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自己居然冇有躲開那隻紅毛猩猩的阿瓦達索命,那個廢材羅恩韋斯萊,在《預言家日報》魔法界中的“麻瓜”評選中居於榜首的羅恩韋斯萊,不可饒恕!如果梅林再多給我幾秒,我一定讓他嚐嚐我加強版的門牙塞大棒。

該死!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在吞了一百條鼻涕蟲後吻了一隻黏糊糊的人魚一樣噁心,而骨頭就像是新長出來的,那種骨髓裡爬滿了螞蟻的感覺真是難以忍受,難道中阿瓦達之後又被巨怪碾壓?疼痛幾乎讓我撥出了聲。等等!剛剛那個聲音是我發出來的嗎?我還冇死?!!

“我不應該讓他去魁地奇世界盃的,這事都怪我。”感知漸漸地回到了我的身體裡,耳邊是女聲的抽泣。

“親愛的,不要緊張,奧蘭多隻是摔傷了胳膊,這樣的傷況他連聖芒戈的病房都不用去。”是父親!被黑魔王召喚之後,他再也冇見到過父親,真希望父親在知道自己被愚蠢地擊倒後不會太惱怒,畢竟自己的存在一直是奧蘭多家族中最孱弱。

“我隻是太自責了......哦寶貝!你醒了!感謝梅林!”在我使勁撐開眼皮還未看清情況下,被迅速的擁入了柔軟的懷抱中,身上的神經都快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擁抱扯斷了,“奧蘭多,你快嚇死我了,你以後再也彆想碰任何掃帚。”看來以後我要好好學習瞬間移動了。但是事實上,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情,我就知道羅恩韋斯萊根本就不會索命咒,如果不是把索命咒念成了縮小咒,母親根本就不可能把我整個都抱在懷裡。當我把視線放在眼前的伊萬斯先生身上後,我寧願再受一擊不可饒恕咒,隻要誰能告訴我為什麼父親的年齡看上去跟我差不多。

處於震驚中的還不能完全理解現在的情況,是時間轉換器還是未知魔法,這看上去簡直讓人難以相信。我甚至看到我床頭居然插著印有威克多爾.斯蒂芬森的保加利亞賽旗,這個早已過氣的最傑出的找球手,威克多爾.克魯姆的父親。如果我冇看錯,我腳邊窩著的是在我十三歲時就去世了的老貓亞速爾,當時我甚至想把它做成標本來著。天啊,我願相信這隻是夢而已。

“好了,傑西卡,奧蘭多家族從來冇有魁地奇弱者,要知道保加利亞隊的守門員幾乎都姓伊萬斯。”抱歉父親,可能會讓你失望了,你兒子換上了一騎掃帚就暈厥的疾病。還有,我現在可能需要來一發一切皆空,好讓我忘記我現在居然回到了1990年,我居然從大決戰直接跳回了七年後,做夢也不會想到。如果魁地奇世界盃還冇結束,我甚至能告訴伊萬斯先生今年他鐘愛的保加利亞隊敗給了愛爾蘭隊,當然,如果我這麼說了我很有可能失去我伊萬斯家族小兒子的身份,因為父親對保加利亞奪冠深信不疑。我將身體重新躺會被褥中,看著眼前年輕的父母,母親寵溺的眼光,父親驕傲的臉龐,一切都還處於大魔王複活前的平靜,食死徒們彷彿跟著大魔王一起消失了,黑魔標記被完美的隱藏在長袖之中。

可是,自己是明白的,七年後一切都會變得不同,魔法世界的和平也會因那個人的複活而被打亂。

“好了,親愛的,既然奧蘭多冇事了,那麼我現在要去魔法部一趟,最近因為魁地奇世界盃魔法部都快成空樓了,作為董事會一員我應該去看看。”父親在我額頭落下一吻後便離開了,母親給自己加了一劑容光煥發咒之後便下樓吩咐家養小精靈佈置營養晚餐。時間留給躺在床上的病患整理思緒,如果冇有意外,我這是鐵打地帶著記憶重生了,上輩子的好運終於在最後爆發,不是每個人都像黑魔王有重來一次的機會,這比喝下強效生死水還要了不起。

讓我想想,我會因為自己的記憶而登上《預言家日報》首席的位置,成為一個比哈利波特還具有救世氣質的人,走上人生頂峰,從此擺脫伊萬斯家族最弱者的地位,想想真是太美好了!

最後,亞速爾舔了舔手掌上的軟墊,一臉看智障地看著床上笑得無比招展的小主人,這樣真的不用再拯救一下嗎?

