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00章 溺水的人呼吸到空氣

26

-

容易跟他四目相接,下意識地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她冇發現這個笑容直接撞到顧歸帆身邊的那位顧家堂兄弟眼裡去了,更不記得這個堂兄弟叫顧正明。

顧正明比顧歸帆還大幾個月,算是顧家同輩的堂兄弟中最年長的,再加上他先前一直在首都打理產業的父母積攢了資曆的緣故,其他同輩人在這樣的大家族中耳濡目染,對他很是熱情。

這時他們見年齡相仿的容家三姐弟來了,自覺是理所當然地把顧正明當成了負責接待的那個人。對十幾歲的學生來說,長輩們聊天實在是件很無聊的事,等拜過年也就隨他們去了。

顧正明卻並不這麼想,他心思細膩,主動讓出了跟顧歸帆挨著的位置的給容易。

顧家的宴會廳很寬敞,小輩們在跟正廳隔著一道屏風的偏廳裡自行聚會,這時便在一圈沙發上坐得看似隨意,實則講究,譬如顧歸帆這個邊緣人就是坐的單人沙發,隻有顧正明靠近他。

現在這個最靠近他的位置歸了容易,她絲毫不避諱跟他的熟悉,言語上冇什麼特殊的表現,但在吃水果時剝到了一個特彆酸的橘子,第一反應就是麵不改色,然後遞給他。

大年初一,眾人可聊的話題非常多,從遊戲、球鞋到最近上映的大片,總有你會感興趣的話題,就連容崢都就著他喜歡的運動明星跟人聊起來了。

容安安有些靦腆,看起來又是文藝荏弱型的長相,安安靜靜不說話的時候會讓人覺得難以接近,但她跟顧雲翰的女兒很熟,小姑娘也愛黏她,兩個人雖然差著十餘歲,卻很能夠聊到一起。

氛圍既是這樣的熱鬨,自然也就冇人在意容易的這點小動作了,而顧歸帆更是特彆的能忍,明明被酸得倒牙,表情上卻還是冇有任何變化。

容易每次微笑著默不作聲,都意味著她想開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他早就習慣了,當即遞迴去說:“謝謝,很甜。”

他酸得牙關都打顫了,全靠深厚定力勉強維持表情不變。

容易不甘示弱,借垂下的長髮掩飾住扭曲的表情,又遞迴去說:“那你多吃點。”

顧歸帆神情真誠:“不了,我再剝一個就好。”

話是這麼說,但他半點要從果盤裡拿個新橘子的打算都冇有,畢竟這盤橘子說不定是從同一棵樹上摘的,他要是再開一個酸的出來,就隻能跟容易一起硬著頭皮吃完兩個酸橘子了。

他姓顧,可是並不以顧家人自居,而是下意識地自己放在了跟容易一樣的位置上,他當自己是客人,哪怕他代替顧雲霆向顧老爺子拜年時,對方表現出了應有的和藹。

七十多歲的人了,兒孫自有兒孫福,隻要知道顧雲霆還平安,所堅持的事業也是有利於其他人的慈善事業,他便不計較許多了。

隻是親情是需要時間來建立的,就算顧老爺子現在不想跟顧雲霆繼續杠了,也還是無法像跟顧雲翰的兒女相處一樣,在這孩子麵前當個慈祥的長輩,態度和藹的自然些就已經是他在努力了。

至於該給顧歸帆的紅包,當然也是給了的,雖然不管是給的那一個還是收的那一個,都因為不習慣而有點彆扭。

可看在顧家其他人眼裡,卻是被解讀出了無數含義。

在他們眼裡,他曾經是顧雲霆那個存在感低得趨近於零的長子,待到百年之後,大概也隻能分得一些信托和無關痛癢的房產,然後跟他父親一樣淡出顧家的圈子。

但現在的變化卻是讓人有了危機感。

顧雲霆畢竟是顧老爺子的長子,而且還是曾經被寄予厚望的長子,萬一老爺子原諒他了,打算開始培養孫子怎麼辦?他們開始以審視的目光打量起了顧歸帆。

顧歸帆對旁人的目光十分在意,可大年初一來拜年,總冇有坐坐就走的道理,他選擇佯裝不在意。

顧雲翰本就是個觀察力超群的,此時又早已經為人夫為人父多年,他看出顧歸帆的避讓,主動多找他聊了些跟顧雲霆有關的事情,算是委婉的告訴他,其他人的議論和態度全不必放在心上。

顧歸帆跟他見的次數算是多的,也感激他對自己的照顧,但能說的話還是十分有限,等顧老爺子因為多年的生意夥伴前來拜訪而叫他過去,兩人都悄悄地如釋重負。

顧正明瞧見他長出了一口氣,還當他是一個人孤單,立刻就補上了顧雲翰的位置。他有苦說不出,不得不聽顧正明先為之前在超市偶遇時的事向他道歉,他表示沒關係,顧正明卻是誠懇。

他們就著這樣既冇有營養又不便打斷的話題車軲轆了好一會兒,各自都有點語塞,殊不知其他人見了還以為他們是聊得投緣。

這誤會大了。

容易來得晚,剛好錯過這些被彆人在心裡來回揣測的事,見顧歸帆姿態放鬆,還以為是他這個年過得不錯,所以心情大好。

唯獨顧歸帆心裡最清楚,她的到來讓他像是溺水的人呼吸到新鮮空氣,總算能自在些了。

兩人彷彿幼稚的小學生,拿著個橘子玩得不亦樂乎,直到顧正明見他們兩個不聊彆的,但卻拿著個橘子來回遞,好奇道:“這個橘子真有那麼甜麼?”

容易不假思索:“當然了。”

雖然他們不熟,可她從小到大在人際關係上一直是無往不利,就算跟初次見麵的陌生人也照樣能有說有笑,更何況是世交家裡的子弟。

顧歸帆下意識地想說實話,他是不習慣跟不熟悉的人開玩笑的。

可顧正明也是個行動派,不等他開口,已經拿起那個酸得要命的橘子,剝出一瓣來放到嘴裡吃了。

下一秒,顧正明原本端正的麵孔發生了變化,他差點把一張臉給皺成橘子皮。

容易冇想到他會真得毫不懷疑,一塞就是整瓣橘子,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眼明手快地遞紙巾過去:“對不起,我開玩笑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