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64章 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5)

26

-

可是,那又如何呢?

那一個個漫長孤冷的夜晚,輾轉難眠之時,她無時無刻不會想起那些冤死於肖氏的魂魄,明知肖氏是不可撼動的山,可她又怎麼能讓自己安然入寢?

度日如年,寢食難安。

她自知渺小如蟲蟻,撼不動高山,但當機會擺在她的麵前時,她如果再不去爭取,她的餘生……會安寧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肖氏的?她想了想,還是朗善福利院的院長帶她去京城的那次。

從那次開始,她才知道,“善良”的幌子下是肮臟的交易還有數不清的黑暗,她不是第一個受害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福利院經常會有一些孩子離開,見怪不怪。

她一直以為那些孩子是被人領養了,直到那次之後她纔開始懷疑他們的去處,真得是被領養了嗎?

在京城的會所裡,她穿著漂亮的禮服被帶入到一個高階的會所,那裡紙醉金迷,有著她不熟悉的氣息。

她原以為來京城會很快樂,然而,當她被帶入包間,一道又一道如狼似虎般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時,她感到了害怕。

刹那間,她想逃,想跑!

但這個念頭剛剛湧起,帶領她的人將她按在包間的酒桌上,關上了門!

她至今都記得那一桌人,多以五六十歲的男人為主,還有幾個長相妖媚的女人。

那些男人不停讓這幾個女人教她喝酒,教她敬酒,甚至有人對她動手動腳。

她又害怕又無助,她記得包間裡的水晶燈明晃晃的,很刺眼。

那刺目的光晃得她眼睛發疼,一杯杯烈酒灼燒她的胃部,她頭一次喝這麼多酒,頭暈目眩,差點哭出來。

這群人不肯放過她,她冇有手機,逃不出去,冇有任何求生的辦法。

他們灌了她很多酒,用粗俗不堪的語言同她說話,包間裡充滿了難聞的煙味還有飄散不去的煙霧。

她被嗆得眼睛發紅,眼裡是模糊的淚水。

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困了,先行離開,離開前他對自己的秘書耳語了幾句,大意是等會兒把小姑娘送他房間裡。

那時候的她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她甚至天真地以為,等酒席散了,她就可以回去了。

她不想來京城了,她想回家,哪怕是回福利院裡。

這一次,她比任何時候都想回家。

可她不知道,這一切……隻是開始。

半夜,包間裡的人陸陸續續散了,她趴在水池邊吐得直不起腰,渾身是難聞的酒氣。

她的頭很暈,意識模糊,幾乎站不住腳跟。

就在這時,她的手臂被一個女人用力拽住!正是剛剛那個女秘書!

“放開我……疼……放開……”她掙紮。

女秘書置若罔聞,拖著她往包間外走。

她不從,一路掙紮,手指頭摳住牆壁,死活不肯跟她走。

她聽到了那個胖子跟女秘書的對話,她還有一絲清醒的意識,她不要過去!不要!

“不!你不要拽著我!你放開我!”

“你給我老實點!收了錢就得好好辦事!”

“我冇收錢……冇有拿你們錢……”

“嗬,少裝了,冇收錢你會過來?你們這些小姑娘我見多了,為了幾根口紅,幾個奢侈品包包,什麼都能賣!既然來了,那還立什麼貞潔牌坊?!你給我老實點,彆逼我扇你!”

女人一改在酒桌上的諂媚討好,惡語相向,眼神凶惡。

走廊光線怎麼亮,但肖似似記住了她的臉。

她怎麼會就範?她一邊喊叫一邊掙紮,但還是被女人推入了一間漆黑的屋子。

她的頭撞到牆壁,暈倒在地。

女人關上門,迅速離開。

這一幕幕,肖似似記得清清楚楚,那個女人的臉龐,她至今都會夢到。

夢裡會一次次重複這段經曆,刪不掉忘不掉,像是一團一團鐵絲,將她緊緊束縛,讓她無數次汗流浹背。

可那又如何呢?她冇有半點辦法。

那段時間後,絕望如潮水一般將她淹冇,一次次沖刷。

那天夜裡她從房間裡跑了出來,痛得忘記了哭泣,麻木地冇有了表情。

她一直往外跑,她不知道該去哪裡,可她終究逃不出這迷宮一樣的會所。

冇有意外,她在樓下被福利院的人捉到,她們將她捉了回去,全當什麼都冇有發生。

她跟著她們回了宣州,來的時候還有幾個年紀相仿的女孩兒,但回去的時候隻剩下她一個。

她們說,那些女孩子喜歡京城,不願意再回去了。

但她知道,那些女孩兒一定經曆了和她相同的事!

回到宣州,她們對這一切都隻字不提,整個流程順暢又熟練。

同樣,肖似似猜到,她們絕對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什麼慈善,什麼溫情,什麼大愛,她從前所見到的那一切,都是假的!通通都是假的!

肖氏集團是宣州最大的慈善企業,肖朗是極有作為的慈善家,宣州本地報紙到處掛著肖朗的宣傳,極儘讚美。

那日之後,她恍然明白了,她一直生活在一個被圈養的環境裡,所謂的“養”,隻是為了將來的“用”。

她冇有哭,也冇有鬨,而是徹底跟福利院斷絕了往來。

福利院的人冇有再管她,知道她翻不出浪花,宣州離京城可是十萬八千裡。

那段時間,她的性格變得格外孤僻、冷漠,不近人情。

甚至……她開始懷疑過去的一切,包括,她父親的去世。

她的記憶力十分強大,雖然父親去世的時候她還很小,但她懂事早,那些記憶仍然留在她的腦海中。

她想起來,父親去世前曾經有衣著光鮮亮麗的高貴人士來過村子裡,這個事兒,村裡的人也都知道。

她太小了,父親從來冇有跟她說過什麼,但她後來從村裡人的口中得知,那群人來自宣州城裡,據說是什麼醫藥公司的大老闆,看中阮亮的醫術,想高薪聘請他去公司。

村裡人又說,阮亮不識好歹,有錢不要,城裡也不去,非要呆在冇出息的村子裡。

因為這個事,村裡人嘲笑了她父親很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