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冇有人能看清長孫朔的十三刀是怎麼出手的。但是他們確確實實的看到了狻猊痛苦倒地。

可即便是血流不止的狻猊,其他人仍是害怕其威力而不敢靠近。

長孫朔突然不住的咳嗽起來,短瞬之間,連運兩次氣,其肺疾徹底壓製不住了。那少年見狀,又給了腳下神獸一拳,確定其不會再有反抗,便起身走到長孫朔身邊。

輕輕的拍了兩下長孫朔的背,問道:“這位老兄,冇事吧。”

長孫朔抬頭看了看那少年的側臉,莫名心安,緩了兩口氣,道:“無妨。”

那少年笑道:“老兄,你剛纔那唰唰唰的刀法,可真是炫啊。有空教教我唄。”

長孫朔微笑回道:“冇問題。”

正當兩人在交談之時,突然聽一個侍衛喊道:“小心!”

那少年就聽耳邊突然忽忽的風聲,趕緊回頭看去,一隻狻猊正朝兩人撲來。不愧是神獸,如此重傷竟然還能發起反擊。這讓少年始料不及。

少年本可直接閃身閃開,但是想到身後長孫朔。倘若他閃了,長孫朔可能會躲閃不及而受傷。於是想都冇想,直接扭頭,雙手攬住長孫朔的肩膀,將長孫朔往懷中一抱。

然後雙腳發力,抱著長孫朔往側麵跳開。

可是狻猊也不是吃素的。一爪子下來,正打到少年的後背之上。

眾人一陣驚呼,尤其是秦王秦俊,大喝道:“冠兒。”,那少年的背上立馬顯出四道血印。

兩人往旁邊翻滾兩圈後,少年放開長孫朔,略微掙紮著站起,表情痛苦不堪,背上鮮血直往下滴。

那狻猊可不會給他們喘息的時機,盯準那少年,衝了過去發動第二次進攻。

長孫朔掙紮著站起,突然提了一口氣,將短刀反握,刀柄衝前,竟也衝了出去。

隨著大喝一聲:“歸藏。”身上隱隱有青氣飄起,然後縱身一躍,毫不避諱狻猊的伶牙俐爪,直接撞了上去。狻猊竟像撞上了一座山一樣,竟然被長孫朔撞的像後飛去。隨後長孫朔趁勢右手一揮,將短刀的刀柄砸到狻猊的頭上。

狻猊一聲哀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掙紮著想站起,掙紮了幾下後,終於是躺在地上不動彈了。至此,一隻滿身是血,一隻昏迷倒地。兩隻狻猊,終於是被製伏了。

長孫朔也因為使用了太多的氣力,摔到了地上。支撐著身體跪在地上,不住的開始咳嗽起來。那少年趕緊忍著疼痛過來攙扶。

這時侍衛終於動了,烏泱泱的上來,將兩隻狻猊團團圍住。一個侍衛實在是害怕狻猊再起來作亂,直接揚起了長槍,瞄準狻猊的脖頸就要刺去。

“慢!”長孫朔跪在地上說道。

那侍衛一聽是長孫朔發話,趕緊停住了。

長孫朔輕微搖晃的站了起來,先是檢查了少年背後四道抓痕,血流不止。於是在少年的幾處大穴上點了幾下,那傷口竟然奇蹟般的止血了。

少年不可思議的看著長孫朔,道:“老兄可以啊,啥都會啊。”

長孫朔微笑著搖了搖頭,冇有說話。然後慢慢的走到了兩隻狻猊的身邊。少年也緊隨其後。

侍衛不知長孫朔要乾什麼,但是長孫朔剛纔的表現,讓他們從內心裡無比相信長孫朔。便都退後一步,默默的看著長孫朔要做什麼。

長孫朔先是來到中了自己十三刀的那隻狻猊身邊。狻猊不知長孫朔要乾什麼,害怕的發出了兩聲低吼,身子也開始掙紮起來。

長孫朔掀起長衫,蹲了下來。輕輕碰了一下狻猊的傷口,狻猊發出了疼痛的哀嚎。長孫朔對左右說道:“取杯烈酒來。”

烈酒拿到手裡,左手舉著杯子,右手抄起短刀,運氣在地上使勁一劃,帶起無數火星。將火星引致酒杯之上。烈酒燃燒起來。

長孫朔放下短刀,緩慢柔和的撫摸著狻猊的鬃毛,以示友好。

狻猊很有靈性,知道長孫朔在對其示好,應該是要幫他處理傷口,便扭頭舔了舔長孫朔的手。

長孫朔微笑一下,將烈酒潑到狻猊的傷口之上。狻猊發出低沉嘶吼,很痛。

長孫朔隨著抄起短刀,將長衫撕開,給狻猊簡單包紮一下傷口。

包紮好後,輕輕拍了兩下狻猊的頭。狻猊稍微動了動身子,感覺比之前好受了很多。

狻猊畢竟乃是神獸,身體比人類要強上很多。挪動了幾下後,竟勉強能撐起了自己的身子站立了。

狻猊起身後伸出舌頭舔了兩下長孫朔的臉龐。

長孫朔笑了笑,站了起來。走到另一隻狻猊身後。

這隻狻猊還在昏迷之中。但是並冇有受很多的刀傷,隻有後腿中了幾刀。

長孫朔為其簡單包紮後,揮手叫那少年過來。少年過來,在長孫朔身邊蹲下。長孫朔在其耳邊耳語幾句。

少年點點頭,待長孫朔起身離開後。用力揉了揉狻猊的後腦,也就是被長孫朔擊打的地方。

狻猊竟然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看到那少年,想起了之前被他拳腳擊打的恐懼,趕緊想站起身子,卻發現後腿無力,一時站不起來。

回頭看去,後腿竟被人包紮好。狻猊又扭頭看了看少年。

少年學著之前長孫朔樣子撫摸了一下狻猊的鬃毛,隨後起身,扶著狻猊的腹部,輕輕發力,幫著狻猊一點點的站了起來。

看到狻猊順利起身後,少年大咧咧的笑了起來。而狻猊則是舔了舔少年的腳背,似乎是在表示臣服於少年的武力之下一般。

長孫朔和少年各領一隻狻猊,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走到殿前,對著季淵說道:“啟稟陛下,我們已經降伏了兩隻神獸。”

季淵朗聲大笑道:“兩位當真是少年英雄啊,朕甚是欣慰。都是我大衛今後的柱石啊!”

季淵接著麵對少年問道:“這位少年天生神力,勇武異常。朕之前竟冇有見過你,不知你是誰家公子啊。”

那少年單膝跪下抱拳麵對季淵,朗聲道:“我叫秦冠,是秦王秦俊之子。”

小說《執掌天下》閱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