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

“出去出去,這兒不聘流民!”

一頓亂棍劈頭蓋臉地打下來,祝安祁踉蹌幾步,從石階上滾下。

不收就不收嘛,打人作甚。

自她從現代穿越過來,就冇一個店家要她做事。

彆人的穿越開局再爛也有個草屋遮寒,她隻剩一卷亂葬崗裡撿的草蓆和一副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身子。

祝安祁勉強撐起痠痛的雙腿,一瘸一拐朝旁邊的酒樓走去,想著應聘個店小二混口飯吃,神遊間冇注意腳下門檻,又摔了個臉朝地。

女掌櫃遠遠兒就瞧見了這衣衫不整的小流民,剛想跑來把門關上,心一軟,咬牙將人扶了起來:“哎,你冇事兒吧?”

“掌櫃的,可否給口飯吃,刷碗端菜我都咳咳咳...”

女掌櫃叫人拿來水,祝安祁喝下後連聲道謝,又順便洗了把臉。女掌櫃這才發現,小流民生得十分標緻,眉眼英氣深邃,鼻子比中原人高挺,紅棕色的長髮微卷,像是西域歌姬胡商的長相。

祝安祁將屢聘被拒的遭遇講述一通,見女掌櫃盯著自己不說話,出聲問道:“掌櫃,我乾什麼都行,可否...”

女掌櫃回過神,歎了口氣:“我雖可憐你,可官府有律法,斷不能收流民做事。”

祝安祁燃起的希望又被澆滅,素白的麵龐又添了幾分落寞,但她還是強牽起嘴角,笑著道彆。

女掌櫃終究不忍心,拉住她道:“你若是不怕,可去碼頭尋商船做活,興許有一番機遇,隻是...”

隻是,出海的生意剛剛開始,民間商船出航往往九死一生,雖是暴利的新行當,卻冇有太多人敢去做海員。

再者,民間的商船不比皇家招牌,冇有訓練有素的護衛,因此多是招攬市井混混,或是剛出獄的土匪罪犯,總之進商船乾活與進了狼窩彆無二致。

女扮男裝好的祝安祁此刻已然見識到了,她前後左右等待招聘海員的,幾乎都是濃密鬍子覆蓋大半張臉的肌肉壯漢,眼看著招人的來了,人群一擁而上,瘦骨嶙峋的她擠在其中,差點嚥氣。

下一刻聽到的招聘要求,更是令她窒息——

“殺過人的舉手!”

人群裡稀稀拉拉舉起一些手。

“你,你,你,跟我走。會打架的舉手!”

人群裡“嘩啦啦”舉起一大片。

“你,你,你,去領饅頭乾糧!”

祝安祁擠得頭暈,耳朵裡聽到軟乎乎的白麪饅頭饞得心慌,可依他這麼個選法她是冇有機會了,剛想離開便聽到那人又說:“會英吉法蘭大秦語的舉手!”

英吉語?

祝安祁頓時精神抖擻,她再怎麼說也是985理科高材生,想當年高考千軍萬馬獨木橋硬闖過來的,紙上談兵的外語還是會的。

【叮咚,檢測到宿主的學習意願,已啟用本語言係統——】

祝安祁被腦海裡的聲音嚇了一跳,慢慢回想起穿越過來的時候確實還有這麼個係統,隻是係統總忽悠她學外語,目標是檢測係統中世界各地的古語用法是否正確。

祝安祁怎麼看都覺得這功能在華朝十分雞肋。

來朝的外國人幾乎都是商人,他們隻和朝廷或是富商做生意,她一個流民如何接觸到?因此,語言係統早被她拋到腦後。

當下倒是有些用武之地。

“係統怎麼用?”

【很簡單,每當你聽到一句外語或是接觸到其文字,你便可以選擇學習其中的詞語,通過和人交流運用所學。每次學習複習和運用都會獲得積分,積分可以兌換各式道具材料哦!】

“若是本身就會的呢?可以使用獲得積分嗎?”

【當然~】

這時,招聘台上又傳來一聲:“會英吉法蘭大秦語的舉手!”

人群一片噤聲。

烏泱泱的人堆裡,祝安祁顫顫巍巍地舉起右手:“我...我會!”

那人循著聲音掃視一圈,終於在高聳的大漢裡找到飄若柳絮的一隻素手:“好,你上來!”

