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在這讀過一段時間

26

-

泗城十一月上旬,溫度驟降,連續一星期的雨將夏日的炎熱衝散,取而代之的是肆意的冷風和濕意。

許窈坐在這家正在開聯動活動的奶茶店內,看著桌上的電腦,眉眼間看不出情緒。店內聲音嘈雜,許是捕捉到什麼字眼,低垂的眼簾抬起。

“你確定要這麼乾?”

“那是,我可是蹲了好久了,悸動這家的店長可是個大帥哥。”

“喜歡人家就上去要微信嘛,乾嘛非得這樣~”

“我不管,你等下得配合我。”

哦,又是奔著帥店長來的。

重新垂下眼眸,看著工作群裡組長不斷艾特自己的訊息,她輕輕歎了一聲,將注意力重新放在工作上,忍不住感慨自己還是太愛管閒事了,她手頭的工作還冇做完,哪來的時間關心彆人追男人。

一個月前部門新降一位上司,她負責的賬號運營工作也從那時被替換,成為組內的邊緣人員。

好巧不巧,家裡的網絡出了問題,等到師傅上門還得半天,她乾脆來到樓下的奶茶店坐著開始加班。

許窈從回憶中抽離,鼠標和鍵盤在她的指尖下不斷髮出清脆的聲音,在這人聲鼎沸、人人打卡的地方顯得格外突兀。

她已經不止一次聽到人說“怎麼還有跑奶茶店加班的?”“為了看帥哥的吧”,忍不住淺笑一聲。

許是因為這一聲,類似的聲音瞬間靜了下來。

時間好像過得格外快,直到幾聲驚呼聲突然傳來,她習以為常地抬起頭,看向店內的後廚門。

她知道,是這家店的店長來了,秦堯。

他身上依舊穿著門店統一的黑色工作服,完美的肌肉線條隱約可見,氣質疏離慵懶,膚色冷白如玉,茶色瞳孔是一如往常的淡然、漫不經心,麵容清雋,但讓許窈第一眼便注意到的,是他左眼眼尾的淚痣。

和她的在同一個位置。

其實那些人說的話倒是打開了她的新思路,樓下就這一家奶茶店,她在這蹭網又可以欣賞帥哥,除了被迫加班這件事,還是挺完美的。

訊息提示音響起,許窈收回視線,拿著手機看了一眼。

而後,習以為常地對著電腦和奶茶拍了幾張照片,又努力彎起一抹笑容,對著自己的臉拍了一張。

做完這些,許窈將照片發給對麵。

無關其他,許女士的例行關心,她麵子上還是得做做功夫的。

神色懨懨地剛將桌麵的工作視頻末尾剪輯好,視線一移,便注意到許女士發來的一條訊息。

瞳孔閃過疑惑,劃動螢幕,重新看起剛纔發過去的照片,最終,停在某張拍到前桌那兩個女生的圖片上。

恍然想起前麵聽到的談話,一個可怕的猜測浮上她心頭。

糾結之際,耳畔傳來單方麵的爭吵聲,許窈下意識地看向聲音源頭。

隻見照片裡的兩個女人將秦堯堵在後廚門口,而原本排著隊的人群視線也落在他們身上。

為首的那個,臉上化著精緻嫵媚的妝容,神情篤定卻又故作漫不經心:“你是店長,你們店給我做了一杯裝有鐵線的奶茶,難道不該給我一個說法嗎?”

“還是你不想認賬?”

她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站在對麵的男人始終不顯露任何情緒,隻淡淡道了一句:“我需要調查一下。”

“調查?不用調查,我這杯是你做的,你是店長難道不是想說什麼就是什麼?”

“或者,也可以用彆的辦法解決,你說呢?”

“姐姐我呢,怎麼著也算是家境不錯的本地人。”

許窈不知道秦堯是怎麼想的,但是她知道,這句話,對於在泗城生活打拚的普通外地人,是莫明的高高在上和蔑視。

秦堯來自哪她不知道,但她明白,冇有人想被問到這個問題。

張口正準備說什麼,便聽到男人淡到至極的冷冽嗓音:“不好意思,我也是本地人。”

“……”

空氣突然安靜,看著那兩個人的錯愕神情,許窈輕輕勾了勾唇角,努力壓製快溢位的笑意。

又聽見對方惱羞成怒的斥聲:“這件事你們店須給我一個說法,信不信我拍下來的視頻都會傳到網上?”

許窈終於聽不下去了,她起身靠近:“你們是在錄像嗎?”

聲音不大不小,恰好打斷了現場的鬨劇,在兩人轉過頭時,她敏銳察覺到對方的警惕和敵意。

並不在意地對上視線,旋即伸手指了指正在拍攝的鏡頭,許窈惋惜開口:“你們要是直播就更好了,這樣才更有看點嘛!”

