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晏隋蔣琬生命最後三年在線閱讀 第493章

26

-

在我女友家道中落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我和她提出了分手。

幾年以後,她憑藉過硬的能力讓公司起死回生成了業內的神話。

她成功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儘方法的嫁給了我。

我們成了圈裡麵最模範的夫妻。

可是結婚後的第八年,她親手撕碎了我們的幸福,讓我成了圈子裡麵的笑話。

我看著她把各式的男人帶回家,學會了不醋不鬨的伺候。

我以為這樣她就會滿意,但是她發瘋般的扣住了我的脖子,質問我。

“你為什麼不生氣?”

大雨從天空澆下來,將一切聲音都隔絕在了外麵。

我呆在客房裡麵木然的聽著外麵的雨聲,捏著自己手裡麵的檢查報告單。

醫生說我已經胃癌晚期,如果好好治療,還有三年可活。

可是我不想治了。

太累了,我想和蔣琬離婚,去看看我錯過了八年的風景。

房門被敲響的時候,我反應迅速的將手裡麵的報告單藏在了枕頭下麵。

敲我門的是娛樂圈裡麵剛剛成名的勒然。

他露的上半身還有剛留下的、新鮮的曖昧紅痕。

靠著伺候蔣琬,他成了娛樂圈裡麵最炙手可熱的男星。

勒然看著我,臉上露出了個譏諷的笑容。

“晏哥,婉姐喊你過去呢。”

“好。”

我端著她最愛吃的芒果過去的時候,她正拿著杯紅酒靠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麵的雨景。

我下意識的皺起了眉但是又極快的鬆開。

她不喜歡我的嘮叨也不會再記得我最不喜歡的就是酒味。

我的父親最愛酗酒,酗酒以後,他會用儘各種手段來折磨我。

酒味能讓我回憶起最痛苦的事情,所以之前她沾了酒味回來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

飄的漸遠的思緒被蔣琬的聲音給拉了回來。

“你說今天有事找我,什麼事?”

她走過來的時候,將酒杯放在了窗前的茶幾上,

大概是怕我誤會,她專門又加了句:“看見我喝酒,勒然又該唸叨我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滋味,隻能木木的“哦”了聲。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出說出這句話以後,蔣琬好似生氣了。

她盯著我看了半天,然後將視線放在了芒果上麵。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開心事,她原本有些沉的臉又明媚了起來,她笑了聲。

“把這芒果給勒然送過去吧,他之前就說想吃這個品種的,但是一直在組裡,還冇吃就過季了,剛纔還和我抱怨呢。”

我答應了聲,送了芒果回來以後,因為冇了果盤的遮擋,所以我手上的紅疹非常明顯。

蔣琬擰眉看著,走過來飛快的抓起了我的手:“這是怎麼了?”

“我對芒果過敏。”

蔣琬明顯的愣了下,但是又極快的冷笑了聲:“之前怎麼不知道你對芒果過敏?晏隋,你也開始裝可憐了嗎?”

其實之前也過敏,隻不過她愛吃芒果,

我想為她準備又不願意讓她擔心,所以自然而然的隱瞞了這件事。

以前,是不願意讓她知道,現在,是不想讓她知道了。

既然已經不愛,很多事情就再也冇了必要。

我懶得反駁蔣琬的話,隻是把自己的手從她的手裡扯了出來。

因為用的力氣過大,手上起了一大片紅色,將那些紅疹連在了一起,看著有些滲人。

蔣琬本來就難看的臉色更冷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

“離婚。蔣琬,我們離婚吧。”

結婚八年,我很少叫蔣琬的全名。

每次叫的時候,都是我要認真和她商量事情的時候。

隻是冇想到,這次的要談的事情居然變成了離婚。

“離婚?”

蔣琬猛的伸手扣住了我的脖子,臉色陰沉的嚇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