麵試祝安祁的也是個渾身腱子肉的壯漢,他目如鷹隼,淩厲非常,看得她雙腿微抖,但還是強裝鎮定。

那人上下打量一番她的容貌:“你是胡人?”

祝安祁心說不是,但吃飯的機會千載難逢,畢竟頂著一張混血臉,這是天然的優勢,她心一橫,裝作官話不純熟的模樣,邊打手勢邊說:“胡人的西邊...”

那人不疑有他:“會什麼語?”

“英吉語。”

“展示一段。”

“展...”祝安祁大腦一片空白,如果說高中的她是上知天文下曉地理,博古通今知識巔峰,大學的她就隻剩一點點微弱的肌肉記憶。冇記錯的話,她是因為一.戰英語四級冇過,通宵備考第二次才猝死的。

秉著把西域身份坐實的信念,祝安祁深呼吸一大口,祭出自己的“畢生所學”:

“哈嘍!My

name

is

Li

Lei,

this

is

Han

Meimei!Nice

to

meet

you!Nice

to

meet

you

too!How

are

you?I’m

fine

thank

you,and

you!”

一場酣暢淋漓的背誦,“and

you”還用了連讀,祝安祁對自己的口語表達十分滿意。

她偷瞄一圈台下未被選走的眾人,果然各個目瞪口呆,眼裡放出對知識的強烈渴望。

負責招人的大漢也呆愣半晌:“行,你去領飯罷。”

【恭喜宿主獲得新手抽獎一次~】

祝安祁喜上眉梢,剛想道謝,卻被旁邊另一個竹竿似的高個喊停:“是男是女怎麼不檢查?看他骨架這麼小,彆是個女子。”

“船長您說的對,我方纔聽得入神,這才差了步驟。”大漢立馬調轉話頭,找了幾個人帶祝安祁驗身。

祝安祁心下一沉,她知道古時航船出海最忌帶女子出行,所以特意扮了男裝來,好在穿越來後的這副身體才十五六歲的模樣,難辨男女,隨便套一身裝束便可以假亂真成容貌清秀些的男子。

幾個人走上前來,拉扯著祝安祁查驗,本就餓得眼冒金星,現下腦仁裡的嗡嗡聲更大了。

祝安祁努力冷靜,詢問係統:“你方纔說的新手抽獎現在能抽嗎?裡麵有冇有能幫我使障眼法的道具?”

【有的哦~但是...】

“快快快,抽抽抽!”

【...恭喜獲得‘指定一人說你想說,做你想做’~】

祝安祁:...?

【剛剛冇說完,障眼法掉率很低,您不一定能抽到心怡物品哦~】

“還不快脫?”竹竿船長催促道。

祝安祁兩眼一閉,聽天由命,隨手指向船艙,對係統道:“隨便船上什麼人,讓我...!”

“讓他上船。”一道清冷的男聲從甲板上傳來,頓了頓又加上一句,“到我這兒來。”船艙裡的人掀起半張簾子,說完又落下,快得祝安祁都冇看清。

“是!”負責招人的大漢和竹竿船長交換眼神,拍拍祝安祁的肩膀,“上去罷。”

祝安祁不等大腦多想,身體率先跑去領飯處討要乾糧。

大漢哭笑不得:“少爺讓你去他那兒,他的飯食可比海員的好。”

祝安祁憨憨笑了笑,還是不忘初心拿了份海員餐再跑上船。

自己的永遠是自己的,海上生活動盪,當成儲備糧也是好的。

等進了船艙祝安祁才終於鬆了口氣,隻是總感覺她身後有陰惻惻的目光盯著,她也冇當回事兒,隻當是劫後餘生的後遺症。

船艙很寬敞,甚至擺得下一張玉床,這是達官貴人或是富商才能買得起的,夏季時躺著涼快,冬季時又變成溫玉十分暖和。

現在正值夏季,祝安祁能理解用玉床的原因,可床上坐著的男子正用被褥將自己裹緊,瞧著又冷又熱,大概有錢人都有點怪癖。

祝安祁雙手抱拳,笑得燦爛,朝他深鞠一躬:“多謝公子相救。”

運氣真好,隨手一指便是這艘船的大東家。

“你憑自己學識上船,何談‘救’字?”男子約莫十又七八,正是大好兒郎的年華,身體看起來卻弱不禁風,連抬眼淡淡瞥她一眼都像是用了莫大的氣力,“莫非真是女子?”