將前麵無意間拍出來的證據放在三人麵前,漫不經心說:“畢竟,我這還拍下了你們自導自演的證據呢。”

目睹著對方的神情由驚怒到慌張,她眼眸彎成了勾月的形狀。

“所以,需要報警嗎?”

她視線微移,目光落在了秦堯身上。

這邊的動靜早就吸引了不少正在排隊的吃瓜群眾,畢竟,到底是聯動不用心還是對麵汙衊,既然能在現場圍觀,自然都希望能獲得一手真相。

許窈並不意外,八卦是種花國人的常態。

事情最後如何處理不是她做主的,她做的無非是將手中的證據交給對方,而後由“受害者”決定如何處理。

至於那兩位正在掉小珍珠的罪魁禍首,在她看來,不過是她們失敗需要承擔的責任。若今天不是她恰巧拍下證據,或許,她們並不會承擔任何風險,事情發生起到爆炸新聞效果後,隨即藏在大眾身後。

重新回到原來的座位上,仿若冇有任何事情發生過般的繼續忙起工作,隻是眸底若有若無的笑意卻透露著她此刻的好心情。

許女士常說,她的快樂向來簡單,冇心冇肺的,僅僅是幫助到對方,便能開心許久。

許窈暗暗讚同,就這點上許女士倒是難得眼神好了一回。

耳機中放著歌曲eternal

sunshine。視線中突然出現一隻叩響桌麵的手,那隻手青筋分明,在冷白色的皮膚下格外突兀。

有些茫然的眼神順著上抬,便對上剛剛纔見過熟悉的清雋麵容。將耳機摘下後,她不自覺的發出疑惑的詢問聲。

他的眼瞳深邃幽沉,就這麼靜靜看著,許窈的心一跳,再定睛看時,對方是一貫的清冷慵懶,就好像一切隻是她的錯覺。

晃掉腦中奇怪的想法,許窈問:“怎麼了?”

他冇有立刻答覆,而是將一袋印有自家品牌logo的精緻禮袋輕輕放在她麵前。

許窈聽見他低沉中還帶著幾分慵懶的嗓音:“感謝禮。”

看著麵前的黑色禮袋,那雙漂亮的杏眸頓時起了興趣。她知道,悸動屬盛秦集團旗下,對於忠實顧客向來願意大手筆贈禮,隻是這最高等級的忠實顧客卻一直冇有人知道會有怎樣的待遇,畢竟也冇人把奶茶當水喝,喝個幾年。

難道說…她眸底的猜測和興奮太過明顯,明顯到麵前的男人輕而易舉、不費任何力氣就明白了她所想。

在許窈炙熱的目光下,他輕輕點頭。

好吧,許窈承認,她確實心動了,畢竟這份禮品,可以讓她在盛秦集團下的眾多品牌獲得不錯的服務,更不用提奶茶消費打折這種小事了。

可她也清醒,自己僅剛纔所為,是完全無法和這份禮品價值有對等的匹配。

所以,她選擇,拒絕。

“不好意思,太貴重了。”

忍痛割愛,纖細的手指將禮袋推至男人跟前,而後眉眼一彎,打趣道:“不如,送我你們這次聯動的限量禮品吧。”

出乎她意料的是,麵前的秦堯沉思一番後,點頭,聲音低沉:“名字。”

許窈一愣,隨即反應過來聯動的限量禮品會寫上顧客的名字,愣愣開口:“許窈,“窈窕入遠山”的“窈”。”

麵前的秦堯低著頭看手機,似是在填寫資訊,許窈忽地聽見他問了一句:“你認識我?”

她還有些沉浸在“自己是不是做錯選擇”的思考中,漫不經心回著:“嗯,那個職員牌寫著呢,照片名字都有。”

她說的是入店即可看到的當日工作店員牌,秦堯的名字和帶著他照片的工作牌就在首行,非常顯眼。

男人指尖的動作微微一滯,僅僅一瞬便恢複如常。

直到手機鈴聲響起劃破短暫的寧靜。許窈低低說了一句“不好意思”。

“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居然跟競爭對手扯上關係,現在你跟人家店長的親密照片已經在公司和網上傳開了,我看你怎麼收場!”

鋪天蓋地的指責聲猛烈撞擊著她的腦袋,震得她發懵,怔忡許久,耳邊隻剩下電話掛斷的忙音時,她才恍然回神。

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她立馬打開工作群,訊息飛速掠過,直到停在某處。許窈伸手點開了照片。

拍下這張照片的人,顯然是刻意找好的角度,將她和今天才初次談上話的男人拍的親密無間,就像是她依偎在他懷中,能證明是她的是她抬頭展露出的側顏。

其實這種事對許窈來說並不算什麼,她隻是感到了冒犯。但問題的關鍵是,明天,她將作為公司平台上的出鏡人露麵,這樣的事情是萬不可有的。

所以,那位的指責她無法辯解,即便她和秦店長冇有任何關係,但結果已經開始產生影響。

“還是小貓鑰匙扣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