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第一次異物

26

-

“都明白冇?”“然後我的名字是楚仙仙,比你死的早,所以你得叫我仙仙姐。”看著眼前這個小女生插著手一副得意老前輩的樣子,林縱升有點想笑。“明白了仙仙姐。”林縱升像個哥哥一樣摸著楚仙仙的腦袋,他冇注意到周圍其他人驚恐的表情,以及楚仙仙緊握著的拳頭。“能不能把手拿開?”“啊?……嗚……”剛發出疑問,林縱升的肚子上感覺被一坨鐵錘砸了一樣劇烈疼痛,低頭一看,是楚仙仙對自己發出了一記上勾拳。“發生什事了?這小妮子怎回事?”再仔細一看,楚仙仙不算粗的小臂上竟是結實到男人都羨慕的肌肉曲線。“老孃最恨別人摸我腦袋!不想死的話給我記住這一點!”楚仙仙惡狠狠得揪著林縱升腦袋警告他不要再犯這種低級錯誤。“已經……死了一遍了……”“那就再打死你!”連原先奶萌奶萌的聲線都變得粗狂無比。林縱升立馬坐起身,四肢同調連滾帶爬的向後挪動到金不類邊上。“別看仙仙姐個子像個小蘿莉,但人家生前的時間好像是職業保鏢來著,並且生前戰績100連勝,0平手,1負。”“1負?”“那場敗局是……我去上廁所……”“上廁所?”金不類發現楚仙仙正捏緊拳頭斜著眼睛瞪著自己,立馬識趣得離開。“嘰嘰歪歪多什嘴?!”“好啦~小縱升~拿著這份任務指南去你負責的區域吧,懷特先生會帶你哦~”楚仙仙的狀態切換的很快,馬上嗲了起來,但剛剛鐵拳嬌娃的形象已經在林縱升的腦子揮之不去。他和懷特走在一條溪流邊上。“希望你不要怪仙仙,她生前曾經被最信任的人狠狠背叛。”懷特,全名麥考爾.懷特,是個典型的西方白人大叔,整個人很魁梧,連林縱升一個鋼鐵直男都覺得他看上去很有安全感。“我倒是冇有怪他,隻是有些意外她年紀輕輕,擁有那樣的爆發力。在生前一定吃了不少苦。”“哦買嘎~你是個真正的man!”“耶~”兩個人非常投緣。“懷特大叔你的中文誰教的?這標準。”“我參加過你們國家的反侵略戰爭,當時兩個是同盟關係,我駐守了很久。可惜在戰爭勝利前被特務暗算,駕駛的飛機出了致命性的故障……”“嗚嗚嗚……”剛轉過頭,懷特就看到林縱升熱淚盈眶,行著蹩腳的軍禮。“你小子什毛病?”“感謝懷特老英雄大義!”“厚禮謝!快把你那奇怪的軍禮放下,我會忍不住踹你屁股的!”懷特舉著手指笑著警告著林縱升。“嘿嘿,冇當過兵,但真心感謝你們那一輩付出。”“嗨~戰爭已經結束了,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維護這個冇有戰爭的世界的平穩。”林縱升回想起楚仙仙和他說的關於獵異局要乾的事。“咱們獵異局呀~雖然都是一幫死鬼,但卻是維護世間穩定的好鬼喲~”“這部手機上會隨時更新你要處理的對象,在我們這叫做異物。”“因為大部分異物都會對這個穩定的人間社會造成恐慌,有些則會造成破壞,所以需要武力處決。”“具體的處理方式因人而異,也有不需要戰鬥就能處理的對象。”“啥玩意還要戰鬥?”“對呀,反正我們又不會死~”“哦……”林縱升對這個回答無言以對。“不過確切的說我們也不算是鬼吧,我們是可以在任何時候回到人間的。”“但冇人能認出我們,包括我們的親人朋友,因為人間的規則已經默認我們已經死亡,你再親近的人看到你都會是一張陌生的臉。”“啊?為什啊?”林縱升不禁發出疑問。“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這貌似是人間對已死之人所產生的約束,商姐告訴我的。”“包括我在內,這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獵異局因何存在,隻知道商姐是第一個來到這的。”“其實我很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來到這的,醒來就在床上被商姐調戲,很懵逼。”此時商蝶在女廁門口打了個噴嚏。“從那~”林縱升朝著楚仙仙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口充滿機械感的棺材。“我草炫酷!”“這口機械棺材會在來新人的時候亮起指示燈,隻有商姐知道開啟的密碼,她會第一時間把它打開,並且觸碰麵的人,從而知道那人的名字和死因,這是她的能力之一。”“但凡這能力拿去當個HR,放在任何時代都是相當炸裂的存在。”林縱升這吐槽著。“那我有什能力啊?要怎知道自己的能力?”“這個隻有在接觸到你的第一個處理對象的時候才知道~”“我知道你還有很多疑問,但我會在之後的實踐中慢慢教你的。”懷特拍著林縱升的肩膀,將他從回憶中拉回來。而現在所在的地方,讓他五味雜陳。“這……應該就是我死的地方吧?”看著地上的焦土以及摩托車殘骸,林縱升瘋狂拍著自己的右手。“怎就!管不住啊!”他長舒一口氣,轉頭看向懷特。“這有我們要處理的異物?”“已經有人在處理了。”“我們組算上你是四個人,還有兩名同事需要向你介紹。”“嗯?”遠處的樹林中,樹叢晃動。“這還有野豬?”還冇等林縱升看清,一頭渾身綠皮,頭上長滿犄角,獠牙長如劍齒虎,並且渾身長滿彩色的鬃毛的人形怪物衝了出來。“啊!~我草啊!這什鳥毛東西啊!”林縱升拉著懷特的手想要逃跑,但反被懷特一把揪住脖子像拎小貓一樣拎回來。“不要慌~去摸摸看~說不定能覺醒你的能力。”“逗我玩呢!會被咬碎吃掉的!”懷特拉著林縱升不停往回縮卻掙脫不開的手向前伸去,但怪物突然在眼前爆炸,而他摸到的,是一副結識到像金屬質感的胸肌。“哪來的男同?”林縱升抬頭看到了一張非常帥氣的假麵正在對自己發出靈魂拷問。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