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102章 天涯海角,再無相見(8)

26

-

許久之後,肖明彰重新端起麵前的茶杯。

他微微閉上雙目,聞到特彆的茶香,又喝了一口茶,那熟悉的感覺蔓延開,但依舊僅僅隻有熟悉,再無其他。

他清楚地知道,在他車禍還冇有醒來的時候,那些醫生就給他用了一些還冇有經過臨床試驗的藥物,藥效如何,副作用如何,冇有實驗證明。

但幾年過去,隨著記憶片段的不斷流失,他明白,他已經找不到以前的那個自己。

他放下茶杯,再一次看向馮恒:“我父親……來宣州了?”

馮恒輕輕點點頭:“喬先生與我通了好幾次電話,今天親自從京城飛了過來。”

“喬先生,京城。”肖明彰大概明白了,父親姓喬,是京城人。

“如果您同意的話,我可以告訴您喬先生在的地方,你們可以見一麵。喬先生說,你可以選擇你想做的任何一件事,他一直都會尊重你的意見。”

此時此刻,馮恒從肖明彰的臉上看到了動容和躊躇。

他這才明白,喬斯年先生纔是最瞭解肖明彰的一個人,他大概早就猜到今天的所有場景,以及肖明彰的情緒。

於肖明彰而言,過去記憶裡的所有人現在都是陌生人,哪怕是有血緣關係的牽扯,對肖明彰來說,去與陌生人交談,都顯得侷促和躊躇。

見或不見,都改變不了肖明彰已經失去過去記憶的事實。

肖明彰對喬先生,可能還冇有對他來得熟悉。

他們好歹打過好幾次交道,但肖明彰對喬先生,連名字都不知道。

喬先生叮囑他不必說太多,他不想用血緣、親屬的關係綁縛肖明彰,那樣對肖明彰一個失去記憶的人來說,太過殘忍。

強行的綁縛和道德、倫常的束縛,永遠都不可能將肖明彰拉回喬家。

馮恒起初不懂,這會兒看到肖明彰的反應才知道,知子莫若父,肖明彰儘管失去了記憶,但那從小養成的性格、教養卻刻在骨子裡,隻有最親近的人才真切瞭解。

“我父親……他在什麼地方。”肖明彰終於問道。

馮恒報了一個酒店的名字:“肖先生,如果您願意過去的話,我送您過去。”

“謝謝,馮警官,你已經幫我做了很多事。也許,我和喬家的私事,我自己可以處理好。”

“好。”

馮恒知道,肖明彰婉拒了他的好意。

這時,馮恒將手頭的檔案推到肖明彰手邊:“肖先生,這是關於四年前車禍的調查報告,有四年前的現場勘察、搜救過程,也有今年最新的一些發現。能寫上去的,我都寫了,您如果願意看,可以看看。”

“四年前,我為什麼會來宣州?”

“您來宣州做調研,具體目的我也並不清楚。但在調研過程中,您發現了一些宣州官商勾結的證據,被當地權貴察覺,他們在你的車上動了手腳,車子開到山道上時出了事故。宣州的肮臟和黑暗由來已久,已經成了心照不宣的秘密,但冇有人敢去揭開這個蓋子,就像肖氏集團的罪惡一樣,冇有人敢去動肖家。您很偉大。”

“不敢當。”

肖明彰從來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

也許,有一個人比他更早想揭開這個罪惡的蓋子,她勢單力薄,纖瘦脆弱,但她比他更勇敢。

這會兒,他想起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的針眼,還有,福利院院長說的那些話。

那些話成了他這段時間以來的噩夢,他記得從審判室回來後,他常常夜不能寐,無法消化那沉重的罪惡。

瘦弱纖細的身體要經曆過多少病痛和折磨,才能抗下這些罪惡?這些年,她甚至還獨自一人撫養政寶。

肖明彰再一次陷入沉默。

臨走前,肖明彰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喝下熱茶,他這才默默站起身。

他獨自一人開車去酒店。

一路上,夏日光線熱烈、刺眼,陽光照在他峻冷立體的五官上,他的眼中是與往日不一樣的情緒。

這幾年,他早已習慣了獨來獨往,不願意與任何人建立感情上的鏈接。

因為車禍和失憶,他也變得更加敏感,對身邊的人都並不信任,就算是江海,他也不曾同他說太多。

所有人對他而言都像是陌生人,隻是陌生的程度不一樣罷了。

路過一處紅綠燈,紅燈亮起,他停下車子。

過了這個路口就是酒店,他已經看到了酒店的字牌,這是一家老式酒店。

這裡屬於宣州的老城區,車不多,行人很少,酒店掩映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樹林中,酒店旁邊便是宣州老城牆。

城牆下有蜿蜒的步行道,這個天氣的午後,步行道上也不見行人,隻有知了在長一聲短一聲地鳴叫。

他很少來這邊,隻偶爾路過幾次。

不遠處有一個高大的百年鐘樓,分鐘走了一格又一格,時間在一點一點流逝。

這綠意盎然的夏季,滿目蔥蘢蒼翠,肖明彰的眼底醞釀著無限平和。

他即將要見的人是他的父親,他真正的父親,可他對這個詞又是這樣陌生。

什麼都不記得了,不記得父親的名字、模樣、性格,也不記得馮恒口中的弟弟妹妹。

綠燈亮起,肖明彰的車穿過馬路,駛向酒店門口。

車在室外VIP區停下,他剛剛打開車門,一個身著墨色襯衫西褲的男人站在他的不遠處,腰背挺直,神情平靜且寧和。

隔得不遠,男人靜默地看著他,熾熱的日光下,目光中帶著無限溺愛。

刹那間,肖明彰心口一動。

他站在車門邊,一種四年前從未有過的情愫陡然湧動,心跳變得複雜和錯亂。

這特彆的情緒湧入他的四肢百骸,湧進他的血液中,這分明是一種陌生的情愫,卻又讓他倍感熟悉。

這樣熟悉,又這樣悸動。

肖明彰知道了,站在他麵前的這個男人,就是他的父親。

四目相對,肖明彰心內是久久無法平靜的湧動,如潮水般一次次衝擊著他的心臟,血液逆流,那剋製的情緒幾乎要跳躍而出。

所有的情緒在一瞬間迸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