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80章 聖靈族,聖靈五子之一,陰陽子

26

-

郭敖牙關緊咬,捂住不斷滴血的右臂,怨毒的看向餘寒,目光卻帶著幾分驚駭。

洞虛勁與撼天錘相互融合,釋放出近乎原力量的三倍,可依然如此之快的敗於對方之手。

而且,對方僅僅是一株草的武魄。

然而,在那一刻破開洞虛勁與撼天錘融合一擊的那一劍,卻鋒銳的駭人。

或許隻有自己能夠感覺到,那一刻劍氣襲來之時,撼天錘反饋過來的深深無奈,近乎是一種不可匹敵的力量。

“郭……郭師兄……”另外一名弟子早已經目瞪口呆,麵如土色的看著郭敖,不知如何是好。

郭敖咧嘴笑了,然後看向餘寒:“廢我一條手臂,你的心好狠,不過,你忘記了你自己的地位和我的地位,此事,不算完!”

餘寒也笑了,他的笑容很平靜,帶著幾分憐憫的看向郭敖:“你之所以敗得這麽快,就是因為你心裏始終在想著家族的力量,你依靠慣了,從而缺乏了那種放手一搏的果決,否則,以你洞虛勁和撼天錘的糅合,或許還能多堅持兩招。”

郭敖臉色變了變,從懷中掏出一顆丹藥服下,目光閃爍著幾分狠辣。

可是不等他開口,餘寒卻先一步說道:“罷了,和你說這些廢話也無用,對牛彈琴而已,丁進,我們走!”

言罷,便欲轉身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半空中忽然綻放開一道春雷,一道身影瞬息而至,降落在郭敖的麵前。

單手一指,地麵上的那隻斷臂飛入手中,掌心光芒閃爍,將這隻斷臂按在了郭敖的肩膀上,同時,掏出幾顆大丹揉碎,敷在傷口之上。

“快些去藥堂,或許這條臂膀還能保住!”這名長老微微開口。

郭敖在另一名弟子的攙扶下,迅速的離開了,長老這才將目光轉移到餘寒的身上,寒芒乍現。

“小小年紀,出手狠辣,講武堂豈能容你?”長老雙目微眯。

餘寒微微一笑:“如果我實力不及他,今日或許將一條性命留在此處,那時,你是否也會說出這番話來?”

“你不必混淆視聽,傷人者,必將受到懲罰,你自廢修為,離開講武堂吧!”長老揮手道。

餘寒不怒反笑,嘴角彎起一絲好看的弧度:“講武堂堂規有言,同門弟子之間,禁止武鬥,然如有無故挑釁者,可一戰,後果不論。這位長老,莫不是連這都記不清楚?”

長老冷笑連連:“堂規不是給弱者製定的,我站在這裏,我就是堂規!你若不肯出手自廢,那便由我來代勞好了!”

說完,他一步步朝向餘寒走去!

餘寒眼中寒芒閃爍,伸手取下背後的一隻粗布麻袋。

長老臉色微微一變,腳步不由自主的停下,因為餘寒手中的那隻布袋,有一種危險的氣息在流淌,甚至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所以他冇有選擇繼續上前,而是看向了餘寒。

“長老不妨可以試試,強行執法的代價!”餘寒目光閃爍。

“呼——”衣袂破空之聲傳來,又是幾道身影同時降落下來,感覺到現場劍拔弩張的氣氛,這三名長老同時眉頭一皺。

“郭長老,發生了什麽事?”一名長老問道。

餘寒心中一動,果然是郭家的人,怪不得如此護短,不過想要在自己身上討得便宜,卻不是那麽容易的事。

掌心布袋裏麵,放著一件兵器。

是許飛臨走時,讓雜役弟子交給餘寒的。

名為天機亂,算是一件法器,上麵鑲嵌著元石,輸入真氣,引動元石的力量,可進行誅滅一擊。

然而隻有一擊。

算是許飛丟給他一個保命的手段,如果不是此刻這名長老逼迫得太緊,餘寒絕對捨不得在這個時候用出這件寶物。

好在,那三名長老及時趕到,雖然多半是敵非友,但卻得以喘息,緊迫的目光也不由得鬆下來幾分。

聽到其他長老的詢問,郭長老咬牙道:“此子傷我郭家弟子!”

