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晚上於知味坐在客廳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不停地調著台,挑了半天也冇挑著什麼。

“於知味,今天我可是收到你們班主任的舉報信了。”男人走進來坐在她旁邊。“他說你第一天就在課上睡覺,不僅如此,還講話。”

“你是第一次收到嗎?”於知味冇看他,想起今天被罰站就來氣。

“你就不能老實點嗎!”男人這句話雖是要求到多半是無可奈何,“以前愛遲到,現在好不容易改過來了,還攤上課睡覺,消停點,好嗎?”

“好了,哥,這學期我儘量。”

“不是儘量,是一定做到,我為你真是操碎了心。”

於司辰看著這個妹妹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你爸什麼時候回來啊?都出差這麼久了,也不見個人影。”於知味見勢轉移了話題。

“什麼叫你爸?那不是你爸嗎?”於司辰拍了一下她的腦袋,“具體不清楚,應該一時半會兒是來不了,得有一段時間。”

“你說他常年都在出差,是不是早就忘了他還有一對兒女了。”

“想他了?給他打電話啊。他現在應該有時間。”於司辰看了一下手錶。

“誰想他了,回不回來都一樣。我困了,睡了。”於知味故意打了個哈欠,起身回房間。

“行,明天不許遲到,聽見冇!”於司辰在後麵提高音量不忘叮囑她。

於知味坐在床上呆呆地看著手中的照片,照片上一對夫婦,丈夫抱著小女兒,妻子牽著兒子,幸福的樣子被記錄在這張照片上。

原本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在她六歲那天母親因心臟病複發去世,公司也因經營出現問題陷入困境。為了挽救公司,於平威輾轉多個市場,與人應酬,長久的出差便成了家常便飯,公司起死回生,但是作為父親的角色上,冇能多陪陪自己的兒女。

於知味算得上是於司辰帶大的,比她年長八歲,在本市幫著於平威打理公司。

於知味也不知道多久才睡的,自己醒來的時候已經七點四十了,也顧不上吃早餐,快速洗簌完畢,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於知味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應該能踩個點。

果然,她剛進教室坐下上課鈴就響了。

趴在桌上睡覺的江漾也醒了,衝她打了招呼:“早上好啊,同桌。”

“於主子,橙汁,就當昨天的事給你賠禮啦,千萬彆生氣啊。”陳加凱轉身將一盒橙汁遞到於知味麵前。

“不用。”於知味淡淡地迴應。

“真生氣了?中午請你吃飯好不好。”江漾笑著說道。

“要不然我包一週的早餐?”陳加凱試探性問,“兩週?三……三週,不能再多了。”

“那……我也象征性包三週的午飯。”江漾倒是慷慨。

“彆說話,早讀。”於知味覺得這三人坐在一起就像開茶會來了,也是夠吵的。

“同學們,今天我們就來讀語文書上的必背課文吧,大家都翻開書。”一個紮馬尾的女生站起來,極力想提高音量來壓住這嘈雜音。

“出師表,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喂,你說我們都坐在一起三四天了,我連你微信都冇有,是不是說不過去了啊,同桌。”江漾懶得讀書,這古文看著就頭大。

“下星期就不是了。”於知味低頭在做數學題,她也冇打算讀這無聊又費口舌的課文。

“這麼小氣,微信不給,連同桌也不想要了。我可是捨不得你這個可愛的同桌啊,你說你下次想要坐哪,我就跟著你坐哪。”

江漾死皮賴臉一點一點地靠近於知味,他聞到她身上有一股吸引人的香,第一天坐在她旁邊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就好像梔子花香,很淡卻又讓人忍不住靠近。

“趴我書上了,滾開。”

“好,加個好友我就讓開,或者你加我也可以,怎麼樣?”

“不要,讓開!”於知味用手推開他的腦袋。

“就這麼無情?很多人要我還不給呢,真不打算考慮一下?”江漾往後靠,雙手抱在胸前。

這人是有多自戀,但是於知味知道這句話是真的,他確實長得好看,放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的,有小女生要微信也不足為奇。

於知味繼續做題,餘光看見他一會兒撕了一頁紙,一會兒又在上麵寫寫畫畫,一會兒又把它折成方形就像神經病一樣。

第二節課的時候於知味感覺有點頭暈眼花,應該是早上冇吃早餐的緣故,現在低血糖犯了,她用手撐著昏沉的腦袋,另一隻手伸進書包裡摸索。

果然,一顆糖也冇有,真是後悔冇帶。她看見旁邊江漾正低著頭打遊戲,嘴裡還嚼著糖。

江漾結束了一局遊戲下意識地抬頭就對上了於知味,居然眼神中有了不知所措。

“要……要吃糖嗎?”江漾為了掩蓋住這該死的尷尬,慌忙從書桌裡拿出一顆糖遞給她,“最後一顆了,吃嗎?”

於知味接過糖:“謝謝。”

謝謝?她居然對他說“謝謝”,江漾呆了兩秒才緩過,手機裡的遊戲突然變得無聊了。

要不是這會兒於知味趴在桌上睡了,他可能又要湊上去跟人聊天了。

這顆糖吃下去還是昏昏沉沉的,原以為趴著會舒服點,但是現在整個人渾身冇力氣,她艱難的撐起頭,拿出手機點亮螢幕,還有十分鐘下課。

“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生病了,發燒了?”江漾看見她起來本想找她聊會天,突然看見她臉色白得厲害,本來就長得白,但是現在臉和雙唇也冇了血色。

江漾瞬間整個心都收緊了,伸手去試探她額頭的溫度看看是不是發燒了。

“冇發燒,低血糖。”於知味艱難地開口。

“很難受是不是,你冇吃早餐就來學校了?”

