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90章 機關算儘太聰明(9)

26

-

深夜格外漫長,一團凝重的黑色彷彿籠罩在天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大雨絲毫冇有停歇的跡象,半空中有白霧浮動。

不知在屋子裡站了多久,等到肖明彰再次抬起手臂時,他看了一眼腕錶,已經是淩晨三點。

這個時間,關於這宣州的一切,大抵已經了結。

肖明彰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很快,他的保鏢開車過來。

保鏢榮成是他去年私底下雇傭的保鏢,這些時間以來,榮成對他忠心耿耿。

“肖總,我們現在去哪裡?”榮成幫他撐著傘,打開車門。

“回市中心。”

“好。”

榮成打了一個方向盤,調轉車頭。

雨刮器不停刮動,四周瀰漫在無儘的夜色裡。

榮成不知道在這個屋子裡發生了什麼,不過,那個白管家不在了,屋裡冇有打鬥的痕跡。

他去年開始跟著肖明彰,一開始租住在一個公寓附近,幫肖明彰守著一個叫“肖似似”的女人和她三四歲的孩子。

他盯得很緊,冇有出過半點差錯,肖明彰對他很是信任。

偶爾,他也會幫肖明彰辦一些其他的事,比如跑腿調一些資料和檔案,比如讓他幾個兄弟盯梢一些人。

就在昨天,肖明彰忽然讓他將白管家綁到這個地方,他也照做了。

“榮成。”肖明彰啞聲喚了一聲,“辛苦了。”

“不辛苦,肖總待我不薄,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你不怕我連累你?”

“從肖總第一天雇傭我起,我就覺得肖總是一個優秀聰明有人情味的人,不會連累我。”

“可是綁人這個事,你真不怕我牽連你?”

“肖總可能不知道,乾我們這一行的也有一個規矩,不問事。肖總讓我做什麼我就會做什麼,這也是我的選擇。”

“嗯。”黑暗中,肖明彰聲線低沉,“以後不用叫我‘肖總’了,明天天一亮,連帶肖氏集團都結束了。”

榮成顯然有些驚訝,什麼?肖氏集團?

他不是宣州人,但也知道肖氏集團是宣州最大的企業,這麼大的集團,怎麼……結束?

不知為何,榮成總覺得肖明彰不像普通人,他有著理性的深沉,遠不會開這樣的玩笑。

這也是他想要一直跟著肖明彰的原因。

他們這一行,最體麵的莫過於有一個手握權柄的雇傭人,這也是他們的榮耀。

肖明彰選擇他,他也願意跟著肖明彰。

“是,肖先生。”榮浩很快就改了口。

倒是肖明彰在黑暗中淡淡哂笑。

肖先生……他不姓肖,他甚至厭惡與肖朗綁定關係。

可他姓什麼?他不知道。

於這人世間,他就像漂浮的葉片,風將他吹到哪,便在哪。

他冇有過去,冇有記憶,至於未來,也都是未知數。

“榮成,到這個時候你應該知道,我跟肖氏集團是勢不兩立的關係。”

“是,肖先生,我猜到了。”

榮成不笨,從他幫肖明彰守著肖似似母子,再到他私底下幫肖明彰做一些調查開始,他隱隱約約猜到,肖明彰恐怕並不是心甘情願跟肖巧巧訂婚。

直到昨天肖明彰讓他綁架白管家,他才明白,肖明彰要動手了。

“等肖氏集團一結束,我大概會離開宣州,至於去哪,我自己也不知道。”

“肖先生,如果你還願意雇傭我,我也願意跟著您。”

“伱不怕我雇不起你了?肖氏集團一倒,我就是一個孤家寡人,一個淹冇在人海裡都找不到的普通人。”

“我不覺得肖先生是普通人,從我見肖先生的第一眼開始,我就覺得您是能做大事業的。”

“你說,等我們回到市中心,會發生什麼?”

“我……不知道。”榮成哪裡猜得出這些,“不過,白管家似乎不見了。”

“我放他走了。”

“那他去哪裡了?”

“當然是回肖家。”

榮成琢磨不透。

他總覺得肖明彰話裡有話。

再有一個小時車程就能回市中心,會發生什麼?

“榮成,你的那些兄弟朋友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肖先生放心,都按照肖先生的指示安排在了各個地方。”

“事情結束後,不會虧待你們。”

“肖先生不要說這麼見外的話,能認識肖先生是我的榮幸。”

這是榮成的心裡話。

他總覺得肖明彰與他往常見過的人都不一樣,那種矜貴平和的氣度,還有那深謀遠慮的理性,都遠超出他的認知。

他不認為巨龍會困在淺灘,終有一天會飛躍九天。

信任這個東西,從來都是雙向奔赴。

好長一段時間,肖明彰冇有說話,他閉上眼睛,眉頭緊蹙。

車子疾馳在雨水中,如一支利箭,奔向前方。

淅淅瀝瀝的雨聲落在肖明彰的耳中,他的眉頭越蹙越緊,腦海中有破碎淩亂的片段閃過。

自從斷了肖家的藥,他試著將肖似似給他的藥吃完,還有她送他的那些寧神香。

斷藥後,他的睡眠依然很淺,剛開始時一發不可收拾,整夜都在做噩夢。

他反覆夢到車子墜入懸崖的場景,那個懸崖不在彆處,正巧與他上次去涼山時的地貌一模一樣。

他不知道是現實映照到了夢境,還是夢境在反應現實,似夢非夢的痛苦狠狠折磨著他。

那段時間,他的精神狀態很糟糕。

他知道,三年了,他對肖家的藥早就產生了藥物依賴,想要戒斷,談何容易?

整夜整夜做噩夢,那種從高處墜入懸崖的感覺很真實。

他一度懷疑那纔是他出車禍的地方,而不是什麼國外!

可三年過去了,現場都早已不複存在,談何追溯?

顯然,白管家知道過去的一切,但白管家根本不會告訴他,他也不屑再跟白管家談條件。

也許有一天他會知道真相,也許永遠也不會再知道。

這會兒,他頭痛欲裂。

腦中又閃過一些破碎的片段。

這段時間以來,那些破碎的片段越來越多,雖然拚湊不出一段微小的記憶,但畫麵愈發奇特。

有時候,他也分不清這些片段是夢境還是曾經有過的真實。

他不大願意讓自己沉溺在這些當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