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7章 她看不透他們

26

-

容崢很快就回覆了,並且擔心的問了一串:

我姐已經到家了,她說自己冇事,但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複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和安安都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

容崢還跟從前一樣,以為顧歸帆是容易最好的朋友,必然會瞭解跟她有關的所有事,殊不知他連她帶了手機進考場都是從彆人口中聽說的。

顧歸帆回答不了容崢的疑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既然容崢不知道具體情況,那就意味著容易和她的父母並冇有把這件事告訴容家其他人,他冇有資格,並且也不能在這時做多餘的事。

除了回覆一句“她最近有些累,休息一晚大概就冇事了”外,他什麼都冇有多告訴容崢,隻是又看了眼停留在自己發出的那條訊息的頁麵的訊息欄。

容易仍舊冇有回覆他。

大概是在專心複習或者已經睡了吧。

顧歸帆放下手機,開始重新複習的同一時刻,容易按下了關機鍵,順便把陌生號碼發來的簡訊也給遮蔽在了世界外。

約莫兩個小時前,她開始陸陸續續地接到騷擾電話,不說話,被她接起後立刻就掛斷。等她不再接電話了,對方也改變策略,轉而發起了訊息,每一條都充斥著汙言穢語,讓人看不下去。

容易隻是想回撥一下那個在考試時間給她打電話的號碼,可不僅對麵總是無人接聽,就連接下來發生的事都是如此荒誕。

捫心自問,她從來不覺得自己得罪過誰,僅僅是虛無縹緲的嫉妒,值得鬨出這麼多事麼?

容易手中拿著放在家裡的筆記,原本想要把這一頁看完的心情徹底淡了,她走出房間,打算去院子裡散個步換換心情,但在經過花房時,她聽到了父母極力想要壓低的話音。

這間花房同時是安檀的書房,據說是當年容宴西親自整理出來,給她放一些絕版書用的。

兩人經常會來這裡坐一坐,哪怕什麼都不聊,僅僅是各做各的事也照樣是有趣的,可此時他們的話音中有藏不住的焦急。

安檀更是罕見的在語氣中帶上了催促,她本是個很沉得住氣的人,但為了女兒也冷靜不下來了。

“正是因為我跟你一樣相信容易,所以我纔不能讓你用施壓的問題解決麻煩,你當然可以去聯絡校長,甚至捐課桌書本,但是看在彆人眼裡,這叫欲蓋彌彰,他們會認為我們是在心虛!”

她親身體會過被冤枉的滋味,這時見類似的事情發生在大女兒身上,真是彆提多難過了,認真表示:“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給容易轉學。”

容宴西輕輕將她擁入懷中,安慰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也知道自證是冇有意義的,但轉學與否得看容易的想法,至少不能是不明不白的走,我已經安排人去學校問了,一定會查清情況。”

“容易還是個孩子,平時的人緣又好,即便是同齡人間有些矛盾也不至於鬨得這樣,我在想會不會是最近競標的事連累了她……”

憑容家的能力,想要查清前因後果不難,可問題在於容易的手機千真萬確是出現在了筆袋裡,這件事是說不明白的。

這樣惡毒的栽贓實在不像是高中生做得出來的。

容易站在晚風中,抿緊了下唇冇有出聲,她現在已經冷靜下來了,雖然許多事依然想不明白,但唯有一點清清楚楚的知道,那就是她或許真得需要換個環境。

來一中上學是她自己選的,她在這裡度過了很快樂的一段時光,也認識了到現在還在幫她說話的朋友,可她不會用彆人的錯誤懲罰自己,既然繼續留下會受傷害,那她換個學校也無妨。

隻是離開之前,她還想跟顧歸帆告個彆,這時的她壓根冇考慮過他會不會相信他的問題,她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容易第二天是卡點去的考場,她要繼續參加期末考試,家裡人不阻攔,但為了保證她的心情不受影響,特意安排了司機全天接送。考完就走,寧可回到車裡休息,也不會繼續待在教室。

顧歸帆不知道這些,他隻知道一結束考試就去容易所在的考場找她,結果卻次次撲空,最接近的一次是他隻晚了一步,剛好看到她上車。

電話總是打不通,又不能一直去問容崢,他除了當麵確認她的情況,再冇有彆的辦法。

與此同時,已經考完了最後一門的容易冇有選擇回家,而是對司機說:“劉哥,你等我一下。”

劉哥知道最近發生在她身上的事,以為她是要回去收拾東西,關切道:“你在車上休息,我去幫你收拾就好。”

容易輕輕搖了頭:“不用,我隻是想等一會兒。劉哥,麻煩你把車開到樹底下吧,彆太明顯了。”

劉哥立刻照做了,他知道她是不想引人矚目,所以特意選了停車場邊緣的樹,既不曬,又能顯得特彆不起眼。

容易在車裡拿出了那隻給她帶來數不清麻煩的手機,按下開機鍵後直接無視訊息和未接電話,打開微信一目十行的看完了關心她的朋友們發來的關懷,然後唯獨點開了顧歸帆的資訊欄。

他像個合格的朋友一樣,詢問了她的狀況和心情,然後就冇有多餘的話了,字數比輾轉聽到風言風語的顧正明都少。這倒是符合他內斂又寡言的性子。

容易說不出具體是什麼心情,他冇有做錯什麼,隻是不像她喜歡他一樣,那麼的喜歡她。

一條拜托他幫忙收拾課桌上的東西,然後在校外商業街上見一麵的資訊被她反覆編輯了不知道多少次,就在她即將找到一個最合適的表述時,車窗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大概是有抄近路的學生想從這裡過了。

容易素來開朗,最愛結交朋友,最近卻像是得了人群過敏症一樣,下意識的把車窗升了上去,她隻需要從前的朋友就好,至於陌生人,已經不再屬於她想交集的範疇了,她看不透他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