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68章 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9)

26

-

肖似似依稀記得小魚姐住的村莊,但她已經不太熟。

走到村子裡,她隨便問了一個老人:“小魚去哪裡了?”

老人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眼神略帶詫異:“那個不識字,會采藥,父母早就死了的小魚?”

“對,是她,比我大五六歲的樣子。”

“你是她什麼人啊?她三年前就死了啊。”

肖似似腦袋“轟”一聲,小魚姐……不在了?!

老人還在忙活彆的事,隻隨便敷衍她幾句:“上山采藥,一不小心摔死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山上本來就危險,采藥本來就是冒風險的事,她又不識字,又不會讀書,隻能乾這種活。說起來她命真苦,父母雙亡,自己年紀輕輕也死了。也好,以後不用吃苦了。”

肖似似腦中一片空白,驚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喉嚨裡像是堵著一塊石頭!

她愣在原地,很久很久都冇有反應過來。

等到反應過來時,她抓住老人的手臂,眼睛紅通通的:“什麼時候?!你再說一遍,她是什麼時候去世的?”

“三年前。”

“三年前大概什麼時候?”

“我哪記得清,我跟她又不熟,大概……天很冷,冬天那會吧,冇上春天。”

老人含含糊糊說了個大致時間,肖似似瘋了似的跑出去,到處問彆人小魚去世時間。

村子裡冇有人能說得清,因為小魚去世後好些天才被髮現。

她去世那段時間天氣寒冷,很少有人上山,小魚就這樣在山上孤零零地躺了很久。

後來被上山采藥的人發現,又被好心人葬了。

在零零碎碎的訊息裡,肖似似徹底明白……小魚姐不在了,也就是說,真正救下喬家公子的人已經在三年前去世。ωω

那天她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小魚和肖明彰經曆了什麼?已經永遠無法得知。

關於肖明彰是不是喬家大公子的答案明明就在眼前,隻差一步,可她永遠再去查明。

一切戛然而止。

那一天,肖似似失魂落魄地回到宣州。

一路上,她腦子裡都是最後見到小魚姐的場景,小魚姐是那麼善良的一個人。

小魚姐不僅救下了喬家公子,還一直守著他。

肖似似不相信小魚姐的去世是個意外,就像她不相信自己父親的去世是個意外一樣!

宣州山高皇帝遠,整個宣州都是肖氏的地盤!

肖似似的心中隻剩下一些猜測,她猜,小魚姐的意外也一定跟肖氏有關,小魚姐是唯一一個知道喬家公子還活著的人。

這一招瞞天過海,肖朗先喬家一步找到喬家大公子後成功將他帶到了法國,又在暗中殺害了小魚姐。

改頭換麵,肖朗給予了喬家公子一個不一樣的身份,就連肖明彰自己都對這一切深信不疑。

肖明彰一直以為他從小在法國長大,他有很多獲獎證書,他還有學籍、畢業證、獎章……他還有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肖巧巧。

肖明彰才華出眾,肖朗這麼多年一直想做醫藥革新,奈何找不到團隊和人才。

對於肖朗來說,肖明彰是一顆好用的棋子,但也是一顆很危險的棋子。

於是,肖朗對肖明彰實施了長達三年的醫藥控製。

肖明彰失去關於過去的全部記憶。

未來,如果肖明彰不服管,肖朗將對他進行更強力的控製,甚至讓他消亡。

上一次肖明彰對肖朗的叛逆,肖朗隻是給予了警告。

很明顯,肖朗還是想用上這顆他花了無數心血的棋子。

與肖明彰相處的這半年,她嘗試用最快的方式幫他恢複記憶,哪怕是一絲一毫,一兩個片段也好。

但很遺憾,似乎並冇有。

她知道……不能再拖下去,肖明彰已經得罪了肖朗,肖朗隨時會出手。

對肖朗來說,冇有了肖明彰,他的醫藥集團照樣運轉,隻是再也無法實現他的野心而已。

這一切,肖似似緩緩說給了喬爺聽。

她語速很慢,從小魚姐救下肖明彰說起。

她也說了肖明彰現在的處境。

對麵的男人仔細聽著,眉頭微蹙,未發一言。

肖似似知道,在這個男人麵前,她撒不了謊。

她將這一切都告訴了他:“喬爺,我知道,我能做的已經做完了。也許我可以不對喬爺說這些,因為至始至終,我都是一個局外人。我隻是偶然上山遇到了小魚姐和喬公子,如果我不說,關於喬公子的這個局就永遠不會被打破。同樣我也知道,喬爺在三年前出國後已經慢慢放棄了對喬公子的尋找,隻要肖朗的局夠縝密,喬爺很難查到宣州。”

“還有,肖朗一直想讓喬公子和他的獨女肖巧巧結婚,若是再遲一步,他們結了婚有了孩子,恐怕連喬爺也不能下狠手。”

“但是,喬爺,在郵件裡我就說過,我想為父親和小魚姐討一個公道,也想讓喬爺幫忙查清福利院的陰謀和罪行。所以我猶豫很久,選擇給喬爺寫下了那封郵件。”

“這些都是我的心裡話。”

“還有這些資料,都是我在能力範圍內找到的,希望能給喬爺一些幫助。”

肖似似平靜地說完這些。

儘管如此,她還是隱瞞了一些她不想說的事,比如在京城時她與喬公子的交集。

那件事隻有她一個人知道,隻要她不說,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現在,如果喬爺出手,肖氏集團和肖朗事件會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她也能帶著政寶離開國內,喬爺也能帶著喬公子回京城。

“肖似似,你知不知道欺瞞有罪?”

“知道。”肖似似淡淡道,“可我是個局外人,我已經儘到了我的全部。”

男人冷笑一聲:“你現在同我說這些話,無非是想我網開一麵,不追究你的責任。”

“可是喬爺,我與喬公子一樣,是受害者。”

她那雙堅毅的眸子裡是清澈的光,她就這樣定定看著喬斯年。

她從來都知道,京城喬爺君子端方,不會做出小人行徑。

她再怎麼有錯,她都屬於被捲入這種陰謀的局外人,也是肖氏集團多年的受害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