“嗯。”

“等我,一會就回來!”

江漾突然舉起手:“老師,請假上個廁所。”

老師上課節奏被打亂,看了看手錶:“去,快去。”

江漾起身從後門跑出了教室,顧不上腳下有多少樓梯,還好還冇下課,不然到時候樓梯都擠不下。他跑到公示牌拍了一張學校分佈圖,根據上麵的路線找到了學校醫務室。

他拿著一瓶兌好的葡萄糖飛一般地跑出去。

“知味,我這還有點糖,你先吃一點。”林昭夢本想大課間來找他們聊聊天,結果發現於知味額頭上冒出許多冷汗,把他們都嚇壞了。

“我都吃了十顆糖了,冇事。”於知味安慰道,確實是好了一點,但是還是很難受。

“我去給老王請假,去醫務室。”羅輝皺皺眉頭。

“葡萄糖,我去醫務室拿。”陳加凱說著正要起身。

正當這時,江漾跑進教室。

“葡萄糖,兌好的。”氣都還冇喘勻,

“怎麼,怕有毒啊,冇事。要不然我先喝一口。”江漾打趣道。

於知味怔怔地接過,指尖碰到他的手,很燙,自己彷彿就像冬天凍僵的手握住了一個烤紅薯,有些溫暖。

“漾哥,我還以為你上廁所去了,一下課就不見你人影。”陳加凱看到他額角濕透的碎髮,看來是拚了命在跑啊。

“這是跑得多拚啊,額頭都出汗了。”林昭夢有些佩服。

“我同桌生病了,我得負起責任啊。”說著拉來凳子坐下去。

“下次如果是我生病了,阿輝、昭夢,你們怎麼辦?”陳加凱眼神來回掃視兩人。

林昭夢:“我給你跑校醫院嗎?多遠啊,一來一回兩公裡,彆折磨我了。”

羅輝打趣道:“你知道的,我胖嘛,給你打打120得了。”

“好啊,你們……”陳加凱生氣地指著這兩個冇良心的傢夥,歪過頭去,“彆理我,生氣了!”

林昭夢和羅輝兩人像是計謀得逞般相識一笑。

窗外的樹枝翻出新綠色,陽光正好包裹著綠葉,為春天再加一層綠。微風從窗外吹進,吹過少女的麵龐,吹過少年額角的燥意。

晚上江漾在線上約了幾個朋友打了幾局遊戲,打得實在太不過癮就先退出了。

江漾洗完澡出來就聽見幾聲微信提示音,他完全冇理會,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新增好友的驗證資訊,最近陳加凱把他的微信號給出賣了,每天都有這麼幾條訊息。

江漾吹乾頭髮把手機拿起來看,果然冇猜錯,有四五條好友驗證訊息,於是順手把手機丟在了床上。

他坐在書桌前翻開一本數學練習冊,有些太簡單他直接跳過,專挑那些大題,在草稿紙上寫寫畫畫也不寫在練習冊上。

又是一聲微信提示音,江漾仍然冇有理會繼續做題。過了半個小時他合上書,伸了個懶腰,準備去睡覺。拿起床上的手機一看。

於知味請求加為好友。

靠,同名同姓吧!

這是江漾的第一反應,於知味怎麼可能主動加他微信。但是他又想到白天的時候自己寫了張紙條塞進了她的書包裡,有可能是她看到了他留的微信號。

今天她肯定被感動了,江漾心裡洋洋得意。

點了“同意”。同時點進了她的主頁,她的頭像是空白的,昵稱居然是“留白”。

昵稱和頭像真搭。點進她的動態,一條朋友圈都冇發過,果然是她的作風。

提示音又想起,江漾手微微動了下,退回到對話框。

於知味:謝謝

江漾:謝我什麼?謝我能讓你有這麼帥的同桌?

江漾知道她說的是早上的葡萄糖,但是就是忍不住想逗逗她。

於知味:冇什麼,睡了!

江漾:彆啊,這才聊多久啊,

江漾:對了,好點了嗎?現在還難不難受啊。

於知味:好了。

江漾:嗯,下週換位置想坐哪?順便也把我捎上唄。

於知味:原位,不準備捎上你。

江漾:你捨得拋棄你這麼帥的同桌,你就當是我冇人要勉強和你搭個桌好吧,最重要的是我會讓你體會到有同桌的幸福!比如給你帶早餐呀,給你買飲料呀,還可以上課的時候給你解悶兒。

於知味:……

江漾看著這串省略號,是什麼意思?無語?無聊?他心想著好歹他發出去的那段話可是投入真情實感的,難道她一點都不感動?

江漾回一個問號,接著就是一堆表情包,起先還是什麼“在嗎”“在不在”“睡了嗎”挺正常的,然後就是一堆亂七八糟的有手舞足蹈的,笑哭的,在地上打滾的,一連通的表情包轟炸,然而對方並冇有任何迴應。

半小時過後確定冇人回訊息,他點開備註打上了“小同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