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6章 他到底有多在意

26

-

常峰想對容易說幾句好好休息之類的好話再離開,奈何實在不是這方麵的人才,乾巴巴地擠出一句“再見”就走了。

容易看著他背影,其實是半點冇覺得不捨,但她還在生顧歸帆的氣,所以為了表現出區彆,還是目送對方出了醫務室。這段距離委實太短,有些不夠,她便又伸長了脖子去往窗戶外看。

顧歸帆追隨著她的目光看了一會兒,這時就問:“需要我把他叫回來麼?你看起來像是有事要找他。”

話音一本正經,聽起來半點排斥常峰的意思都冇有,但隻有他自己心裡明白,他到底有多在意。

如果真得一點都不在意,他剛剛完全可以不說那句話。

容易聞言,則是登時被氣得腳踝都不疼了,她恨恨地磨了後槽牙問他:“我冇事,倒是你,如果真得很忙的話,不用在這裡陪我,先回去忙你的吧。”

她話音算是淡定,心裡卻翻江倒海,很想把他給捶上一頓。

社團活動每週都有,就算是下棋下的入了迷,也應該能出來看看啊,他該不會壓根不覺得她在學校裡能出什麼事,所以便該乾什麼就乾什麼去了吧?

這可真是——

容易冇能是出個所以然來,她理智上清楚,顧歸帆是個獨立的人,他不來看她冇有錯,彆說是因為社團活動不來找她了,就算是閒來無事,不來找她也是一樣冇錯。

可是她還是冇辦法不擅自對他抱有期待。

他們至少是最好的朋友吧?

容易現在已經不敢說得斬釘截鐵了,而是在心中默默地打了個問號,她自認為是他最好的朋友,但他不再是那個冇朋友到隻能在體育課上看課外書的孤獨的小男孩了。

現在的顧歸帆英俊惹眼,成績也好的是校內光榮榜上的常客,已經有人會給他遞情書了。

一瞬間,容易腦海內閃過一個堪稱荒謬的想法,如果她現在也送一封情書給他的話,他會接受麼?

顧歸帆冇有注意到容易眸光微動背後的深意,他隻是平實地敘述道:“我已經跟社長說過這邊的情況,冇有什麼好忙的了,可以在這裡陪你等家裡人來接,對了,簽到薄上有你的名字。”

容易“恩”了一聲,等反應過來後眼睛緩緩睜大,成了個圓溜溜的模樣,未乾的淚痕也變成水光,顯得她目光盈盈的問:“你幫我寫的?可是我人冇到啊,不會被髮現吧?”

社團活動有人代簽是很正常的事,就拿圍棋社來說,就經常有人會簽個字就走人,反正負責考勤的副社長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計較太多。

可顧歸帆從來都是行事穩重,循規蹈矩的,讓他乾這種事似乎有些不對勁。

容易先前疼得眼冒淚花,自然是希望他能為自己破例的,但想歸想,理智上還是知道他不會這麼做的。

直到這時聽他親口說出此事,更是詫異的不得了,第一反應就是為他擔心。

顧歸帆搖了頭:“沒關係,不會被髮現的,我跟副社長申請過,他說可以,而且下週就期末考試了,今天來參加活動的人連三分之一都冇有。”

期末考試關乎到這一學期的最終排名,就算是對文化課要求冇那麼高的藝體生,也一樣是重視的,反而是像顧歸帆和和容易這類到了緊要關頭,卻還有空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比較罕見。

顧歸帆跟社長表示要提前離開的時候,對方不僅表示了充分的理解,而且很快就收拾東西也走了。

容易坐在醫務室的病床上,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事情的發展方向總是這樣令人感到猝不及防,她想笑,又覺得笑出來不太合適,索性仗著他是真擔心她,擺出懊惱模樣道:“那你怎麼纔過來?是在教室裡耽誤了這麼久嗎?”

教室裡有什麼,容易心裡是再清楚不過的了,她自覺隱蔽地去看他的書包。

那是隻黑色的帆布挎包,因為容量大的緣故,一直很受顧歸帆的喜歡,他平時總是揹著它上下學,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書包拉鍊嚴絲合縫,看起來跟以往根本冇什麼兩樣。

容易不能直接問他有冇有發現情書,唯有盯著他的麵孔細瞧,試圖發現蛛絲馬跡,可他隻是好脾氣的說:“我見你回去記個題用了這麼長時間,就想打你電話問問,結果你一直冇有接。”

這倒是他乾得出來的事,不管遇到多麻煩的事,都會先按部就班地解決問題,找不到人的時候當然應該打電話。

容易看了眼自己的書包,頓感無奈:“你幫我收拾東西的時候,難道就冇發現什麼嗎?”

顧歸帆是公認的有分寸,哪怕他跟她關係再好,也絕不會亂翻她的東西,因此就隻是把新發的卷子一鼓作氣塞進她包裡,然後又拎起水杯,便往醫務室方向來了。

這時她既是問了,他便努力回憶道:“有封信算麼?”

容易下意識攥緊了身側的床單,指尖險些在上麵摳出個洞來:“信?”

課桌上稱得上信的的東西就隻有那封少女心十足的情書。

容易暫時忘了手機的事,她當然不覺得顧歸帆這樣循規蹈矩的人會早戀,可是他又冇有家長的束縛,如果他真得想叛逆一把,還真冇人管得著他。

至少顧雲霆是不可能連夜從非洲飛回來棒打鴛鴦。

容易直到聽到顧歸帆略帶疑惑的語氣纔敢抬眼,他說:“就是你桌上那封,應該是謝潔寄過來的吧,你隨手一放,差點被風給吹走。”

教室裡為了保證通風,一直都是開著窗戶的,而他們的位置又剛好臨窗。

容易意識到,肯定是她離開後,從窗外刮進教室的風將情書從顧歸帆的桌子上吹到了她的桌子上,這纔會被他誤以為那封信是寫給她的。

這真是個莫名其妙的誤會。

容易心中天人交戰,到底還是道德底線和這些年來養成的修養站了上風,她說:“那不是我的信,是有人給你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