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5章 跟他的身世有關

26

-

兩人一貓湊在一起,拍下了他們學生時代裡最有紀念意義的詐騙。容易冇用顧歸帆的手機,但是也冇忘記把照片發給他,她在他遞手機過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他從手機殼到桌麵屏保,全都保持著初始設置,就算用他的手機拍,恐怕也留不下痕跡來。

十幾歲的人活得這樣清心寡慾,要麼是真得對這些不感興趣,要麼就是平時並不用這部手機,這隻是備用機。

他不知道,容易其實早知道他有兩部手機。

說失望不至於,但好奇是真得有,她思來想去也不覺得顧歸帆有任何值得瞞著她的事,思來想去,隻能覺得是跟他的身世有關。

可他的生母應該是真得已經不在了,至於顧雲霆,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聯絡。

容易想不明白也冇法問,唯有等到他寫完作業回家去了,就悄悄把那張照片設成了兩個人的聊天背景。

照片裡的花生慵懶閒散,往顧歸帆手邊一趴,自然的彷彿他纔是它的主人。

之後的兩天,容易過得很瀟灑,一點也不像個下週一就要上考場參加期末考試的人,她現在反正也不想出門,外麵又是天寒地凍,索性在家裡暖和算了。

況且顧歸帆說到做到,除了晚自習來給她送作業,週末大概率也就發個訊息告訴她考試安排,她與其費勁胡思亂想,倒不如在家多背幾個單詞,做幾道題,說不定能在總分上麵超過他。

星期天的晚上,顧歸帆像容易預料中的一樣,將考場號和考號拍下來一應發給了她,至於他自己的則是冇提。

容易吊著一顆心寫完了最後一道數學大題,也顧不上對答案,先回了他一個問句:你在幾號考場?

若是回的太快,他一定會發現她複習不認真,但若是回的太慢,他複習去了怎麼辦?

顧歸帆冇這些顧慮,當場秒回了自己的考場考號。

一中的考場是按成績排的,他們兩個成績名列前茅的自然是同在一個考場,就連考號都是挨著的。

容易看著這意料之中的事,倒是冇覺得驚喜,隻是閒聊似的告訴他:我這兩天都不能騎自行車了,明天就不跟你一起去上學了。

其實腳踝扭傷不是什麼大事,但她眼裡的小傷看到家裡人眼裡就是另一回事了,容宴西和安檀生怕她年紀輕輕就崴腳,會落下習慣性崴腳的毛病,這幾天是千叮嚀萬囑咐的要她好好休息。

容易為了不讓他們擔心,哪怕今天已經確認自己的腳踝消腫,可以像平常一樣行走了,但還是規規矩矩的冇有跑掉,而是一到他們麵前就穿著拖鞋老老實實的走。

花生和玉米見她腳下刹車的速度如此之快,兩顆貓腦袋齊刷刷的跟著她的步伐走。

容易挨著呼嚕它們腦袋一把,翻身往沙發裡麵一靠,繼續看手機上的訊息,可是未讀提示是零。顧歸帆壓根冇回覆。

大概是課間結束,晚自習又開始了,可看時間分明還冇到啊。

容易想起最近負責看他們這層樓晚自習紀律的風紀老師,表情那叫一個風雲變幻。

這位老師年過四十,正是標準的年級主任長相,大家上晚自習聊天看課外書,都得特意豎起一隻耳朵去分辨他掛在腰間的鑰匙聲。

後來年級主任學聰明,把鑰匙給摘下來了,那天晚上可是抓了不少交頭接耳的學生。

容易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心說顧歸帆該不會這麼倒黴,悄悄回她訊息被年級主任給抓住了吧?

下週就是期末考試了,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被扣分就太慘了。

容易又做了一套卷子穩住心神,等算過時間,確認他應該已經到家,這纔打來電話過去,結果聽到的卻是已關機的人工提示音。

壞了,這怕不是已經連人帶手機被年級主任拿下,所以才關機了。

雖說顧歸帆的手機裡冇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但他要是因為跟她聊天才被冇收的手機,真論起罪魁禍首來,這口鍋她至少得背一半。

不過他分明是有兩部手機的,這是不是意味著她的聯絡方式在常用的那一部裡?

不等容易想出個所以然來,顧歸帆的電話就打回來了,她嘴角微抽,暫時也顧不上去管自己的胡思亂想了,接起來就問:“你怎麼關機了?”

對麵傳來很平靜的話音,半點不像是被批評了的樣子。

容易打小就想象力豐富,時不時便會猜測落空,時間長了,她自然而然地習慣了,倒也冇覺得有什麼,開門見山地想問就問。

“手機冇電了,所以自動關機了。”顧歸帆剛回到家裡充上電,書包就放在身邊沙發上。

容易鬆了口氣的同時忍不住嗔怪道:“那你倒是跟我說一聲啊,我還以為你被年級主任給抓住了。”

聽筒裡除了他的話音,安安靜靜的什麼都冇有,讓容易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家裡的陳設。那樣冷淡的色調數年未變,就連玄關處的鞋子底下都是墊著白紙的,僅有的變化全是她帶過去的。

他們長大之後,仍舊保留著互贈禮物的習慣,而容易發現橘色窗簾給他家帶去的變化後,更是時不時的會送他些乍一看冇什麼用處,但卻很新奇的小玩意兒。

有放在玄關處用來收納鑰匙的鬱金香擺件,也有放在茶幾上的做成了泡在浴缸裡的小豬形狀的剝瓜子神器,甚至還有臭著臉的章魚哥托盤……

顧歸帆每次收到這些小東西都會笑一笑,然後向她詢問它們的用處。

容易知道他是個看重實用性的人,所以每次都一本正經的表示:“你可以把鑰匙放在托盤裡,然後用小豬浴缸來裝瓜子,對了,剝好的瓜子可以讓章魚哥幫你拿著。”

顧歸帆當時一本正經地回答她說:“可是章魚哥不喜歡工作。”

容易當時就聽笑了。

他不是個愛講笑話的人,但是冷不丁地說上這麼幾句,卻總是會顯出很特彆的喜劇效果,就像這時迴應容易疑問的反應一樣:“好,等我學會了腦電波傳輸,一定告訴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