餘寒身旁剛剛甦醒過來的丁進終於抬起了頭,踏前一步道:“稟告諸位長老,那郭敖一直都在此處等待我和餘寒,適才我們剛剛從劍閣走出來,他就朝向我們出手,餘寒傷了郭敖,隻為自保,還請長老明察!”

郭長老眉頭一皺,掃向丁進,豈知丁進根本冇有將目光看向他,而是別過頭去。

餘寒心中一暖,這個慫貨果然冇有辜負自己,至少此刻站出來,也算是有點成長了!

三名長老同時皺眉,之前說話的那人低聲朝向郭長老說道:“他身邊有其他證人在,強行處置不免落下口舌,此事當圖謀以後,外院郭家弟子眾多,比郭敖強的大有人在,此刻隻需略作懲罰即可,由弟子出手,比我們親自出手要好!”

郭長老正需要一個台階,因為餘寒手中布袋那件未出世的東西太恐怖了,當即目光閃爍,點了點頭:“由你做主。”

那長老淡淡一笑,剛要開口,郭長老卻傳音道:“將他手裏那布袋要過來,裏麵是一件了不起的東西,很恐怖!”

後來的長老臉色不著痕跡的一變,隨即恢複自然,然後看向餘寒:“你出手太重,若不懲罰,難以服眾,然而念在你剛剛入門,可從輕處理!”

餘寒終於鬆了口氣,料想這長老也不會誠心誠意的幫助自己,而且此人目光不著痕跡的朝向自己手裏的布袋看了多次,不由得冷笑不已。

“多謝長老公正,如此,餘寒便退下了!”餘寒急忙開口,不想與之產生太多的交集。

長老微微道:“你可以離開了,不過以後,劍閣大門,再不許你們兩人進入!”

餘寒眉頭忽然一皺,抬頭看向這名長老。

長老卻是笑道:“這是我和其它兩位長老為你爭取到的唯一機會,你若是不肯妥協,此事便有你們自行解決!”

餘寒咬了咬牙,不讓自己進入劍閣,就等於封死了所有的道路,然而他也知道,此刻若是不妥協,自己冇有絕對的力量與這些人對抗。

當即隻能搖頭歎了口氣,剛要開口之際,緊閉的劍閣大門忽然打開,那名守護劍閣的老者從中一步步走出。

聲音卻率先傳遞了過來:“我不同意這個處理!”

四名長老,甚至包括餘寒和丁進,都將目光落在了這名長老身上。:筆瞇樓

劍閣長老緩緩走到餘寒麵前,然後朝向後來的那名長老說道:“此事依照門規,這兩個小子並未做錯,而且就算要罰,連適才那個郭家弟子,也脫不了乾係!況且,入不入劍閣,是我說了算的!”

“你——”四名長老同時眉頭一皺。

連餘寒都忍不住驚訝,劍閣長老這副態勢,好像是來幫助自己的!

“劍閣長老不要忘記,外院的事務,你冇有權利過問,你的任務隻是守護劍閣!”後來的那名長老開口。

劍閣長老卻笑道:“我現在決定的,就是劍閣的事情!與你戰長老無關!”

然後轉頭看向餘寒兩人這邊說道:“從今以後,你可隨時進入劍閣!”

“劍閣長老,你的決定,需要長老會共同確認!”戰長老不依不饒。

郭長老也目光閃爍道:“劍閣長老,請三思!

劍閣長老大手一揮,並冇有理會兩人,而是朝向餘寒兩人呢說道:“進入這個範圍,就是劍閣範圍,你們可無恙!”

四名長老臉色鐵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後還是郭長老冷聲道:“此事,定會上報長老會!”

劍閣長老輕輕“哼”了一聲,隻是淡淡一笑,不予理會。

“那個……劍閣長老!”餘寒撓了撓腦袋,欲言又止。

劍閣長老眉頭一挑:“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我想帶丁進一起進去!”餘寒用最快的速度說道。

劍閣長老有些微微發怔,指著丁進說道:“我說的就是他,可隨時入劍閣!”

餘寒滿臉惆悵:“那我呢?”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別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麽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麽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麽。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麽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麽,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