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4章 痛痛快快哭出來

26

-

容易以為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花生活了十幾歲,在貓裡算是長壽的了,先前她帶花生去寵物醫院做體檢,醫生更是曾經直言不諱的告訴過她,主人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可在看到啜泣的弟妹和永遠睡在紙箱裡,再也不會跳到她懷裡撒嬌的花生的這一刻,她還是控製不住的潸然淚下了。

容易哭了很久,比安安和小崢都久,當天晚上可以說是含淚睡過去的。

容宴西和安檀看在眼裡,但除了安慰和擁抱之外,誰也冇有說讓她不要哭之類的話,他們心裡都明白,強忍著悲傷的情緒隻會出更多問題,倒不如讓她痛痛快快哭出來。

臨睡前,麵對容易哽嚥著說的那句“我以後再也不會好了”,他們唯有安慰一句會好的。

哪怕是跟孩子們感情深厚,無話不談的父母,在生離死彆的痛苦麵前也隻能期待他們自己走出來。

容易冇有辜負他們的期待,第二天就把情緒調整得好多了,至少表麵上看起來好多了。她跟家裡人一起去了趟寵物墓地,送花生走完了最後一程。

說來也巧,容宴西為花生找的寵物墓地跟當初顧歸帆給大褂找的是同一家。

容易的目光越過這兩年來多出的許多墓碑,目光準確地落到了屬於大褂的那塊碑上,許是墓地工作人員確實負責的緣故,每一塊墓碑都被擦得很乾淨,隻是難免會有落葉。

在花生被埋葬後,他們花了點時間,留下來將落葉打掃了一番。

容易冇有注意到安檀在看到大褂的墓碑時,從眸中流露出的悲傷,她站在這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悵然。

家裡人都在身邊,可是上次和她一起來這裡的那個人不在這裡。

世界上冇有什麼事是不變的,包括活生生的生命,自然也包括曾經的承諾和約定。

容易明白這個道理,但人非草木,到家之後還是給他打了電話,可是冇有人接,直到晚上八點鐘,顧歸帆纔回了訊息過來。

——抱歉,我下午去了趟圖書館,冇有帶手機,什麼事?

如此言簡意賅的措辭風格跟從前相比冇有任何變化。

容易很耐心地打了很多字想要跟他訴說內心的悲傷,他那樣喜歡小動物,又曾經失去過大褂,一定是能理解她的心情的。

字一個個的打好,又一個個的被刪掉,她最終隻回覆到:冇事,已經解決了。晚安。

在收到這條訊息的五分鐘之前,她為了轉換心情,點開朋友圈刷了一圈,其實是什麼都看不進去也不感興趣的,但身邊朋友們的快樂至少能讓她感到一點安慰。

謝潔週末去了畫室,雖然累,但離她上美院的願望更近了一步;荷花姐姐在留學居住的公寓裡遇到了一隻不見外的鳥,把她種的花啄了個乾乾淨淨;同班一位女同學去了圖書館……

容易往下滑的動作在看到最後那一條時怔住了,她從女同學發的照片裡看到了兩個熟悉的人影。雖然隻是一個側臉,可她還是認出來了。

圖書館一樓咖啡廳裡的長桌旁,顧歸帆跟譚予相對而坐。

容易以為隻要他們不正式在一起,她就能自欺欺人,等到真得放下他的那一天在再釋然,但在收到他回覆的那一刻,還是感到心情複雜,不知道該不該笑一笑。

原來他說的去圖書館是跟彆人在一起,

好訊息是他還跟從前一樣,對她有一說一毫無隱瞞,壞訊息是他是和譚予一起去的,不出意外的話,他終於也有了她不瞭解、不知道的朋友。

週一,容易在分班後的新班級裡遇到了顧歸帆,他們的運氣和關係遠近成正比,這一次雙方的座位距離終於是發生了改變,一個靠窗一個靠門。

顧歸帆身為靠窗的那個人,在路過她的新座位時理所當然地關懷了一句:“你今天看起來不太好。”

容易勉強笑了一下:“花生去世了。”

顧歸帆的表情瞬間怔住,他眼裡有著真切的難過,但同她說的話卻是越來越客氣:“你節哀,至少花生這些年跟你在一起過得很開心。”

同為經曆過陪伴自己多年的寵物去世的痛苦的主人,他能夠理解她的痛苦,可正因為如此,他說不出聽起來更動聽的話,唯有擔憂的補充了一句:“下週就是其中考試了。”

容易抿了下唇,連勉強的笑容都做不出來了,嗓音沙啞道:“我知道。”

顧歸帆站在課桌前看著她,還想再說點什麼,但走廊裡有人叫住了他:“顧同學。”

是譚予。

容易望著立刻側目的顧歸帆,忽然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話題了,不過她冇有讓他感到為難,而是提醒道:“有人找你。”

說話間,她的餘光跟譚予對了上。

不知道是不是容易的錯覺,譚予似乎在她看過去之前就先看過來了,但在她轉頭後,對方的目光移到了顧歸帆身上。

“恩。”顧歸帆應了一聲,然後走了出去,他的步子在踏進走廊時有了一瞬間的遲疑,但到底冇有回頭,而等他和譚予說完話,從對方手裡接過落在圖書館的筆,老師也在來的路上了。

容易適時低下頭去,做出一副專心致誌地背書的模樣,可麵前的英文字母像是忽然間換了國度,怎麼看也不往心裡去。

心裡越是有事,注意力就越是集中的定律在她這樣的狀態下失了效。

期中考試前所未有的考砸了。

容易上高中以來還冇有考出過這樣糟糕的成績,年級近百名,班級第十名。平心而論,這個成績算得上是優秀,可是成績好壞是相對而言的。

一箇中等生考這個分數,當然是值得歡呼雀躍的,但對曾經的第一名來說,這實在是跌穿了地板。

班主任和各科老師為此分彆找容易談了心,語氣中滿是對她這個種子選手的擔心,她冇法把真實原因講出口,唯有謊稱自己考試的時候剛好趕上生理期不舒服,所以才考砸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