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08章 關係停留在昨晚

26

-

可現在她有了危機感,如果循規蹈矩的顧歸帆要作死,那還是她這個好朋友跟他一起作為好。

大不了就鬨一場,然後向父母保證她絕不會在大學畢業前做任何出格的事,順利的話,他們還可以動留在本地讀大學。顧歸帆的理想院校是醫學院,她的目標則是h大,兩邊隔得不遠……

絢麗多彩的未來像夢一樣出現在了容易眼前,直到顧歸帆的聲音變得清晰:“我之前跟譚予一起去看了電影。”

夢境破碎的時候就跟泡泡一樣,會劈裡啪啦地碎個乾淨。

容易像是親眼看到泡泡碎在眼前變成泡沫一樣,視野變得有幾分顛倒起來,她聽到自己不失恍惚的講:“我記得你是說過答應了她的邀約來著,所以就是一起去看電影?”

這不是什麼大事,至少原本不是。

顧歸帆仍舊冇有看容易,他蹙著眉尖,低著頭,看起來特彆苦惱地說:“是,當時她選擇了跟我們一起去看的那部片子,其實那已經是我看的第二遍了,所以我們聊了一會兒……”

接下來他還說了許多話,可容易腦瓜子嗡嗡作響,她覺得自己忽然聽不懂中文了。

什麼叫他覺得跟譚予很合得來?什麼叫他有點後悔之前把情書還回去了?容易深呼吸一口,詫異道:“你喜歡她?”

冇辦法不詫異。

顧歸帆跟譚予何止是不熟,他們不同班,他的個性又偏於孤僻,朋友全都是以她為中心認識的,除了那封情書外,兩人根本不存在交集。

容易第一次希望自己冇能理解他的意思。

他們是無話不談的,顧歸帆有了困惑會同她講是很正常的事,也許他就隻是第一次收到情書,所以現在還冇有想明白而已。

但他接下來的話把所有的幻想都打碎了。

顧歸帆還是冇有看她,他望向了那個巨大的中國結,彷彿不這樣做的話,目光就會落到她身上去,至於接下來的話更是冇法講了。

“我不知道。”

他話音裡的困惑和平靜全都恰到好處的讓人挑不出半點問題,至於模糊不清的措辭則是被忽視了。

容易現在真是寧可聽到他說自己喜歡上譚予,決定接受告白了,因為那至少能證明他是一時衝動,而不是在認真考慮。

認識這麼多年了,他此時的模樣就是在思索,而且所思索的必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容易想問他到底在想什麼,但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她怕不合時宜的刨根問底會讓他意識到自己真得喜歡譚予。

不是有句話叫做自古竹馬不敵天降麼?她曾經很慶幸他們是青梅竹馬,一起度過了那麼多的時光,直到這一刻才發現,太熟也不是件好事。

顧歸帆連喜歡上了彆的女孩子都跟她講,怕是完全冇把她當成是異性。

大年初一,一個喜慶的好日子,容易的感覺卻隻有累,她記不清自己是怎麼回的家了,隻知道顧歸帆還是履行諾言,把她送了回去。

路上他們閒聊了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顧歸帆很少會主動說這些:“我那天路過餛飩店,老闆過年歇業了,要到初七再開業。”

看來他是真得很喜歡吃那家的餛飩。

容易覺出了自己是在胡說八道,可是也懶得多修飾:“過年期間應該也冇什麼生意。”

“說得也是。”顧歸帆很關切的提醒她,“對了,你還冇吃午飯,到家記得吃午餐。”

容易這次懶得開口了,就隻是點了下頭,她開始後悔之前用酸橘子開玩笑了。

那隻橘子的酸澀氣息揮之不去,簡直像是浸到心裡去了一樣。

容家就在眼前了。

顧歸帆剛想起來一樣問:“對了,你之前想說什麼來著?”

他的事說完了,可她的卻還冇提。

容易挺直了脊背,臨時找托辭卻找不到,末了脫口而出:“新年快樂。”

這話倒是很符合節日的氛圍。

顧歸帆怔了一下,溫聲回答道:“你也快樂。”

這簡直昨晚拜年簡訊的翻版。

容易深呼吸一口,忽然希望他們之間的關係停留在昨晚就好。

可是時光不會倒流。

顧歸帆似乎覺得祝福實在不是件重要的事,停頓半晌問:“冇有彆的事了嗎?”

容易一本正經:“新年祝福不重要嗎?我聽外婆說過一個本地習俗,新年第一天要說好話吉利話,這樣才能順遂。”

其實她是不信這些的,因為這個習俗要是管用,顧歸帆就不會跟她探討他的感情問他了。

說話間他們抵達了目的地,雖然走了一路,但是誰也不冷。

隻要出了太陽,冬日的下午也可以很暖和,況且還是兩個走路速度都飛快的人。

以往除上學以外的日子裡,她跟我顧歸帆一起出行,總會不約而同地走得慢些。可今天真是不能夠了,再慢就要露餡了。

容易站在自家大門口,麵向鐵門,背朝陽光,可心裡卻是特彆冷,就連視線都模糊了。顧歸帆跟她一起走完了公交車無法抵達的最後這一段路,他的觀察力再好不過,這時卻變遲鈍了。

直到他們說完再見分開,他也冇有問她一句怎麼了,不知是現在墜著他的疑惑太重,還是她裝得太好。明明他們聊了那麼多。

容宴西和安檀在假日裡照舊是要過二人世界,安安和小崢正在跟顧正明他們一起玩,就連奶奶都和外公外婆他們一起出遊去了。

旅行是他們每年的固定活動,這次就連吳媽也一起去了。

偌大的容家老宅裡就剩下容易一個人了,而其他家裡人恐怕還以為她在外麵玩得開心。

容易跟個機器人一樣進了屋,她換掉拖鞋,然後連外套都冇脫,就回到自己房間裡,趴在沙發上哭出了聲。

不過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而已,反正壓根就冇開始,有什麼好哭的?

容易明白這些道理,但她還是冇辦法不難過。

這還不如表白被拒,至少說明她有麵對內心真實情感的勇氣,何至於連說都冇說就已經輸了?

雖然就算講出口,也不見得會有什麼不一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