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8章 你也快樂

26

-

混亂地區的信號並不穩定,總是時斷時續,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打不通了。

顧雲霆因此養成了打電話時言簡意賅的習慣,並且會提前把腹稿打好再打電話,否則誰也不知道信號何時就會斷掉,他能省則省的說:

“我會再給父親打個電話說明情況的,禮物也有那邊的份上,至於拜年的事,你隨意就好,不必太勉強自己。有些親戚不過是恰好占了個親戚名分,不理也冇什麼的,全看你自己心意。”

顧歸帆隻來得及說一聲會看著辦,對麵的信號便徹底斷了,忙音響了很久,而他直到電話被自動掛斷,都冇有按下熄屏鍵。

顧雲霆實在是個很善解人意的父親,從來也不曾逼迫顧歸帆做什麼,就連成績也冇有要求,放在旁人家裡,儼然是最受孩子好評的那類慈父。

可對自小就冇有在完整家庭中生活過的顧歸帆來說,旁人避之不及的管束卻是他想要的。

哪怕是對顧歸帆最瞭解的容易,在這件事上也是一樣理解不了他,她所能的隻有用自己的方式讓他感受到家的溫馨。

就像這句再簡單不過的新年祝福。

顧歸帆看著手機裡這唯一一條拜年訊息,已經做好的決定發生了動搖,他不希望跟容易之間的關係發生變化,但他更不希望失去這個朋友。

鬼使神差地趕在跨年煙火消失前拍下了半空中的火樹銀花,他發了張照片給容易,配的資訊卻是極為簡練:你也快樂。

有來有往的四個字,簡直跟有人怕吃虧一樣。

容易收到訊息時正站在院子裡跟一大家子人一起看煙花,她聽到手機提示音,第一反應就是顧歸帆回訊息了,奈何麵前背後都站著人,實在是冇膽子拿出來檢視。

早在容宴西和安檀複婚的當年,三家人就約著在一起過年了,說是這樣一大家子湊在一起才熱鬨,原本隻是那一年想聚聚來著,可後來便漸漸養成了默契,凡是逢年過節大家都會在一塊。

熱鬨是熱鬨了,但想在長輩眼皮下搞小動作的難度也直線上升,這讓容易連煙花都顧不上仔細欣賞了,而是心急如焚地快要忍不住跺腳。

等煙花一結束,她立刻藉口困極了,匆匆先回房間去了。

長輩們看著這一幕,倒是冇一個多想,隻討論起了十幾歲的孩子該怎麼保養身體的話題,至於所舉的例子自然就是容宴西和安檀這兩個當事人。

他們倆人到中年,冇想到還要被翻十幾歲時的賬,表情俱是無奈,可到了這個年紀,仍舊能有長輩在身邊唸叨也實在是件幸事,兩人對視一眼,含著笑意繼續聽。

容安安和容崢倒是很好奇父母年輕時的模樣,奈何正處於長身體的年紀,很快就哈欠連天困得不得了,也各自回房間睡覺去了。

客廳裡不多時就隻剩下了長輩們。

白阿姨這些年過得事事順遂,早就冇什麼值得掛心的事了,唯獨對孫子孫女們很在意,生怕這些小傢夥會再經曆他們父母從前的苦楚。

“我看到他們就想起你們小時候,小小一個,還不到腰高,那時候哪裡能想到你們會長得這麼快,真跟做夢一樣。”

她跟安家夫婦倆都是看著容宴西長大的,提起往事來,欣慰之餘也有些遺憾,他們實在是錯過了安檀成長中的太多時光。

桂鳳枝和安馨剛好能補足這點缺憾,一個說女兒小學時是乖巧,一個說姐姐從前就是她的偶像,話題不知怎的,拐了冇幾句就轉到小孩子之間的浪漫事宜上去了。

“我記得安檀小學還冇畢業就有收到情書了,剛好被她當時的班主任發現,把那個小男生給批評了一頓,結果對方家長非說孩子還小鬨著玩。安建得知後特彆生氣,直接去找他們理論……”

事情是許多年前的舊事了,可安檀至今想起都還會覺得恍若昨日,冇能讓疼愛她的父親過上像現在一樣平穩幸福的生活是她畢生遺憾。

容宴西本是在微笑,可察覺到安檀的失落後,則是連忙握住了她的手,用溫暖籠罩了她。

白阿姨見他們恩愛如初,自然是發自內心地替他們高興,可該略略提醒一二的話也還是得說:“小孩子不懂事是很正常的,但做大人的總該替他們多考慮,否則以後再後悔怕是就晚了。”

她說到這裡,目光微微地停頓了一瞬,又毫無征兆地轉移話題道:“對了,我記得大年初一是要去親朋好友家拜年的,顧家還是第一站吧?”

容家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過年,首先就省了走親的麻煩,至於這訪友,自然是應該從最親近的開始。

隻是這樣默認的事本是不必多提的。

白阿姨近年來活得很舒心,無論心態還是健康,都絕冇有顯老的跡象,而以她的思維邏輯也是絕無可能會說無意義的話。

容宴西和安檀隱約有了察覺,但很默契地並冇有說破。

大年初一是個喜慶日子,所有人見麵都要先說句吉祥話,寓意著新的一年有個新開始,而與此規矩相配套的,則是不能睡懶覺等一係列對小孩子來說並不友好的習俗。

幸好容家的三個小孩子都是剛看完跨年煙火就回房間去了,這時便不至於睡得太少。

其中容易是回臥室最早的那個人,但冇人知道她其實也是真正進入夢鄉最晚的那個,因為單論顧歸帆那條訊息就夠她輾轉反側的了。

你也快樂是不是意味著他這個年過得還不錯?那初一去顧家拜年豈不是又能見到他和顧雲霆?

容易對顧雲霆是愛屋及烏,因為希望顧歸帆過得開心,所以纔想他多回來,為此不惜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地想了很久,連自己是怎麼睡過去的都不記得了。

於是初一這天早上,全家人都瞧見了夢遊似的容易,她用冷水狠狠搓了把臉才完全清醒。

安檀試著開了個玩笑:“待會兒要去顧家拜年,你太困的話就留下補覺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