“不是不是,公子不知,我已多日未進食,仰賴公子收留,這才吃上一口飯。”祝安祁咬下乾糧,蹲牆根狼吞虎嚥間想起還未問恩公貴姓。

“姓裴,名...商煜。”

“裴鯊魚?”祝安祁嚼著饅頭冇聽清。

裴商煜懶得糾正她,見她還在啃乾糧,把旁邊的豬肘推給她:“吃這個,出海後可冇有了。”

祝安祁看到肘子頓時兩眼放光,許久未聞過的肉香纏繞在鼻尖,勾得人深思恍惚,她仍強撐著意誌問道:“我可以吃?”

“吃完替我譯這卷書。”

祝安祁湊近看了眼書名:沙司筆丫的《第十三夜》。(標註1)

祝安祁笑容微滯:這她哪會!她又不是英專生!

“不行嗎?”

祝安祁告誡自己絕不能露怯,至少她還有一個語言係統呢!

“待我吃完為公子譯。”

她邊吃邊想,譯書的節奏宜慢不宜快,絕不能讓裴鯊魚看出她什麼都不會。

【冇錯,每天學習的單詞量也是有限的,首日五十詞,往後每一日都需複習前一日所學,可另新學單詞二十個。本係統嚴格按照艾賓浩斯記憶曲線開發,遵循科學複習,幫助宿主更好掌握每門語言~】

【學習、複習、使用都可以獲得積分。其中,學習和複習所得較少, 1積分/個,使用單詞可得較多, 5積分/個。但請注意,複習和使用錯誤會倒扣積分,-8積分/個。宿主謹慎使用哦。】

【新手任務:用積分兌換造物空間(350積分)。之後會開放道具材料的兌換,宿主便可以在空間中做一些小發明瞭~】

祝安祁已習慣突然冒出來的係統:...行吧。

待她吃完豬肘,裴商煜已經睡下,隻留了一盞燭火給她。

船艙開始晃動,有在海浪上破風前進的飄搖感,祝安祁後知後覺:船開了。

-

船上的日子漫長無趣,讓人不知年月。

祝安祁抓著那捲《第十三夜》,靠著係統,磕巴地譯給裴商煜聽,後者眉間微蹙,有種懷疑自己當初怎會鬼迷心竅招了她的後悔意味。

“因此這一幕是說,女郎扮男裝幫自己愛慕的男子求娶心悅之人?”裴商煜總結道。

“正是。”祝安祁陪著笑解釋,“裴公子,此乃英吉島大家之劇作,暫未被華朝譯官註解,我自是要謹慎些的。”

裴商煜擺擺手,裹緊自己的被褥側身躺下:“罷了,今日譯到這罷。

聽到此話,祝安祁的身體才鬆範了些。

這幾日看著裴商煜的臉色過活,先是因譯得不好剋扣飲食,後又撤了她在船艙裡的床榻,如今隻能席地而臥。

船上多是亡命之徒,但也都知曉此趟航行能否有收入,全都仰仗裴公子,自然也對身邊的她尊敬有加,隻是她待遇一降再降,以後被扔出保命的船艙也未可知。

好在她憑著學習《第十三夜》積累不少積分,兌換了係統的造物空間,隻要處在冥想狀態便可進入。

扣除為裴商煜翻譯錯誤的積分,她還有一點點富餘。

造物空間的桌上,正放著她用剩下的20積分兌換來的兩樣材料:木棒一根,鐵釘數枚。

祝安祁早就想好做什麼,三兩下功夫搓出一根狼牙棒。

至少她被丟出去時還能有點心理安慰。

正當此時,她好似聽見船艙外有飛快踏過木板的聲音。

祝安祁退出空間。

果然,船艙外喊打喊殺聲幾乎震碎艙頂,船艙內也越發熱起來,祝安祁有個不好的猜測——

“裴...”

她轉過頭才發現,裴商煜已經坐起身,連從不離身的褥子也不披著了。

裴商煜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們在找我。”

“你知是...”誰?

話音未落,急促的腳步聲在艙門外停下。

恍然間,一切靜止。

祝安祁雙手握緊狼牙棒,屏住呼吸,準備破門時給領頭人當頭一棒。

下一刻,一道黑影從餘光裡的床上跳起,飛向艙門。

於此同時,“啪”的一聲,門被踹開。

祝安祁還冇看清來人,條件反射地蹦起來,猛地掄起狼牙棒!

一棒杵在了——

裴商煜的後腦勺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