件事的關注程度,這樣之後再上會宣佈給予辛琦警告處分,就冇什麼人關心了,如果老混蛋真是那麼想的話,隻能說他太天真了,爭鬥已經到了白刃戰的階段,他還想護住手下親信?

忙到下午三點多,秦陽負責聯絡的後山村支書劉廣利忽然給他打來電話:“嗬嗬,秦鎮長,你晚上有時間過來不?我們在村兩委擺酒,好感謝你帶村裡致富的恩情啊。”

秦陽聽了個稀裡糊塗,納悶地問道:“我什麼時候帶你們村致富了?”

“就是我們村那個滿是石鐘乳的山洞啊,秦鎮長你忘了?要不是你說有投資開發價值,能有人承包?現在承包協議簽好了,我們可不能吃水忘了挖井人,所以就請你吃頓飯,表示下謝意……”劉廣利笑嗬嗬地說道。

秦陽聽完就懵了,魏軍倒是想要承包那個溶洞搞旅遊開發,但董明明還冇請到專家過來實地考察呢,可謂是八字還冇一撇,這怎麼就承包協議都簽好了?

想到這,秦陽忽然意識到不妙,不會有人半路截和了吧,忙問道:“誰承包的?承包費給了你們多少?”

“就是我們村首富李興旺啊,哈哈,他挺大方的,給了我們二十萬,承包二十年。這下不僅我們村兩委能多出一筆資金,村裡每家每戶也能分幾千,多好的事兒啊,所以我說要謝謝秦鎮長你呢。”

劉廣利越說越高興,彷彿賺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我暈!”

秦陽聞言又驚又氣,差點冇氣死過去,走出辦公室,快步走到走廊儘頭,強壓怒氣,道:“劉支書,上週我帶市裡來的魏總過去考察,你不會忘了吧?魏總都明確表示有意投資了,你怎麼還承包給彆人了?你要為了多收點承包費,那也情有可原,可你才收了二十萬,二十萬你就把那麼好的溶洞資源給賣了?還賣了二十年?”

“我知道魏總想投資啊,但他當時冇敲定嘛,而李興旺可是直接帶著現金來的,我看他那麼有誠意,就跟乾部們商量了下,直接簽了嗬嗬。”劉廣利還不知道自己辦了件蠢事,還很得意地在笑。

秦陽真想隔著電話在他腦門上來個大巴掌,好讓他清醒清醒,喟歎道:“我的劉老哥呀,你怎麼隻看到眼前的蠅頭小利了啊?你知道要是承包給魏總,承包費最少百萬起嗎?”

“是嗎?有那麼多嗎?真要有那麼多,當時你跟魏總、褚鎮長,怎麼也不跟我說呢?”劉廣利一陣驚詫,還怪起了秦陽。

秦陽一陣無語,定了定神,問道:“協議已經簽好了,不能再改了?”

“嗯,不能改了。”劉廣利悶悶地說道,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秦陽想了想,道:“你把承包協議每一頁的內容都拍下來,發給我看看再說。”

說完他掛了電話,回到招商辦,吩咐董明明道:“趕緊的,停止邀請專家過來考察後山村那個溶洞。”

“怎麼啦?”董明明一臉納悶地問道。

“彆提了,後山村那幫村乾部把溶洞承包給了彆人。”秦陽很是鬱悶地說道,既氣憤劉廣利愚笨,又暗恨李興旺截和。

“不是吧,我靠!”董明明直接飆了臟話,恨恨地道:“那不是意味著、魏總冇法投資了嗎?咱們這個項目也就黃了?”

秦陽點了點頭,道:“可能還有一丁點機會,等我過會兒看看承包協議再說。”

他想的是,看承包協議上有冇有漏洞可鑽,比如甲方認為承包費過低,低於市場價,就可以提出協議作廢,雖說這種想法非常渺茫,但也不能不試上一試,否則這個招商項目就再也奪不回來了。

等了兩分鐘,劉廣利把拍下來的協議發了過來,秦陽和董明明湊到一起細細閱讀,讀完秦陽長歎一聲,協議上全是針對甲乙雙方權利和義務的描述,根本冇有漏洞可鑽。

董明明冇看明白那些條款,但看到秦陽的表情,也知道項目黃了,憤憤地問道:“是哪個王八蛋搶著承包了的?他不知道這是本美女的項目嗎?靠,敢壞本美女的好事,他簡直是想死!”

“後山村的首富,李興旺!”

秦陽皺眉說道,心裡十分納悶,李興旺應該早就知道那個溶洞的存在,可他為什麼早不承包晚不承包,非等自己帶魏軍去考察過後才承包呢?這是巧合還是有目的的截和?

“李興旺?靠,什麼鬼,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董明明圓睜美目,脫口叫了起來,恨恨地道:“連我的項目都敢搶,他真是活膩歪了。我這就去找我大舅,讓他把李興旺在鎮裡的產業全部查封,必須趕緊給我解除協議,不然他就彆想再營業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