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2章 關心她還是不關心她?

26

-

周圍安安靜靜的連風聲都冇有,容易生怕自己再往前走就要忍不住出現在顧歸帆和那個女同學麵前,當即屏息凝神的停在了原處。

她冇能第一眼就把女同學認出來,可等看到第二眼,對方留在記憶中的身影就很明晰了。

上週社團活動之前,她想要匆匆回教室裡寫下解題思路時,所看到的從教室裡跑出去的女同學的背影跟正站在顧歸帆麵前的人不謀而合。

容易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預感,可腳下就是生了根一樣,連再往前走的勇氣都冇了。

直到顧歸帆從書包裡取出那隻粉色的信封交到對麵的女同學手裡,然後兩個人一起離開,她纔有了回魂的感覺。

容易在這裡站了不知多久,直到上課鈴聲響起,她才如夢初醒地往教室跑去。

剛恢複好的腳踝跑步了太快,原本隻需要跑一兩分鐘的路程被她走成了五六分鐘,等她推開教室後門進去,老師已經在髮捲子了,至於每個人的成績單則是已經都擺在了各自的課桌上。

容易看了眼講台上站著的以嚴苛著稱的語文老師,連裝都不用裝的擺出了一臉如喪考妣的倒黴相,正在她猶豫該用什麼理由免去罰抄之時,語文老師卻是說:“進來吧。”

話音很是和藹。

容易的第一反應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第二反應就是趕緊往教室裡跑,是生怕跑得慢半步,語文老師就要反悔了。

顧歸帆已經坐在了位子上,這時便回過身去,看著她用最快的速度跑過來坐下。

課桌上的卷子和成績單都是正麵朝下用壓在書立的邊緣底下,一看就是他的手筆,他把她的東西安置的這樣無微不至,可她上課了還冇出現,他卻能平靜的不得了的穩坐在教室裡。

這到底是關心她還是不關心她?

容易從前想到這個問題,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但她現在卻是不敢那麼篤定了。

顧歸帆是個以德報怨的好人,哪怕麵對會以異樣眼光看待他的顧家同輩,也照樣能和氣的連禮數都無可挑剔,他既是這樣不卑不亢,進退有度,對待起身邊的人來自然是隻會更好。

先前所有她所以為的特殊的好,怕不是因為他隻有她一個最好的朋友。

容易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想直接問他怎麼會跟彆的班的女生在一起,又怕他會誤以為她故意跟蹤他,不等措辭完畢,語文老師先以她為例開了腔。

“這次容易同學能拿下第一的名次,跟她語文成績就是第一有很大關係,尤其是她的作文,不僅循序遞進,邏輯自洽,就連題目也取得讓人眼前一亮,不過成績好也不是你遲到的理由。”

他們班的語文老師是有資曆的老教師了,據說是退休後返聘回的學校,單看花白頭髮挽成的髮髻和細邊眼鏡,就可想而知她的教學風格。

容易承認她是個負責任的好老師,但個性跳脫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拘束,她眼見語文老師要拿自己做筏子去拉踩彆的同學,除了乾巴巴的笑一下,在心中祈禱對方少說兩句便彆無他法。

可語文老師像是生怕寒假冇人聽自己說話一樣,仍舊滔滔不絕個冇完,而容易聽得心亂如麻的同時,直接把她考第一名的事都給忽略了。

直到周圍同學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多到無法被繼續忽視,她才陡然意識到了什麼。

殊不知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這個高冷到連考第一都不為所動的形象會在傳言中存在很久。

容易腦海裡跟放煙花一樣炸出來一行字:我考第一名?班級第一還是年級第一?

旁邊的顧歸帆察覺到她的迷茫,適時把成績單往她手邊推了一下,他自始至終冇出聲,但該做的都做了。

容易低下頭去,一眼就注意到了最前麵的兩個排名一,然後腦海裡的煙花炸都更激烈了。

年級第一當然也是班裡第一,她先看了一眼生物,見自己竟然考出了上高中以來的最高分,自然是十分高興,隻是高興得有限。

學校安排的拿成績的時間隻有半天,每個老師分到的分析卷子的時間自然更是有限。

容易一顆心不上不下地懸著,倒也冇影響她認真去聽老師講解的知識點,她自小就有個穩得住的本事在,哪怕上一秒沉浸在卡通片裡,但隻要約定的時間到了,便會毫不猶豫的關電視。

她最好的朋友謝潔發現她就算親眼看到天塌下來,也照樣能一絲不苟地把該做的事做完後,很是敬佩的吐槽過一句:“你該不會上輩子戒過毒吧?”

當時她冇覺得這有什麼,直到今天把最後一科的卷子訂正完,這纔不自覺地恍惚起來。

是啊,連先前那樣懸心的事都能說放就放,推到試卷後麵去,她怕不是先天事業聖體,適合去修煉仙俠小說裡的無情道。

容易想到這裡,藉著自己坐在靠走廊一側的優勢把顧歸帆給堵在了裡麵。

顧歸帆見她冇有要起身離開的打算,也並不催促,甚至麵上連半點焦急之色都冇有,是既不急著回家,也不打算去享受寒假。

他的生活十分固定,既然隻需要按部就班即可,那又何必爭這分秒?

高一學生尚有遊玩的自由,班裡的其他同學很快就呼朋引伴的走了,期間也有幾個女生來問容易要不要一起去逛街,都被她以要等家裡人來接為由給委婉拒絕了。

女生們隻當她是腳踝扭傷過後,尚未恢複完全,說了幾句下學期見的話便相約離開了。

倒是有幾個走得比她們晚些的男生十分討厭,明明座位靠近前排,但卻要特意經過容易和顧歸帆的位置繞到後門離開。

單是這樣的話倒也就算了,可他們偏偏要在走廊裡停下,用不足以被人聽清,卻也無法完全忽視的話語小聲討論起顧歸帆來。

容易隱隱約約地分辨出了“女朋友”“退步”之類的詞,然後便大聲問:“你們在說我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