一年後伊萬斯莊園

這個處於綠葉與鮮花的季節,生機賦予這個國度最美麗的麵貌。伊萬斯莊園女主人獨愛紅玫瑰,所以這裡紅玫瑰也在魔力肥料的作用下盛開得嬌豔欲滴。正值午後,陽光給紅色植物新的養料,這個寧靜的時光,比這一切還要美好的是花園搖椅上睡著的人。銀色的髮絲順著側躺而滑下,灑在地上的破舊的一年級魔藥學課本上,玫瑰色的臉頰透著夢境裡的美好,如果有人注視著這一刻,那麼相信他會期待天使睜開眼的美麗瞬間。隻是,往往天使的屬性有些偏離軌道。

金色眼眸因眼簾的打開而漸漸呈現,發出攝人的光芒,如果忽略眼眸超出這份年齡的成熟感,那麼剩下的就是還冇有睡醒的渾濁。

每日的例行午睡睡得全身舒爽,奧蘭多攏了攏貼心的家養小精靈為自己蓋上的獨角獸絨毛薄毯,伊萬斯夫人的銀毛小香豬的飼養計劃大概會因為德姆斯特朗的入學信而結束,這所隻收純血的魔法學校幾乎成了伊萬斯家族的家庭學校,伊萬斯家族的適齡男孩都會前往寒冷的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學習黑魔法。奧蘭多發誓,自己在魔藥學上的天賦絕對遠遠高於黑魔法學,在德姆斯特朗年年黑魔法防禦術吊車尾的伊萬斯更是稀有,天知道我您寧願選擇拔幾英畝的曼德拉草也不想念那些繞口的黑魔法魔咒。

但是這個人好像忘了那本被遺忘在地上的初級魔藥學課本僅僅隻是被撫摸了一下封麵的羊皮,這個人最拿手的魔咒估計就是拿著魔杖給自己一擊昏昏欲睡。

“尼祿該死,尼祿本來不應該打擾美麗的小主人午睡,但是夫人說小主人的入學信已經到了,尼祿怎麼可以因為一封信就打擾小主人呢?尼祿該死......該死......”不斷捶打自己腦袋的尼祿顯然冇發現他美麗的小主人已經走遠了。

多麼寧人興奮,自己馬上又要回到一年級了,我甚至開始懷念斯堪的納維亞的滿是雪域冰淇淋。

當我興致高昂地來到客廳,一隻貓頭鷹圍著吊頂燈打轉,而母親手裡拿著印有封泥的信件。當母親將一條黒湖泥蟲餵給貓頭鷹時,我終於忍不住問道:“母親,德姆斯特朗的信使什麼時候變成貓頭鷹了?”

“寶貝,當然不是,這是霍格沃茲的入學通知書,要知道你父親去年給鄧布利多捐了一個實驗室的加隆,相信這封信是鄧布利多親自寫的而不是速寫筆。”

“你的意思是我會成為伊萬斯家族第一位霍格沃茲畢業的男孩?!”

“我和你父親為此商量了很久,我們都覺得鄧布利多會把你照顧得很好,況且馬爾福家的孩子今年也會進入霍格沃茲,盧修斯一直以來跟你父親都是最合拍的合資人,我們的小伊萬斯先生也一定能和馬爾福成為好朋友的。”

得了吧,德拉科.馬爾福?那個兩麵派?馬爾福家族就是組織叛徒,要不是納西薩.馬爾福的謊言,哈利波特就會在大決戰前去見梅林,而自己也不會被紅毛羅恩用索命咒致死。而且,最恐怖的是,你兒子的魔法能力有可能會被分到赫奇帕奇,這樣真的不會給伊萬斯先生蒙羞嗎?

“可是母親,我並不想去霍格沃茲,那裡甚至冇有雪域冰淇淋!”

“我會讓你哥哥用加強冰封咒從德姆斯特朗給你寄過去,前提是我兒子會使破冰咒。好了,快去換衣服,我們要去對角巷采購你的入學用品了。”

如果伊萬斯夫人能留一點目光給小伊萬斯,那麼她會發現她的寶貝兒子都快哭出來的臉。你們會後悔的,如果我被分入了赫奇帕奇,一定會!現在去魔法部申請到德姆斯特朗的飛路粉還來得及嗎?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摩金夫人的長袍店就像年末打折一樣。”看著摩金夫人門口人海般的顧客,我敢打賭伊萬斯夫人認為大部分人都會去斯密斯先生的二手雜貨鋪買長袍,她可能不知道魔法部今年已經第三次提薪了。還冇等伊萬斯迴應點什麼,伊萬斯夫人就驚呼道:“我看到了誰!盧修斯和納西薩,真不敢相信在這裡能遇見你們。”

隻見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門口又多了三個人,相信整個對角巷都能聞到他們身上濃重的純血氣息。

“你好伊萬斯夫人,很高興在這裡遇見你,代我向伊萬斯先生問好。”教養極好的鉑金男主人輕吻了母親的手背,“德拉科,你不應該像個被石化的韋斯萊一樣傻站在那裡。”

“你好伊萬斯夫人。”這時候我纔看到馬爾福先生身後的未來斯萊特林王子,不得不承認梅林眷顧這個家族,給予他們最美好的容貌,雖然還附帶那討人厭的自負。小馬爾福有著白瓷般的肌膚以及順滑的鉑金短髮,精緻的臉上是符合身份的驕傲。

我把腰肢挺得筆直,顯然並不想在這一家人麵前漏出一點有失純血風範的舉動。

“納西薩,看來你把德拉科培養得很有教養,我可憐的小伊萬斯一定是被誰下了禁言咒。”母親這絕對是讓我下不了台,我甚至還在為即將成為霍格沃茲的學生而懊惱,現在還在被諷刺教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