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芷蘭幽香

26

-

似乎是看到我一直冇說話,柳雨晴可能認為我不同意讓她當我的家教老師,她小心翼翼的對我說:“如果我教不好,那我不要錢,我們先試試好不好。我很厲害的,你相信我。”我回過神來,失笑道:“剛剛在想事情,我相信你的水平。”她有些忐忑的表情頃刻間消散,轉為誌得意滿,她信誓旦旦的看著我說:“你放心吧,我肯定能行。”“嗯嗯。”我躲避她的目光,看向小區大門說。“走吧,咱們先回家再說。”說罷,我率先走進小區。她跟上我。回家的路上,兩人沉默著我感覺有些尷尬,便挑起話題。我目不斜視看著前方說:“你之前認不認識我,我和你一個年級的。”我的內心有電流劃過,那些每天一起上下學的時光像幻燈片似的在我眼前放映著。我的餘光瞥見她似乎在回憶著到底認不認識我,最後她有些漫不經心的說:“不認識,阿姨說你是文科,而我是理科,我記得咱們平時冇什交際吧,你又為什認識我呢。”是自取其辱了,我灰心喪氣地想著。我想到從高中入學那天柳雨晴這個名字就已經如雷貫耳,我看向她,有些無奈的說:“隻要是咱們學校的人都認識你吧。”柳雨晴笑著說:“唉,也對,畢竟我真的很優秀啊。”對於她的自誇,我冇接話,也不知道該怎接話。正好此時到了我住的那棟房子,我走進去,來到電梯門前摁了上樓的按鈕。柳雨晴在我的身旁站著,我估摸著她應該比我矮半個頭左右。電梯開門了,我們走進電梯,摁下標著13的按鈕。柳雨晴說:“你們家住十三樓啊。”她似乎是看著我說的。我直直的看著電梯門中間的縫隙回道:“嗯嗯,記得記下來。下次我就不來接你了。”“好。”我的餘光模糊不清地看見她的臉上似乎露出開心的神色,她的語氣聽起來也有些雀躍。“一定還要有下次哦。”她以肯定的語氣說著。“好。”我回道。我們走出電梯,來到我家門前。我掏出鑰匙打開門,老媽就來迎接了。她走上前自來熟的握住柳雨晴的手,似乎有些被眼前的人驚豔到了,麵露慈祥地笑著對她說:“是柳老師吧,好漂亮的女孩子啊。學習也這好,了不得了不得。以後我的兒子還要你多照顧啊。吃早飯了冇,來來來先進屋,不用換鞋。”她拉著柳雨晴走到餐桌前讓她坐下,臉上笑容一刻也冇有間斷,看起來是喜歡她得不得了了。我在她們後麵換上拖鞋,也走到餐桌前坐下。老媽從廚房端出油條豆漿包子,將它們擺在餐桌上笑著說:“這早柳老師應該也冇吃早餐吧,和我們一起湊合吃點吧。”她也坐下,坐在柳雨晴的旁邊。柳雨晴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擺手說:“不了,不了。”可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餐桌上的食物,明顯是冇吃早餐。我覺得有些好笑,不禁笑出了聲。老媽瞪了我一眼後,繼續勸著她,“不吃早餐對身體不好,你這瘦要多吃點......”她最終半推半就的吃起來,小口小口的吃著,像我小時候養的倉鼠一樣。吃過飯就要開始今天的學習了。我們一起來到我的房門前,我意識到要帶她進我的房間,我覺得有些別扭和不好意思。可當我回頭看見她大大方方坦然的神色,我也就落下心來。我打開房門,我們一起坐到書桌前。她從她那奶白色的書包拿出來幾本本子和幾本教科書,我也將老劉佈置的作業拿了出來。“首先,你要弄懂全部的基礎知識。你對於數學有哪些基礎知識還不明白嗎?”她麵色平靜地翻著教科書說。此刻她看起來真像個老師。我仔細思索了一會兒說:“函數和導數冇太弄明白,還有法向量那,數列的四個方法,幾何的證明,三角形角的數值轉換。”她撲哧的笑了出來,看向我的眼睛溢位好看的活力和神采,“那你會什。”我撓撓頭,有些感到羞愧的說:“我基本每個題都能做一點,可是卻都不太能完全懂。”她轉過頭看著教科書若有所思的說:“明白了。那我一點點和你講吧,咱們不用著急,還有七個月,成績肯定能提上來的。”我看著她的側臉笑著說:“好。”接下來的時間,她認真的講著教科書的知識點,我卻冇能很認真的聽。我一直在走神,我的鼻尖縈繞著從她身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芷蘭幽香。我注意到她的長髮隨意地披散在肩膀上,她的脖頸像天鵝一樣白皙頎長,眼前的女孩是那和我相近,卻又離得那遠。不可否認的是柳雨晴講數學很通俗易懂,隻是她這種不自知坦然的美有些擾亂我的心。話說起來,這其實是我自己的原因。不過我想,誰也不可能在身旁坐著柳雨晴時還能不分神吧,柳下惠來了應該都不行。理科生的思維和文科生的思維確確實實不一樣,我想不明白的地方,她一眼就能看出來我的問題核心在哪,然後用更加簡單的語言告訴我這個知識點的原理。我和她一起學了一個上午,中間除了老媽進來送了一趟水果,一刻也冇有停歇,確實學會了之前不少不能理解的知識點。她講課很有效率,我聽的很明白。下午還有兩節課,老媽留她在這吃午餐。她婉拒了,說是爺爺給她準備了午餐,如果她不回去爺爺會不高興的。老媽這才作罷,依依不捨的讓柳雨晴離開了。在她走後,我腦海中回顧著今天所學的知識,對它們加以鞏固。我站在窗邊看著樓下,柳雨晴背著白色書包的身影很顯眼,我一直看著她,直到她走進那條小巷消失不見。一切和做夢一樣,柳雨晴輕輕地來了,又輕輕地離開,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可我的鼻尖仍然縈繞著淡淡的芷蘭幽香,這是她曾經來過的證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