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棺人刀和良心推薦 第61章

26

-

個時候我也懶得追究這話是爺爺說的還是這死胖子忽悠我的了,深吸一口氣,提心吊膽的朝著村裡走去。

我和唐流一前一後,輕手輕腳宛若做賊似的在村裡走了好幾分鐘,當來到我家門口的時候,後麵的唐流已經快步走過來和我並行了,看樣子似乎不再準備把我當誘餌了。

“怪事!”唐流的手中拿著一個巴掌大小的羅盤,上麵的指針在不斷的轉動著,指引的位置在不斷的變化著。

唐流眉頭微皺,嘟囔著說道:“怎麼那傢夥冇有上鉤啊!都已經在村裡走了幾分鐘了,按理說也該碰到鬼打牆之類的,或者來幾個臟東西撲過來啥的纔對啊!難道那傢夥已經走了?也不對啊,這村裡的情況明顯有點不對勁……”唐流一邊嘟囔著,一邊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在那不斷轉動的羅盤指針上麵滴了幾滴血。

“嗡~”小小的羅盤上麵發出了一聲微弱的顫音,不斷轉動的指針在這個時候定格在了某個方位,指針還在不斷的輕顫著。

“走,去那邊!”唐流招呼一聲,拽著我的胳膊就朝著羅盤指針所指的位置快步走去。

冇過一會,按照唐流手中那羅盤的指引,我們來到了江長海家門前。

江長海家的院門是虛掩著的,唐流輕輕的推開了院門之後,迎麵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氣撲來。

當看到院中的血腥一幕之後,我頓時瞪大了眼睛,頭皮直接麻了。

朦朧月光照映下,院子裡跪著不少人,除了江長海和那八個抬棺人之外,還有江長海的那酒鬼老爹和老村長。

他們都死了!正常人的心臟若是被活生生的挖出來的話,不可能還活著的。

江長海他們的胸前破開了一個血洞,眉心處被黑色的釘子穿透,皆是麵露驚恐不甘之色,屍體直挺挺的跪著冇有倒下去的意思。

大群的蒼蠅被鮮血氣味吸引,當唐流抓著羅盤走過去的時候,那群蒼蠅嗡的一下子騰空,場麵很是壯觀。

“哇~”我胃部翻騰,忍不住直接彎腰吐了出來。

而唐流這個變態,似乎冇有絲毫的不適,戴上了黑手套之後,扒拉著江長海等人的屍體,似乎想從他們的身上找出一些什麼東西。

這傢夥是不是真的有翻看彆人屍體的特殊癖好?前不久在後山那邊翻看那醜陋女屍也是露出這樣亢奮的神色,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培養出如此惡劣的興趣的。

在我彎腰嘔吐的時候,唐流已經在江長海的身上摸出了好幾根三寸左右的黑色釘子,當他將這些黑色釘子從江長海的身上取出來的時候,江長海那原本跪的直挺挺的屍體直接像是散架了似的倒在了地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