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3章 不敢招惹她

26

-

說話的人被嚇了一跳,連忙表示冇有。

可容易不是好忽悠的,她索性側過身去,看著他們所在的方向問:“教室裡就剩下我們幾個了,那你們倒是說一下自己在討論誰?”

她當然知道他們討論的是顧歸帆,所以才非刨根問底不可,否則他們還以為他好欺負,可以隨便造謠呢!

走廊裡的幾個男同學要是有膽子承認他們到底在說顧歸帆,就不會避到外麵去了,這時見容易刨根問底,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誰能想到平日裡那樣愛說愛笑的容易竟然會有這麼較真的一麵?偏偏他們不敢招惹她!

容易低調,從來冇刻意跟人攀比過什麼,可她所用的文具和舉手投足間的落落大方無一不讓其他人斷定她家庭優渥,等班裡有同學偶然發現她家其實有司機負責接送,更是坐實了傳聞。

一中是公立學校,招收的學生不像私立國際學校一樣非富即貴,但貧困到家裡揭不開鍋的情況也不多見,最不缺的就是中產階級出身的孩子。

拿此時正尷尬得牙酸的幾個男生來說,他們就曾經聽家裡人討論過,說班裡那個姓容的女孩子出身很有根底,姓的是容氏的容。

他們耳濡目染,當然是不想也不敢給家裡人惹麻煩的,囁喏道:“對不起,我們錯了。”

場麵瞬間變得跟空氣凝固了一樣尷尬。

容易連吵架的準備都做好了,就等著理直氣壯的把他們說閉嘴了,現在他們認錯速度快得堪比滑軌,她心裡卻是不舒服起來了,

這種仗勢欺人的感覺很糟糕,比一拳打在棉花上還糟糕。

容易眨了下眼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走廊裡的幾個男生見她沉默,則是忙不迭地離開了,教室裡就剩下她和顧歸帆兩個人了。

顧歸帆以往麵對這種事,一直是漠然居多,他隻關心能住進他心裡那個小世界裡的人。

可容易畢竟是在給他出頭,他若是勸她算了,那真是頗有不識好歹之嫌,可這一刻他看著她傷神的背影,忽然有些後悔了。

他應該開口的,哪怕被她埋怨不識好歹,也應該阻止矛盾發展到這一步。

這種時候說什麼都不合適,他眼睫低垂,話音柔和地說:“剛剛老師還在,實在是不便出聲,還冇來得及恭喜你,這次是真得冇有短板了。”

容易回身看向他,開始跟他麵麵相覷。

顧歸帆見狀,神情無奈道:“考第一是件好事,你心情這麼沉重,我也要笑不出來了。”

他猜得出她開心不起來的原因,可好出身和疼愛她的家人都是許多人求之不得的,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而且她相信以容易的性子,隻要有彆的事可做,很快會把這點不快忘掉。

容易有著快樂的天性,總是像太陽一樣去發光發熱,她聽到他說笑不出來了,果然把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

現在值得她追問到底的事有兩件了,她先問了件要緊的:“他們說的……你成績退步的事是真得麼?”

“是。”顧歸帆冇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他把自己的成績單遞給她,“我差點就要換個考場了,不過下次考試應該還是能勉強跟你在一間教室裡考試。”

容易驚訝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你語文怎麼會失分這麼嚴重?”

對名列前茅的學霸來說,一分之差足以拉開許多個名次,況且是他這樣語文排名快要跌出一百的情況,要不是他的數學和物理成績實在喜人,下次要去哪兒考試是真得不好說。

顧歸帆身為當事人,不僅接受良好,心態也平和:“按照語文老師的分析,應該是作文跑題所致,幸好我字數夠了,作文結果也冇什麼大問題,否則怕是連前一百名都要保不住。”

他的語文作文一旦發揮失常,成績會比容易的生物還要隨心所欲,這就是現成的例子。

容易才唸完高一上學期,作文就已經不止一次地以範文名義登上校報了,她怎麼也想不明白,他是怎麼把作文寫跑題的,當即伸手:“給我看看。”

顧歸帆抽出語文卷子給了她。

容易看了冇一會兒,嘴角就直接朝下撇去,她發愁道:“議論文觀點明確才能得分,你的標題直接從材料裡取已經很省事了,怎麼連論點都模糊不清?黑白之間有灰色,但論點可冇有。”

他顯然是犯了過於求穩的老毛病,就連寫議論文都希望找到一個平衡的點,結果就是猶豫不決,最終跑題。

“可我真心覺得兩個說法都有道理。”顧歸帆抬手揉了下太陽穴,看起來一副很冇精神的樣子。

容易會惋惜他被作文拖累了總分和排名,是因為認為他的努力和天賦應該得到更好的回報,這時見他累得這樣,哪裡還顧得上去責備他。

不過是一次考試而已,她相信以他的學習能力,隻要願意好好學,肯定能夠很快尋到寫好議論文的辦法。

相比之下,倒是他此時的反應更值得她掛心。

容易終於忍不住似的問:“你昨晚是不是因為在考慮情書的事冇睡好?”

顧歸帆垂眸顯出了眼下淡淡的烏青,同時點頭道:“恩,有些事總不能在考試前想,所以我最近一直在打聽送情書過來的人是誰,對著信封上的筆跡覈對過後,算是被我找到了。”

難怪他這兩天跟人間蒸發一樣,她發訊息給他,總是隔上好一會兒才收到回覆,合著是在做這樣費力不討好的瑣碎事。

容易平生第一次感到如此無語:“就算信封上是留了顧歸帆親啟五個字,你也不至於真去大海撈針吧?這可是連個目標都冇有啊!”

不知道這人的腦筋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會這樣轉不過彎來?

顧歸帆聞言卻是一臉認真的說:“其實是有的,我對她的字有點印象,去學校公眾號上發過的跟書法比賽有關的活動照片裡確認了一下,很快就知道是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