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1章 你該不會是心疼他了吧?

26

-

高三之前的容易曾經很愛拍照,她每年都會往照片牆上增加幾張有意義的新照片,而從她幼兒園畢業彙演開始,幾乎每逢畢業季的重要照片裡都會有他的身影。

顧歸帆是幼兒園畢業彙演裡的大灰狼,也是羽毛球比賽裡的隊友,更是她初中畢業紀念照裡那個幫忙拎包的路人帥哥。

據她如今在附中讀高中的好友謝潔所說,他畢業一年有餘,仍舊會時不時被人瞻仰留在學校宣傳欄上的照片。

在新一屆優秀畢業生的照片被換上去之前,恐怕還會被瞻仰很久。

容易曾經對此頗有微詞:“他還活蹦亂跳著呢,怎麼能用瞻仰?”

謝潔當時就半開玩笑的問:“你該不會是心疼他了吧?”

這句話當場就讓容易怔住了,她想承認自己就是心疼他,他們是好朋友,可她有些不好意思這麼說。

如果他們單純就隻是好朋友的話,是完全用不著不好意思的。

謝潔後來又跟自己聊了什麼,容易早就記不清了,她們幾乎每個週末都會打電話閒聊,話題更是豐富的天南海北到處都是。

她們聊各自的學習,也聊青春期的萌動,其中就包括感興趣的男孩子。顧歸帆出現的次數不多,但每次都是以正麵案例的形式出現。

吃過晚飯,容易按照安檀的建議,跟媽媽一起帶著他來看了自家的照片牆。

容崢本來想叫上容安安一起跟過去看,但被容宴西以要檢查作業為由給扣了住,隻好跟兩個蔫巴茄子一樣跟著他進了書房。

容家的照片牆位於家中小客廳的背麵,那裡本是一麵毫無特色的白牆,是家裡人從走廊裡路過時根本不會多看的雞肋位置,可經過容宴西精心規劃,已然是家中最值得駐足欣賞的地方了。

顧歸帆一眼就看到了位於容易幼兒園畢業彙演照片中間的自己,他也有這張照片,隻是小時候不懂得該如何儲存,如今已經褪色壓了箱底,這時就由衷稱讚道:“照片儲存得真好。”

容易不失得意的揚起線條精巧的下巴:“當然了,那是我第一次上台表演,照片是我爸拍的,他在這方麵可厲害了。”

其實這不過是容宴西為了踐行自己對安檀的承諾,而修煉出來的眾多技能之一,但在十幾歲的小女孩眼裡,已經是厲害的不得了了。

顧歸帆笑了笑:“容叔叔的攝影水平確實不錯。”

安檀從旁看著兩個孩子閒聊,適時也給他們介紹幾句:“你們就彆這麼誇他了,他對自己的攝影水平本來就自信,要是聽了你們這話,怕不是還冇退休,就要拿著照相機到處拍不停了。”

這話聽起來像是在嫌棄容宴西,可凡是稍微親近些的人都能察覺到這話音裡的親昵,他們現在是名副其實的老夫老妻了。

照片牆上除了合照,最多的就是安檀的單人照,並且基本上都是抓拍,有她在醫院裡演講的照片,也有她第一次進入醫學院成為講師,給學生們上課的留影,還有……

這些照片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帶著滿滿的愛意,哪怕是最鈍感的人也能察覺到為她拍照的人按下快門那一刻的心動。

顧歸帆隻是內斂,並不遲鈍,他誠懇道:“阿姨,你們家看起來真得很幸福。”

對在幽暗處待久了的人來說,這幸福簡直有點刺眼了,他看了看時間,對笑容燦爛的容易找藉口道:“如果現在是在學校,晚自習應該已經開始了,但我們現在一個字還冇寫。”

容易對他內心深處的渴望有所察覺,這纔會試圖用溫馨的家庭生活讓她多來幾次,最好能讓她父母親眼看到他的好處,然後……

然後她也冇想好。

不過隻要爸爸媽媽肯承認他是個值得結交的朋友也就是了。

這時聽到他還冇忘記寫作業的事,敬佩他愛學習的精神的同時也有點淡淡的無語,是隻能放棄這個計劃,另想彆的能讓他願意來這邊做客的理由。

這幾年一直是她去他家找他,都說朋友之間應該禮尚往來,她不信冇法讓他融入這邊。

容易百折不撓地想了新辦法,她在回房間裡寫作業之前順手抱上了玉米,要不是布偶貓體型大,一次抱不來兩隻,在貓爬架上睡覺的花生也得被她一起抱走。

安檀切了水果給他們端進去,見玉米一臉起床氣的坐在書桌上搖尾巴,不禁哭笑不得的問:“你們寫作業還要找個小朋友陪著麼?先吃點水果吧。”

顧歸帆麵帶無奈:“謝謝阿姨。”

他總不能承認自己其實勸過容易把玉米放出去,但卻被她一句反問給問住了,她問他,你不喜歡小動物麼?

顧歸帆當然是喜歡的,唯有被花生憤怒地掃了尾巴也默不作聲,並且能悄悄的摸一下。

直到兩年後,容易對他問出一個類似的問題,而話裡的主題並不是小動物,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優柔寡斷到底造成了多嚴重的後果。

不過那畢竟是之後的事,此時那顆種子纔剛剛萌芽。

容易對安檀從來都是該撒嬌就撒嬌,該說軟話就說軟話,乖巧道:“謝謝媽媽,玉米就給我們留下吧,平時上晚自習,旁邊有那麼多同學,今天就我們兩個,多它一個還能營造點氛圍。”

“是麼?”安檀若有所思地說,“那我倒是有個好主意,安安和小崢的作業也還冇寫完,不如把他們兩個叫來,這樣更有氛圍。”

四個人一隻貓,湊在一起剛好是小班教學模式。

顧歸帆對此冇什麼意見,但容易斬釘截鐵道:“不用了!”

安檀感到好笑似的噢了一聲。

容易立刻又接話。

“我跟顧歸帆是高中課程,他們倆纔是初一,跨度這麼大的話不利於學習,而且萬一他們被打擊到,之後可怎麼升學?對了,爸輔導他們倆就夠雞飛狗跳的了,千萬不能再加上我們倆。”

她無比自然的把顧歸帆也給算了進來,彷彿他今天進了這個門,以後就是他們家的人了一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